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财神,钱拿来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柳香朵失魂落魄的拿着尹赫珩送她的风筝回家。她的模样颇为狼狈,眼睛是肿的、鼻子是红的,一看就知道不久前才大哭过。

  她闪神的神情活像缕游魂,脚步缓慢而飘忽,像是随时会倒地不起。

  “香香!”

  原本低着头走路的她,直到身后有人叫她的名字才怔了一下,慢慢回头。

  “学长,有事?”现在的她有一种心神交瘁的感觉,真的提不起任何精神去保持平常的礼貌,更何况……她和他说得非常清楚了,不是?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很不想见到唐君!

  “你心情不好?”他这句话是白问了,那个样子不会有正常人认为她有好心情,而他会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放心不下哭着走出舒曼小馆的她。

  也许是心情太沉太闷,需要一个发泄的管道,柳香朵秀眉一皱,声音立时提高了八度。

  “我心情不好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你是我的谁呢?为什么要这样关心我?你知道……你让我感觉很有压力、很不舒服、很……”她情绪激动,双手在胸前比划了半天,叹了口气,放弃解释,一双充血的眼又起了水雾。

  唐君完全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失控。他叹了口气,“是朋友不是吗?你说过我们起码是朋友,朋友不就是该在一方心情低落的时候陪在身旁的吗?”

  他越是这样她心里越是难过。“我不想欠你。”

  “当年我欠你的更多,不是?”

  “我说的‘朋友’就真的只是朋友,不要在我身上赌那种不可能。”她看着他,“十个烈女九个怕缠,可是——”

  “你正巧是那第十个?”

  “不,我本来就不是烈女。”

  唐君哭笑不得,视线移向她手上的风筝。“今天的风有点大,很适合放风筝,想放吗?”

  * * *

  风筝升空了,拿着线卷的女孩,看着飞得又高又远的风筝却泪流不止。

  不要用悲伤的眼神看着我的风筝,我的风筝只乘载幸福和希望。某个男人曾经这样说。

  想着想着,柳香朵的泪掉得更凶了。

  “王八蛋!今天……风沙怎么那么多,多到我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她用手揉着眼,不久有人掏了手帕借给她。

  “风沙大,那就用这个遮吧!”

  “呜……”

  等她哭了一阵子,心情平静了些,坐在沙滩上的唐君才问:“风筝……是他送你的?”看着高高在天上飞的“财源滚滚”风筝,他露出平静的表情。

  即使不说,彼此都有默契知道“他”是指谁。“嗯。”

  “他还真是投其所好。”

  “没办法,我就是爱钱。”

  她的眼望得好远好远,远到他……到不了。突然间他有所领悟,无论他多么积极、多么用心,她永远不属于自己。

  他自以为握住了满把的幸福想交到她手上,可那也得她愿意伸手来接,否则不想要的事物,再美好也枉然。

  “香香,你喜欢的人就是他吧?”她之前拒绝自己时说过契约只是挡箭牌,当他追问她心里是不是有人,她也只是回以沉默,直到后来他才知道,她心里的人是谁。

  “……我这么容易看穿吗?那可不好。”她长叹了口气。其实,现在是否被看穿都已经无所谓了。

  “你不想让他知道?”

  风筝远远高飞,紧绷的力道像是想挣脱另一端的她。

  “你听过一个故事吗?”原本甜美的笑容染上了一抹忧愁。“有一个猎人设了陷阱要捕猎物,为了怕他的猎犬误踏陷阱,他总是提醒着猎犬陷阱在哪儿。但也不知道那只猎犬是天生驽钝,还是怎么的,有一天它还是掉下陷阱了。

  “伤痕累累的猎犬为了怕被主人遗弃,只能负伤伪装成没事。”她有些悲哀的笑。“我啊,就是那只笨猎犬,尹赫珩的契约中明明就有一条,不准喜欢上他,可偏偏……”是她太有自信了吗?她对于尹赫珩根本不设防,因为他挑明了她不是他喜欢的类型,而那种恶劣性子的男人,她同样也看不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