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财神,钱拿来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我都不知道臭豆腐可以这么好吃!”她吃得很开心。说真的,也许是因为成长环境的关系,在这种平价的地方吃东西,比起在一些大饭店用餐,她显得自在多了。“下一次我们再一起来吧!”

  尹赫珩浅浅一笑,看了她一会才道:“再说吧。”

  “真的不用了,时间还这么早,我自己搭捷运回去就好。”

  尹赫珩的休旅车在下高速公路不久后就出了状况,送厂维修去了,他原本打算搭计程车回去,可现在是五、六点车潮的尖锋时间,而且捷运站就在附近,这种时候是搭捷运的最佳时机了。

  “捷运?!”

  “是啊,我大力推荐捷运,不只是我,我也推荐你搭喔!”柳香朵看他面有难色,好笑的说:“尹赫珩先生,别告诉我从捷运系统完成至今,你从没搭过。”她知道有些人还真是从不搭乘大众交通运输工具的。

  尹赫珩有些尴尬,可还是拉不下脸,跩跩的说:“会开车的人都不喜欢搭那玩意儿。”搭捷运?!想都没想过!“更何况……我会搭公车!”像是怕她不相信,他还说出什么地方到什么地方要搭几号公车。

  未当小留学生之前,在老妈的坚持下,他和哥哥每天都目送司机开着劳斯莱斯送老爸上班,而他们则是搭了两年的公车上学!

  柳香朵一听差点没笑倒。“先生,你搭的那号公车已经作古很久了吧?现在那路线已经改成606了好不好?你是一、二十年前搭的公车吧?”

  他的脸彻底红了。

  “啧,一点都没有融入社会的诚意!”她撇了撇嘴对他使了个眼色,然后很霸气的说:“不行!我怎么可能容许我的眼皮下有这种‘大众运输工具盲’的存在。”她的手扣住他的,理所当然的提议,“今天就让你见见世面!”

  见世面?!尹赫珩不禁失笑。

  进了捷运站,柳香朵先拉着他去看路线图,“呐,你看,本站就是这红色较大的圈圈,你住的地方在那个站的附近,票价三十元。先按张数,然后票价、投币,OK!”

  进到了月台,尹赫珩奇怪的问:“我们住的是反方向,都是在这里等吗?”

  “当然不是,我是要穿越地下道到对面搭,只是你是新生嘛,陪你一下喽!”

  “即使是新生,我也是天才,所以你可以安心搭车去了。”

  “你说的!”

  他过河拆桥似的,很不客气地朝她挥挥手。

  几分钟后,柳香朵出现在他对面的候车区,脸色臭臭的,尹赫珩好笑的拿出手机朝她扬了扬。

  干么,要打电话吗?她想着,等了一会儿没电话响,倒是有简讯进来了,于是打开手机阅读简讯。

  柳香朵,如果以后咱们再也不见面,你会想念我吗?

  她撇了撇嘴,又忍不住偷笑。咳……好吧,她承认,看到这样的简讯是有点暗爽的啦!她也回他简讯。

  你这么机车,我才不会呢!

  她犹豫了一下,又补上,我想……应该会吧!先说啊,我可不像你,在“会”字后又加了一堆很芭乐的理由!

  好吧,看在你还算“以德报怨”的情况下,我“绘”一张寻实图给你!

  车子来了,她一边传一边走进车厢。寻宝图?不会到时候找到的宝物是臭豆腐一盘吧〉。〈

  那是你期待的实物吗?

  不是!

  那实物会让你很开心的。

  是吗?

  我保证。

  不行!你这个人有太多不良的恶作剧纪录,不得不防!要是找寻到了宝藏却看得很火大呢?你要怎么补偿我?

  小时候她曾被骗去寻宝,困难重重的找到了宝物,白纸一摊开上头只画了只丑毙了的猪,旁边写着——猪是笨死的!

  哇哩咧!

  因为有这么不愉快的寻宝经验,也难怪她后来对寻宝游戏一点兴趣也没有。

  补偿条件由你开!

  呵呵~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哟!

  后来可能进入了隧道通讯变糟,连简讯都传不出去,柳香朵这才将手机放入包包。

  玩了两天,她在想,回去洗个澡后一构着了床,八成就可以睡得不省人事了,只是这两天该是她打出生以来最开心的日子,比起领了第一份薪水,或从户头里看到尹赫珩转给她的第一笔一百万都开心!

  原来,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是比金钱能带给她的快乐还更多的!

  她摸索着包包,又把手机拿了出来,首页是一张相片,那是尹赫珩,这是她在饭店里偷拍的。

  将手机进入写简讯的模式,收件人设下尹赫珩。然后她写下:喂!如果有一天我要终止契约,让我们的关系从零开始,你愿意让我追吗?

  写完后她按下送出键。

  这个时候收讯是零格,她知道就算是按了一百次送出键,这封简讯还是无法送达尹赫珩手中。

  她也真够迟钝的了,直到现在才愿意承认早该承认的事。

  不,也许她不是迟钝,只是怕。

  终止合约一切就能开始吗?不,是结束一切吧?

  她阖上了手机。

  绝对不能爱上他,绝对不能!他当初之所以选中她当契约新娘,不就是因为不想失去玩乐的自由?

  可,为什么她感觉得到他对她的好、对她的温柔体贴?甚至感觉到他很努力,努力的在改变自己,缩短彼此间的差距……

  回头一想……也许他对她的好,只是因为她是合作对象。总不能太亏待她,不是?她不能太自以为是的误会了!

  为什么很多女人会栽在他手上,并在分手的一瞬间那么的错愕、无所适从,不就是因为自己的太自以为是吗?

  自以为是的相信自己在尹赫珩眼中是与众不同的、自以为是的认定自己才是他心中的真命天女、自以为是的猜测……

  殷鉴不远呐,不能重蹈这种错!

  有些事是见光死,为了保有她真实的心情,她——

  不能开口承认喜欢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