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财神,钱拿来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好了吗?”

  “好了。”

  “跑!”尹赫珩放开手上的风筝,柳香朵左手拿着线卷,右手拉着系风筝的线拚命往前跑……

  今天海边风够大,而且因为是早上时间,到目前为止就只看到一只风筝。

  后头传来尹赫珩的欢呼声,“飞上去了,飞上去了……赶快把线放长点!”

  柳香朵乖乖的慢慢放线,一双眼睛紧盯着飞在天上的风筝看,神情满是新奇与满足。她没玩过风筝,只在一旁看过别人放,从没想到手上握着线看它飞上去竟有那么大的满足!

  她全心全意的放着风筝,迎风奔跑的模样、偶尔回头看风筝飞翔的样子、还有看到风筝终于飞上去时得意洋洋的大笑,一一都被尹赫珩手上的相机偷偷收藏。

  他慢慢缩短彼此距离,来到她身边。“如何,好玩吧?”

  柳香朵朝着他笑得很开心当答案,不过注意力很快又回到风筝上头。“尹赫珩,我真是对你越来越另眼相看了。”

  “为什么?”

  “我原以为你是那种标准的公子哥儿,休闲活动不是上夜店泡美眉,就是打小白球,再不就是成天跑趴当时尚男,没想到你会七早八早爬起来摄影,最让我讶异的是,你居然有这么酷的风筝欸!”这风筝一看就知道一定是请人订作的。

  “你说的那些所谓的公子哥儿会做的事,我一样也没少做过。”

  “总之,你和我想象中的尹赫珩是有那么一些出入的。”起码……没那么糟。

  “你也和我原本所想象的不同。”他在沙滩上坐了下来。

  看他坐了下来,柳香朵也跟着坐下,手还是三不五时的扯了扯线。“你原本想象的我是怎样?”这好像是人的通病,总喜欢听听别人怎么说自己。

  “刚开始,我觉得你像空心菜。”

  “空心菜?”

  “就是那种无论环境再恶劣,只要有水就能活得白白胖胖,生命力超强,怎么蹂躏也不会死的那种。”

  他是在取笑她生命力异常顽强吗?“承蒙你看得起喔!”

  “不是吗?只要有钱就能开心、只要钱就能满足、只要有钱……就有安全感。刚开始,你在我眼里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可后来才发觉,原以为‘空心’的女人其实是细致得惊人的。”她在他介绍给父母亲认识那天的言谈,令他讶异、改观。

  听到他的前半段话,柳香朵气得直冒火,可他后来的话,又像桶降温水。“你这话……还真有点难懂。”

  说什么后来发觉她这个空心的女人其实是细致得惊人这样的话,实在令她心慌慌!因为人有时候的“发觉”,并不是因为发现事物变化,而是自己看它的角度改变,抑或是自己变了。

  从古自今,历史上也不过只出现过一个西施,可就她知道,在每个热恋的男人眼中,那个他衷情的女人都会化身为西施。

  莫非……难道……

  “有细致到像‘西施’这么惊人吗?”

  “西施?”尹赫珩俊美的脸上难得出现无法理解、消化不良的表情。

  “没事、没事!”她也真够瞎的了,他是何许人?他可是人尽皆知的花花公子呢!而且他早声明过,她不是他的菜了,他怎么可能会当她是西施嘛!

  她是最近太闲了是不?满脑子胡思乱想……她无聊的扯着风筝线。

  尹赫珩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开口,“你为什么会喜欢女人?”知道她是蕾丝边的事像根会逐渐长大的针扎在他胸口,刚开始只是觉得毛毛的,也不会特别感到不舒服,可最近……

  说实话,他还挺无法忍受的。

  “因为啊……。男人太令人伤心了。”他就是认定她是女同志是吧?

  “你喜欢过男人?”

  他的问法还真让人发噱!

  看着飞筝飞得好远,她轻轻的开口,“我的初恋是个帅哥哟!”她看了他一眼,然后笑了。“是没你那么好看,可说真的,即使现在想起,还是觉得他好帅,那时我和他交往,可是碎了一地的少女心呢。”

  “后来呢,他劈腿?”

  “喂,干啥猜我是被劈腿?我条件有这样差嘛?啧,听了真不快!”

  她的表情让尹赫珩失笑,之所以猜劈腿是因为这几乎是所有交往情侣的危机。“不是劈腿,那你们是为什么分手的?”

  柳香朵看了眼飞得高高、远远的风筝。“齐大非偶。”

  “齐大非偶……这是理由吗?”

  她笑了,笑得有些苦涩,还有更多无奈。“尹赫珩,你会这么说是因为你和他的环境太像了。就像当年法国的玛丽皇后一样,臣子们告诉她,人民都没面包吃了,她还反问没面包吃,为什么不吃蛋糕一样。她其实并不是智障,也不是白痴,只是不知民间疾苦。”她损了他一下,他只是不以为然的扬眉。

  “他是那种上下学都有专车接送的大少爷,而我是出生在……如果没有奖学金,连学费都缴不起的家庭。”

  她的家庭情况他听小嫂子提过。郝滋味说,柳香朵因为家庭的关系,一直是个很没安全感的女人,希望他能多体贴她。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那个男生是因为你们两家门当户对才和你交往的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