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财神,钱拿来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柳香朵浅浅一笑,“那是我往后的课题了,我会努力不让他安全的。”

  尹夫人像是还不打算放过她,眼中闪着慧黠的光芒,“那么……你爱他吗?”

  这位夫人真是……柳香朵的脸笑得快僵了!她爱他吗?爱尹赫珩吗?怎么可能嘛!可这种时候又不能说实话,可尹赫珩的老妈精明得很,也不像是可以说谎话的样子……啊!豁出去了,她澡吸了口气正要开口,有人却抢先一步招供。

  “是我先喜欢她的。”

  开口的人是尹赫珩!另外三双眼睛不约而同的往他的方向看过来。

  “也许她自己并不知道,她直接而率真的模样,在第一次见面时就令我印象深刻,如果说把自己安置在最安全的位置,再去决定爱情的方向是我对爱情的习惯,那么我想,她是第一个坏了我习惯的女人。”

  柳香朵的脸红了,心中暗忖:这个厉害,既没说出什么情啊,爱的,就能让人脸红心跳得心里直冒泡泡!

  “儿子,也就是说,你觉得自己目前是‘很不安全’的喽?”

  “飞蛾扑火是誓在必行,怎么还会去问自己安不安全?”

  鸡……鸡母皮~~她的鸡母皮全竖起来摇白旗了!柳香朵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个儿的脸,果然如火在烧。

  飞蛾扑火?也就是说,他是那只笨蛾,而她是那把美丽却充满死亡气息的火对吧,可为什么现在是她这把火自行焚烧,他那只蛾却在安全距离外投掷汽油弹?

  “果然危险。”尹夫人有趣的笑了。

  “所以,我决定定下来了。”

  “……”尹夫人的嘴打开了,一双眼望向柳香朵。

  “……”尹老爷的嘴也打开了,一双眼同样望向柳香朵。

  “……”柳香朵的嘴更是打开了,一双眼惊恐的望向尹赫珩。

  “我今天带香朵回来,就是打算报告这件事。”他手往好伙伴手上重重一握。

  柳香朵先是维持呆若木鸡的傻愣,这会儿才像娃娃上了发条似的开始动作。“呃……是的,伯父伯母,请、请成全我们!”

  “……”

  订婚了!

  那天的场面在一阵兵荒马乱中结束,当然啦,在一些人眼中,那应该是场温馨、浪漫的订婚宴。

  因为只是订婚,在尹赫珩坚持低调下,仪式隆重、简单,只邀请了自家人参加,甚至连一些死党也没受邀。

  在订婚宴中最好笑且尴尬的场面,大概就是郝滋味知道柳香朵就是她未来的“弟媳”的那一幕了。

  只见她一脸的错愕。“你……是你?!”

  柳香朵在心中直叹气。她知道这样的一天迟早会到来,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我,就是我!”

  “你就是传说中,能使得小叔那只飞蛾奋不顾身、不顾安危直扑过去的那把美丽火焰?”

  不用问,她都知道是谁在“传说”这件事。“事实上,我也是千百万个不愿意呐!”

  郝滋味忽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原来是你啊!怪不得我老公说,小叔的心上人我可熟了,可他坚持不肯跟我说是谁,要我自己看了就知道。”她亲热的牵着好友的手,“太好了!小叔娶的对象是你,那我肯定没有妯娌问题!”

  “你……不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

  “因为我……没有把和尹赫珩交往的事告诉你。”除了她是她的死党外,尹赫珩还是她丈夫的弟弟呢!

  郝滋味笑着摇摇头,“小叔是好人,可他太花心了。我想……交往之初,你只怕也没把握能走到今天吧?要是你一开始就高调宣布,万一最后没有好结果,只是徒增困扰而已。”

  好友越是设身处地为她想,柳香朵就越难过,可是……现在又能解释什么?“谢谢你体谅我。”

  “曼曼知道这件事吗?”

  “还不知道,我会找机会跟她说。”

  郝滋味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说:“我老公和小叔虽然是孪生兄弟,可个性真的相差好多!”

  “总裁性子木讷严谨,比起那家伙好多了。”

  “我倒觉得小叔是性情中人,我想,他对真心喜欢的对象,一定很浪漫的!”

  浪漫……那家伙会浪漫?他只会气得她七孔冒烟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是说“他对真心喜欢的对象”,那又不是指她,也许滋味还真说中了,那家伙在面对自己喜欢的女生时,是可以很浪漫的。

  浪漫啊~~

  从订婚到现在已经超过两个礼拜了,立下契约到现在也过了几个月,那家伙的浪漫,她可丁点也没感受到!

  她是个很实际的人,其实神经也粗到无法体会什么浪漫,可她好歹知道,送花是一种浪漫的表现嘛,但至今她从没收过尹赫珩送的花。

  因为尚未结婚,他们仍必须努力的制造“热恋”假象,因此两人只要一有空就得出双入对,可她实在想不透,像尹赫珩这样的花花大少,喜欢的地方该是一些很热闹、很喧哗的公共场所,可他却喜欢背着相机往郊外走,再要不就是去一些安静的公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