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财神,钱拿来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他们有段时间没见面了,一方面是唐君到英国考察了一个多月,另一方面是因为柳香朵作息再正常不过,为了她,他也有一段日子不上夜店了,哥儿们碰不上,自然也就对对方近日来的事情毫无所知。

  没见面的这段日子,发生了什么事吗?

  尹赫珩是他唯一想分享心事的朋友,所以唐君也不避讳的告知,“年少的时候曾经很喜欢一个女孩,可因为很多因素而放手,多年后,有一次我开车要回公司,在路口等红灯时看到她,她……还是很令我心动!”

  尹赫珩失笑,“恭喜你,公主没有变夜叉。”

  “我决定再追她一次。”

  “听起来似乎是个不错的女孩。这样好的人,你确定她没有男朋友?更甚者……她还没结婚?”男人有时会一头热,基于好友的立场,他不介意浇他一桶冷水。

  “我知道她还没结婚,至于有没有男朋友……我想这不是很大的问题。”

  “志在必得?”

  “当然!”

  尹赫珩淡淡一笑,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口。他想说的是……多年后再重逢,不管当年爱得有多深、放手得有多不甘心,毕竟事隔多年,各有各的际遇,他不该在完全了解对方前,一味的把自己的想法强行套在对方身上。

  但也许……是他不曾经历过像唐君这样深刻的情感,所以不会懂得那种就算强迫也要让对方属于自己的渴望吧。

  车子一停下来,尹赫珩赫然发现身处舒曼小馆前的停车格。

  “怎么来这里?”

  唐君神秘的一笑。

  尹赫珩像是瞬间领悟了什么似的。“莫非你……你说的女孩是舒曼曼?”他想起好友方才说的话——她和某人一直都在交往……咳!恕我不能说那个人是谁,可我保证,她喜欢的绝对是男人!

  怪不得他这么肯定舒曼曼不是蕾丝边!可……也不对呐,他不是才要追?不该是“一直都在交往”……

  “不是好不好!”唐君正色驳斥,“我喜欢的那个女孩是她的手帕交,我想……想找到她,这里会是捷径。”

  舒曼曼的手帕交?尹赫珩心中警铃大响。

  不会这么巧吧?

  不知道为什么,柳香朵曾经形容过她初恋男友的话,一句句的回荡在耳际。

  我的,初恋是个帅哥哟!

  他是那种上下学都有专车接送的大少爷。

  “喂,下车了。”唐君下了车,一回头却看到死党还神色不豫的坐在车上。“你怎么了?”

  “唐,你喜欢的那女孩叫什么?”尹赫珩身子往后靠,双手环于胸前,冷然的睑上有一抹只有他才明白的情绪。

  说了他也不认识,可唐君还是直觉脱口。“柳香朵。”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奇怪缘份?最好的朋友和自己动心的女孩……这种在他以往看来觉得荒谬至极的关系,居然就发生在自己身上!

  “怎么,你认识她?”唐君很直觉的问。在等候答案之际,前方突然传来甜美的女子嗓音。

  “尹赫珩!”

  唐君往声源望去,一看,不由得怔住了,一股油然而生的忐忑和狂喜让他想开口叫住对方。

  只是他话才要出口,就听见那女孩大吼,“尹赫珩,你真不够意思欸!为了你,我可是跟曼曼学煮了一天的咖啡,结果你根本不赏脸!”为了学咖啡,她还得把他的事诚实跟曼曼告解,真的是很诚实的喔!不像对滋味所说,是“粉饰太平版”的。

  原以为曼曼八成要狠刮她一顿,毕竟她和尹赫珩之间……那纸契约就够惊世骇俗了,结果她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她年纪也大到可以独立思考,自己知道在干什么就够了。

  只是……曼曼后来干啥突然冒出一句很吓人的话——你确定和尹赫珩之间,自始至终都是契约婚姻?

  废话!他们一开始就开诚布公的讲明白,彼此不是对方的菜了,只是……

  为什么好友的话遗是令她有些心虚?

  尹赫珩下了车。“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曼曼的店学煮咖啡啊!”柳香朵看他出现心情大好,很快不计前嫌的忘了他说自己煮咖哩放泻药的不实指控,当然也很快的把那股起因不明的心虚给甩到脑后。“你还是过意不去的过来尝尝了,是不?”

  她根本没说她在哪里煮咖啡好吗!尹赫珩暗叹。真巧!

  柳香朵根本没发现有人跟着他一道来,兴匆匆的拉着他说:“走!我再重煮一次,有曼曼这样的名师,我不会出包的!”

  “我和朋友一起来的。”

  她这才少根筋的将视线调离尹赫珩身上。“朋友啊……”

  唐君向前走了几步。“香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