梦远书城 > 有容 > 失婚暴君 >
二十三


  “‘ 前夫’这个词,对很多女人而言是个梦魇吧?她为什么要想见你?”

  “梦魇?是她说的吗?”夏云白有些失落。

  “她没这么说,可很显然的,你也不是她会想见的男人,即使不是梦魇,可虽不中亦不远矣。”

  听纪若水这么说,他的心情又闷了起来。自己对她而言真有这么无法忍受吗?他明明可以感觉到池馨莲对他还有情,可……是他误判吗?

  女人真的是世上最难理解的动物!

  “那你……为什么要设这个骗局?”这女人……他相信她绝对和池馨莲有相当程度的认识。

  “今天这约会你也没什么损失吧?除了没见到想见的人之外。”她别有深意的笑了,“如果你没来,就见不到小王子这么可爱的小孩,对吧?”

  “其心可议。”这女人在玩什么把戏?他不认为狐狸的妹妹会是笨的。

  纪若水一扬眉。“我这个人是有点多管闲事加无聊,可我做的每件事都是有目的的。”

  “拭目以待。”夏云白原本步伐已向门口迈出,但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纪若雅说的一句话——

  听说前天她才在不知不觉中,把一大袋苹果全昼上了笑脸。

  他止住了脚步。“池馨莲现在在国内?”

  “为什么这么问?”

  那答案就是肯定的了。暗示他,池馨莲目前在国内,这就是她的目的之一吗?

  “如果她真的在国内,我会自己把她找出来。”

  “一个下堂妻值得大董事长这样花费心思吗?我想冒昧的再请问……为什么呢?”

  “因为……有个女人曾经对我说,虽然她是只麻雀,可我不觉得身为天鹅的自己有只麻雀朋友,偶尔听听她诉说著不同世界的一切也不错?那女人显然早忘了自己说过的话,可我却还记得。”

  这个男人……他不是不懂得爱,他只是把爱埋得很深,如果不是这样,他不会把馨莲曾经说过的话记得这么牢。“那只麻雀就是池馨莲,是不是?”

  夏云白只是淡淡一笑。“我走了。”

  “喂,等一下!”纪若水犹豫了一下,最后下定决心给他线索,“我告诉你一个好地方,地址在……”

  第八章

  砰砰砰砰~喀啦喀啦~

  哇哩咧!简直不敢相信摆在眼前的事实。

  她老旧的小绵羊,才刚刚加好油骑不到十公里的距离,就在爬坡往山上去的路上,给她很有个性的罢工了?!

  而且还这么不会挑地点,这种小山路是没什么公车会经过的耶!

  完了,牵车回家或找最近的机车行都差不多距离,少说要走个四十分钟左右。

  今天是星期日,机车行可能也公休中吧?考虑了一下,她决定硬著头皮牵车回家。

  早知如此,就该听若水的话,干脆买一部新机车或轿车。

  她之所以舍不得这辆早就该“看日子”的机车,是因为小绵羊是考上大学那年娘亲和老爸买给她的,那是他们送给自己的最后一样礼物,因此明知道它已经很老旧了还是舍不得丢弃。

  想著想著,她无奈的长叹了口气。

  看来不管是人、事、物,有些东西该舍弃的时候还是得舍弃,要不然是会有麻烦的。

  反正车那么老旧了,也没人会偷,会看上它的大概也只有收废铁的。算了!就先搁在路边,等明天要出门时再顺道牵去机车行吧。

  沈馨莲将小绵羊牵往路旁的杂草丛里停好,才走了几步要离开,就又退了回来,注视著那陪伴她走过大学岁月、暗恋心情、离婚悲情……的小绵羊。

  “啧!我还是没办法让你孤零零的留在这里。”她这人就是太重感情了!

  很无奈的,她又牵著车子慢慢慢慢的往坡上走,平常觉得轻巧的小绵羊,在这个时候实在比坦克轻不了多少。

  “怎么会这样~”她一面牵著机车一面碎碎念。

  远处忽然传来阵阵车压碎石的声音,池馨莲在心中欢呼。

  太好了!好像有车子要上山的样子,希望能看到认识的邻居,最好是开小货车的,这样也许还可以载她的小绵羊一程。

  她快速的把小绵羊牵往路旁让出路来,等著救世主的出现。

  不久,一辆银色的大车出现在路的彼端。

  “不是货车啊?!”池馨莲的心往下沉了一些。算了,没关系,小绵羊上不了车,起码她可以啊!

  随著车子接近,她渐渐看清楚坐在驾驶座上的驾驶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