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财神,钱拿来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谁知道,到后来竟会发现自己喜欢上他,她还想粉饰太平当没发生呢!

  “也许猎犬的主人不会遗弃它,会更加妥善的照顾它。”

  “喜欢上一个人,有人会变得坚强,有人变懦弱,我是后者吧?”她笑得有点勉强。“对我而言,万一告白失利,他终止合约、彼此之间划下休止符,再也见不着他,我宁可懦弱的把一切放在心里。”

  唐君叹了口气,随手捉起了一把海沙,细沙由指缝一点一滴、慢慢慢慢的流逝。原以为能稳捉住什么,一回神却什么也没留下。

  “你……喜欢他什么?”

  “对啊,那么机车的男人,我到底喜欢他什么?”她撑着下巴反问:“那你呢?又喜欢我什么?”

  唐君一怔,然后笑叹。“好像被问倒了。”

  “我想,说得出理由的喜欢也许源于莫名的原因,因为人会变,当初喜欢一个人的理由,也许一年、两年或十年、二十年后,这些特质已经不见了,那么那种喜欢是不是也会随着起变化?而莫名的喜欢则像是一种累世缘份、一种命定,反而更加坚定。”

  他低头苦笑。“有没有想过,也许……你方才所想的结果和实际并不同。”

  “人都飞到英国去,而且把契约书还我了,可见我想的没错,也许是……他发现我喜欢上他了。”这种结束法,也许她还得感谢尹赫珩替自己保留了颜面。

  契约书还她,也就表示彼此不再受契约束缚,她自由了?“他以为你喜欢的人是我。我……对他撒了些谎,我告诉他,你本要接受和我交往的请求,却因为合约中的高额赔款,这才不得不缓下。”

  柳香朵怔住了,没想到他会撒这样的谎!“你——”

  唐君自嘲的笑笑。“情场如战场,如果撒个不入流的小谎能赢得最后的胜利,那也还在我的容许范围。”

  也对,情场如战场,所谓兵不厌诈。“算了,相信你的话而不求证于我,那也是他的选择。”

  “你会为了喜欢上他而装鸵鸟,就没有想过他也有担心的情况?”当局者迷,他这一直被排拒在外的人反而看得清一切。“万一他气冲冲的跑去询问你我说的话是真的吗,而你的答案是肯定的……那打击有多大?”他前几天被那家伙的电话捅了好几刀,伤口还在流血,这种感觉问他最清楚。

  “打击?生气大概会有吧,说打击太Over了!他又不是、又不是……”

  “他正好就是!”

  “你——”

  “他喜欢你!”唐君不是圣人,可现在说的话却超越凡人所能。

  当年他亏欠她,而今又因为他的自以为是,害得她差点错过真正喜欢的对象,现在他在做的只是补偿。

  “……你骗人!”

  “我从不否认对你的爱慕,拿这种事来骗你太没道理。”他又不是自虐,更不是借此想超凡入圣!

  看着远方的风筝,唐君心很沉,“知道我为什么会在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带你来放风筝?”唉……有些话必须要亲口告诉她才行。“因为,有天晚上两点多,我接到一通他的来电……”

  * * *

  柳香朵拚命的往前奔跑,活似后头有恶鬼在追她!

  她很喜欢放风筝,如果她心情不好的话带她去放风筝准没错。

  她这人对吃没什么挑剔,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反正能吃的她都吃,而且胃口好到比一个人男人还夸张!不过你放心,她天生有本钱吃,你不必担心会把她养成神猪。

  至于她的厨艺,奉劝你不要认为只要是女人就一定能进得了厨房,她的厨艺根本就是……扶不起的阿斗。忘了补充,她最近迷上的东西叫臭豆腐。

  她平常的交通工具是公车或捷运,她有一部年纪很大的脚踏车,还有,你最好学会搭捷运,否则她会很看不起你……

  她一路往前跑,撞到了人也不管,奔进捷进、冲上月台,就这样呆呆的望着对面反方向车次的月台。

  她一面跑,尹赫珩曾暗示过动心的话,一句句的掠过脑海。

  “你说我不是你的菜,你是胸奴,你你你……”

  “以前不喜欢的,不见得现在不喜欢。”

  “喂,柳香朵!”

  “干啥?”

  “就好像有些人以前不敢吃臭豆腐,后来却成为逐臭之夫。”

  她笑了。那家伙,他还真的喜欢吃臭豆腐!虽然从讨厌到爱不释手是他的经验谈,可没有任何女人喜欢被形容成臭豆腐吧?!

  “柳香朵!”

  “干啥?”

  “我现在处于很不安全的位置,可是我……好像已经决定好恋爱的方向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