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财神,钱拿来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柳香朵望着那张似曾相识的脸时有几许迷惑,一直到听到“香香”两个字,曾经纠缠了她好久,始于不可思议的甜蜜幸福,终究伤她极重的回忆……一古脑的全回来了。

  一般的人会叫她柳香朵,熟的朋友会叫她香朵或小朵,会叫她香香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

  “学、学长……你是唐学长?”

  “好久不见了。”

  舒曼小馆难得的公休日,外头挂了个公休吊牌,里头的灯全暗,只留下角落一盏黄色吊灯,几个好友相约见面喝下午茶。

  桌上的挤花果酱奶酥自然是出自大师级的名厨郝滋味之手,舒曼曼提供咖啡、花茶及地点。至于手艺素有“扶不起阿斗”之称的柳香朵。跑腿、打杂就是她能提供的体力支援了。

  三个人忙了近半个小时,好不容易一切搞定,桌上还放了一把象征爱情的红玫瑰。

  人,对了!气氛,对了!三人才开开心心的入座,开始了“女人的悄悄话”。

  三个女人三种际遇,分别是已婚的郝滋味、将婚的柳香朵,而舒曼曼则是不婚主义者,但最近可能是柳香朵的仰慕者追得实在太凶,三人中她反而成了焦点。

  “红玫瑰呢!”郝滋味轻嗅了一下。“女人自己买花送自己,通常不会要店家包装,只有男人送的红玫瑰才有这么不环保的装饰。”她美眸一转,看向柳香朵。“喂,你最近有够红哟!”

  她红了脸,瞥了舒曼曼一眼,怀疑是不是有人对滋味说了什么?毕竟她和尹赫珩的“不单纯婚约”她并不知道,而舒曼曼只回以一耸肩。

  郝滋味叹了口气。“喂!你们这么眉来眼去的,我很寂寞呢!”也许是她小女人和太过纯真的模样,总会让人想保护吧?好像从以前就是这样,香朵和舒曼曼真的遇到了什么麻烦,都不让她知道。“我老公说,他从来就不相信小叔和你的婚事,只怕是契约婚的可能性较大。”

  柳香朵有些过意不去。“我……不是存心骗你的。”

  她也不是真的生气,也知道有些话……她们不告诉她是有所考量,可就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甘心呗!“不是存心?那也就是说,从现在起我问你的话,你都会据实以答喽?”

  温柔得如同绵羊般的滋味,什么时候也变得会讨价还价了?而且还有些贼兮兮的……果然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她家的那位“尹总裁”真不是盏省油的灯。

  心怀歉疚的人好像也只能予取予求。“你想知道什么就问吧!”小绵羊即使被带坏了,应该也还是绵羊吧?谅她也问不出什么让人闻之色变、抱头鼠窜的问题。

  郝滋味喜孜孜,一脸摩拳擦掌的兴奋模样。“听说,最近你的那位仰慕者原本是初恋情人?”

  这八卦打哪儿来的?“嗯。”

  “听说即使多年不见,他一见到你还是很心动?”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也许吧?毕竟唐君很快就展开追求她的攻势,不时大表好感,可他并没有直接说出什么再见还是很心动的话……这种话通常也不会对当事人说吧?

  她没回答,倒是一旁的舒曼曼代答了。“没错,那家伙还妄想从我这里知道香朵的消息呢!”本来想说她能挡则挡,绝不允许他再有机会伤害好友,陪她一路走过情伤,只有她知道初恋伤她有多重,只是……

  人算不如天算呐!

  “哗,真浪漫欸!”

  舒曼曼冷笑。“我还以为你会站在你小叔那边,没想到你居然投唐君一票!”

  郝滋味天真的一笑。“我说的浪漫是久别重逢,也意指同时有两个超水准的帅哥对香朵倾心,这和站在谁那边可没关系。”小叔对她很好,她怎么可能手臂往外弯?

  “你说错了,尹赫珩对我可没什么特别情愫!”柳香朵闷闷的拿起一块奶酥咬了一口。“你不也知道我和他之间是契约婚?”

  “谁知道呢?”郝滋味啜了口热可可。

  “附议!”舒曼曼喜欢的是黑咖啡,好的咖啡豆不要加任何调味,否则就尝不到回甘的好滋味了。

  “喂,你们两个今天是怎么了?”

  舒曼曼慢慢的放下了古瓷杯,拈了一块奶酥。“曾经,我以为天底下就属女人的神经最为敏感细腻了,后来才知道,其实不然。”

  “附议!”

  这两人是联合唱双簧吗?为什么她们现在好像很麻吉,只有她一个人是状况外?忽然有点寂寞……

  “我说小朵啊,在你心里面,你是觉得唐君比较好呢,还是尹赫珩比较好?”原以为这么迟钝的人大概只有滋味,没想到人家婚后变得灵光了,又有手段驭夫,把那工作狂吃得死死的,而以为会是狠角色的柳香朵反而……

  神经粗到令人很无力啊!

  “就客观条件,两人差不多吧。”谁比较好?这句话问得她有些招架不住。

  “你是‘当事人’耶,这客观条件是给不相干的人说的,当事人看的当然是主观的喽!”

  “尹赫珩摆明就是……我不是他的菜,还说我是臭豆腐……他啊,根本就不喜欢我,我和他之间只有交易啦,没有什么情感的牵扯,你们真的想太多了。”想到他还忍不住直冒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