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财神,钱拿来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凌晨两点三十二分,唐君才入睡没多久就被手机铃声吵醒,一看来电号码显示,他忙坐了起来,似乎不打算短时间挂上电话。

  憋了好几天了,他准备骂个痛快!

  “你也敢打来给我?”他的声音活似自冰水里捞出来。

  电话一端传来低沉的笑声,那声音听得出来该是还没睡。“你都接电话了,还问这种敢不敢的问题,不是很好笑?”

  “尹赫珩!”

  尹赫珩拉开落地窗帘,望着窗外明显少了一些的霓虹。“喂,你先别发火,等我把想说的话说完,我预留了很长的时间让你骂的。”手机电量还有一半,他要说的话不算多,唐君够长舌的话,骂一、两个小时才会没电。

  “你现在在哪里?”

  尹赫珩看着脚边出国的行李,微勾起唇。“一个……神秘的地方。”

  几个小时后他要出国了。

  英国利恩斯的合约签定后,欧洲区需要一个总裁去处理事务,一直以来老爸就属意他去,在合约尚未到手前就找他谈过,后来他要“结婚”,老爸还打算他一成家就把妻子一块带过去。

  现在结婚的事大概短期内不会发生,老爸和老妈很有默契的也没多提,倒是大哥催着他赶快出去,而且要他尽快给答复。

  这一趟过去,短时间内就不会回来。

  “别装神弄鬼!你到底……”

  尹赫珩很快截断他的话。“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我不知道柳香朵曾经很迷芭比娃娃、不知道她心情好的时候喜欢穿长裙,穿牛仔裤、白T恤的日子表示心情不太好,我也没看过她一头短发的年少模样。以前的她,你真的比我了解的多。”

  “所以你认输了?”

  “可是现在的她,我想我不会比你了解的少!”只要那家伙出现在他面前,他全部的注意力就在她身上,刚开始,这种情况有点困扰他,现在才发现能够肆无忌惮的把心思放在一个人身上,也是一种幸福。

  “你——”

  “那家伙死要钱。什么都想到钱,这怪癖可能是拜你之赐吧?”他很清楚唐君对她的愧疚,对症下药的堵住对方的嘴。

  然后继续说:“长发的她有着很夸张的自然鬈,一觉醒来不吹整就会活似公狮出笼。”

  “她这人其实没有什么幽默感,还有一点被害妄想,根本开不得玩笑!还有,她神经比电线杆还粗,所以浪漫花招对她而言是对牛弹琴。”

  “她很喜欢放风筝,如果她心情不好的话带她去放风筝准没错。”

  “她很没胆,可奇怪的是又对一些刺激的水上活动很热衷。”

  “她这人对吃没什么挑剔,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反正能吃的她都吃,而且胃口好到比一个大男人还夸张!不过你放心,她天生有本钱吃,你不必担心会把她养成神猪。”

  “至于她的厨艺,奉劝你不要认为只要是女人就一定能进得了厨房,她的厨艺根本就是……扶不起的阿斗。忘了补充,她最近迷上的东西叫臭豆腐。”

  “在衣着方面,她也不怎么挑,不过牛仔裤和T恤还是她最常穿的。”

  “她平常的交通工具是公车或捷运,她有一部年纪很大的脚踏车,还有,你最好学会搭捷运,否则她会很看不起你……”

  还记得她拽着他的手去搭捷运的样子,尹赫珩笑了,很多回忆、思绪一古脑儿的涌上了心头。

  原来当下快乐的事一成为回忆,竟是可以酸疼得叫人红了眼眶。

  唐君沉默了很久。“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一个人身上,他不会知道那么多小细节。

  尹赫珩这家伙……他对香香是玩真的!

  尹赫珩深吸了口气,看了下表后,有些戏谑的说:“我要说的话说完了,你可以开始骂了。”他把手机放在桌上,提起行李往外走。

  “尹赫珩?”

  “尹赫珩!”

  “尹赫珩,你这家伙在搞什么?”

  “尹赫珩……”

  柳香朵手上抱了只大风筝,喜孜孜的由外头走了进来。

  “曼曼、曼曼,你看这风筝漂亮吧?”她拿着风筝到好友面前现宝。

  “风筝哪儿来的?”好大一只!

  柳香朵神秘的眨眨眼,“寻宝寻来的!”前几天她起床后就收到尹赫珩传来的两通简讯,要她今天去他简讯所说的住址,就能找到宝藏。

  结果第一个住址是一个专门订做风筝的老师傅家,原来尹赫珩在他那里订制了一个风筝,图形是由大到小的古铜钱!

  哈哈,他相当明白她死要钱的性子嘛!

  舒曼曼也不追究什么寻不寻宝的,她严肃的问:“你前几天跑哪儿去了?某个门神每天到我这里报到,烦都烦死了!”

  “我去旅行啊。”好友在说谁,她当然知道,那几天她一直关机。

  学长对她的关心真的令她很有压力,她说过了,她不是他女朋友,只当他是朋友,起码目前为止是如此。

  “那拜托你先把行程向他报备清楚!”她从来不否认自己的个人主观意识强,一个人被她留下了坏印象,就如同打入了十八层地狱,大概永世不得超生了。

  尽管她知道唐君对香朵很有诚意,可是,她还是无法喜欢他!

  “我和学长只是朋友,我为什么要把行程向他报告?”柳香朵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他后来连络上我了,我想他今天不会再来这里了吧?”这几天学长也怪怪的,有时候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话想说。更奇怪的是尹赫珩,打从旅行回来到现在,她一直连络不到他,可……她不急,有时他工作一忙,也曾有三、四天不连络的纪录。

  现在也才第三天而已。

  “你和他真的只是朋友?”

  “我很肯定我不喜欢他。”她啜了口舒曼曼递来的花茶。“我跟他说过,就只能当朋友,也说了拒绝他的追求,和尹赫珩的契约没有关系,我说……那‘契约说’只是我的挡箭牌,主要原因是我不想接受他的感情。”

  “哇啊,好直接的拒绝啊!”好友旅行回来,好像阿莎力多了,难道是在旅行中发生了什么事吗?

  “茅塞顿开!”她笑。

  门口傅来了门铃声,郝滋味推门而入。

  “嗨,幸福的小妇人!”柳香朵打着招呼。

  “香朵,你也在。”郝滋味走了过来,在她对面的位子坐了下来。

  看到她,柳香朵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拿出手机看几天前尹赫珩传给她的寻宝简讯。“味味你来得正好,你看,这住址是你家吗?”她知道滋味家怎么走,可不知道住址是几号。

  “嗯,是我家住址没错,谁传给你的?”

  “尹赫珩啦,他叫我去寻宝。”她笑咪咪的伸出手,“你来得正好,尹赫珩到底藏了什么在你家,还说我看了一定会很开心。”第一个礼物她真的是很喜欢,所以很期待第二个!

  “寻宝?”郝滋味摇了摇头。“他没有放什么宝物在我这里,倒是把你和他签的契约书送到我家。”她一直都放在包包里,原本今天要打电话给她,约她出来拿的。

  “契约书?!”她的笑僵在脸上,心怦怦狂跳个不停,双手有点颤抖的接了过来。“他、他人呢?”

  “前几天到英国去了,你不知道吗?”

  死盯着牛皮纸袋,柳香朵摇了摇头。“他没有说。”为什么呢?他为什么要把契约书还给她?那意味着什么,终止合约吗?“他出差吗?什么时候回来?”

  她要问清楚,非问清楚不可!

  “他不是出差,是长驻,可能短时间不会回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