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财神,钱拿来 >  上一页    下一页


  柳香朵一怔,直觉脱口而出,“别开玩笑了!你要是尹赫珩,我就是尹赫珩的妈。”这人吹牛不打草稿的!

  “好吧,妈,你现在愿意认我这儿子了吗?”

  “你……你真的是尹赫珩?”

  “妈,你忘了在三十二年前生下我和哥哥了吗?”

  “……”完蛋了,真的完蛋了~~

  这家伙好像真的是尹赫珩欸!她还记得公司CEO是个美型男,因为办公室里有几个他的粉丝,只是她除了钱之外,对那些美男子全无兴趣,这才连她们在传阅相片时都不屑一顾……

  完了。

  她人生的最后一盏明灯,也因为那一声“妈”给扑熄了……啊哈哈!

  星期一开始她大概不用再来上班了。

  被倒了会钱、房租又到期,还有缴不出的助学贷款,如今又即将失业……也许她该去打听总统府前还有没有在静坐抗议,听说那里有免费的便当可以吃。

  原来人生,到头来真的是一场空。

  * * *

  柳香朵瞠目结舌的看着一道道送上桌的美食。

  烤生蚝、串烤银杏、凉拌千贝……这些她从没吃过的日式美味料理就摆在眼前,比起她戒慎恐惧的心,她的肚子显然诚实多了。

  “咕噜噜,咕噜噜~~”她尴尬的脸红,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喉咙。“咳……”

  “放心吧,这些东西没下毒,也没加些什么让你一吃就没了意识的东西。”尹赫珩亲自拿了一串串烤银杏给她。“有些东西要热热的吃,冷了风味就大打折扣。”

  犹豫了一下,柳香朵才接过食物,可却不急着吃,像是一口吃下就得付出极大代价似的。“一个害你到警局报到的人,但你却反请这人吃大餐,没人在这种情况下还吃得下吧?”她是很饿没错,可还是得弄清楚状况。

  “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

  她放下了银杏串,专心等他说话。她等得是那样的专心、专注,反而令尹赫珩升起了想捉弄她的兴致。

  “我想……”

  “嗯?”

  “我想解雇你,伦鸿你不适合再待了。”

  柳香朵的一颗心一直往下沉,她的唇抿了抿,忽地开始进攻桌上的所有好料,而且是以发泄似的吃法狼吞虎咽,仿佛每盘菜都成了她的敌人似的。不一会儿,服务生又送来菜肴,正当对方放下食物要离去时,她又自动自发的追加了一堆食物。

  看着服务生怀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离去后,尹赫珩有趣的问:“听了我的话之后,你的食欲为什么忽然变好了?”他可是要辞掉她呢,一般人碰到这种情况,不是肠胃突然紧缩得吃不下,就是食不知味了,而柳香朵……那句话对她而言,反倒像是突然激起了求生欲望?!

  “你是公司的CEO,我想公司职员除了总裁之外,大概没有你辞不掉的人吧?”她又开始进攻盐烤香鱼。

  尹赫珩悠哉的啜了口香茗,“大概吧。”

  “那也就是说我走定了,这顿饭也许是你赏给我的最后一餐,那我干么不好好吃、不吃得痛痛快快?”

  他点了点头,也对,是该好好吃,只是……

  他并非吝啬,而是以一个女子食量来说,她追加的东西,几个大男人都还不见得吃得完,实在无法想象她能吃得下那么多东西。“你点的菜真的能吃得完?”

  “又不是一顿就解决。”反正她目前的处境,他在楼顶上也“偷听”光了,实在没什么好装的。她理所当然的解释,“目前的我三餐都要成问题了,这些打包回去可以吃个一、两天。”

  尹赫珩有趣的笑笑。“你不是还可以去摆地摊?”

  “也对。”之前不敢去是因为要躲他,现在也甭躲了。

  “其实,我之所以要你辞掉伦鸿的工作,是想提供你一个更好的打工机会。”

  “哈,我才不相信呢!你是伦鸿的CEO,连自家公司都不准我待了,怎么可能会介绍我什么更好的工作。”

  “事少薪多。”

  柳香朵还是以一种不信的眼神看他,可听到“薪多”,对目前什么钱都没有的她而言,还是很大的诱惑。

  “薪多?咳,你所谓的‘薪多’是多少?”伦鸿可是大企业哩,所谓的薪多,起码一个月有五万左右吧?

  “我只能说个大概,有底薪、有三节礼,当然也有‘奖金’。”

  “底薪?底薪一个月是多少?”底薪最重要了,因为底薪影响奖金!

  “我打算以年薪算,分三次给,平均一个月你可以拿到百万左右。”

  她冷冷的看着他。

  尹赫珩还以为她对价钱不满意。“薪资不满意的话,可以再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