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财神,钱拿来 >  上一页    下一页


  而下午三、四点介于中餐结束,晚餐又嫌早的时段,除了偶尔有些客人上门喝咖啡外,通常是比较少人的,女老板有几个手帕交就常常在这个时候来找她喝咖啡、聊是非。

  “相亲?GOD!这……这真的是太疯狂了!”柳香朵喝着香浓的热可可,脸上的表情夸张到令人发噱。

  舒曼曼大方的拿出前些日子才由另一位手帕交那里学来的瑞士卷请客。“我也觉得有些夸张,可滋味的父母不这么认为。”

  “她才二十呐!二十岁要去相亲?!”

  “严格说来是‘连续’相亲。”她看了有些茫然的好友一眼。“你忘了?上星期她才相了一次亲,不过显然是和对方不来电,这次才又安排。”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她点了点头。“也怪不得你不记得,你那时得了急性肠胃炎,正自顾不暇呢!”

  原来是那时发生的事噢,那她难怪不记得,在那水深火热的一个星期中,她唯一记得的是她去摆地摊,然后……咳……

  有些事情真的是……我不杀伯仁,伯仁为我而死。

  “说到这个,你的肠胃炎全好了吧?”没全好,蛋糕、牛奶这些东西还是不要碰比较好。

  “早好了。”

  柳香朵吃了一口瑞士卷,香甜的东西对她而言是最具幸福感的,可是……因为想到摆摊,很直接的就想到某人,然后就……就给他食不知味了起来。

  舒曼曼看她突然好像很沮丧,连最爱的甜点都有一搭没一搭的吃。“喂,我的手艺是不及人家滋味的米其林三星级啦,可好歹也有一定的水准吧?你有必要吃得那么痛苦,让我怀疑你吃的不是蛋糕而是海绵?”

  停止了挖蛋糕的动作,柳香朵抬起头,表情古怪。“曼曼,摆地摊被警察逮到会怎样?”

  “你问我?这种事你这常躲警察的会比我清楚吧?”舒曼曼好笑的说:“干啥?你这号称‘夜市飞毛腿’的柳美眉也终于被逮到了吗?”

  “不是我,是——”

  “只要不是你就好了。”说真的,其实柳香朵有份不错的工作,她和郝滋味都不喜欢她去摆地摊,毕竟风险太高,可……她也有她的经济压力。“不过……摆地摊给逮着了,大不了只是吃下红单,花钱消灾喽!”

  “可是……如果地摊货是仿冒品呢?”她怯怯的问。

  “那问题可能比较大吧!不过也不是绝对,就看那天的警察心情好不好了,这种事他们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心情好就只是开张单子;不好的话他们也可以专车请你到警察局拍张照、量身高的。”

  “……这么说,是会有纪录的啊?”她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

  那个人……那个人无论是穿着或气质,一看就知道该是活在社会金字塔尖的人,而今他要真的有了什么不好的纪录,那她……

  舒曼曼警觉的看了她一眼。“你、你有纪录了厚!”

  “不是啦,是……别人啦!可是如果对方真的有纪录,那也是被我害的!”呜~~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啦!

  如果可以,即使在躲警察的情况,她也很想和他一块逃啊!毕竟人家对她这么有义气,可……她怎知道会跑到一半就……

  咳咳……要知道,急性肠胃炎既然是“急性”,就表示它是不分场合、不看时间的拉!

  而她作梦也没想到她会有这么一天!

  谁能想象,当时情况之混乱,后有警察过,前有人扛着你的货在跑,而自己才迈开步伐要跟时,肚子就一阵疯狂绞痛,然后就“噗~~哺哺哺”……

  一切万籁俱寂、世界变黑~~

  她只能以奇怪姿态僵在原地,再以僵硬的姿势慢慢、慢慢往旁边移动,以免挡到别人的路……

  然后、然后她还看到那个高个儿扛着她的大花布包往一个死胡同里冲,相信他很快就会发现终点是楝三、四层楼高的房子。

  那根本就是玩完了嘛!

  舒曼曼看着她,“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柳香朵搓了一下双手,“啊就……那个……”正犹豫是否要全盘托出之际,她的手机响了,是她一起跟会的朋友。

  虽说今天是标会的日子,可现在才下午欸,这个时间接到电话有点奇怪,她快速将手机接起。

  “喂,我是……啥,你说啥?!”柳香朵的脸色登时苍白得恐怖,连嘴唇都瞬间失了血色,当她结束通话后,还有几秒呆呆的回不了神,口中喃喃自语,“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发生了什么事?”舒曼曼从没看过她这样,她很担心。“喂,你别吓我!”

  柳香朵仍在傻愣,继续喃喃地说话,“今天是四月一日愚人节对不对?”

  “现在快秋天了!”

  她怔了几秒后,像是突然接受现实一样,哇一声哭了出来。“会头跑了!他们夫妇卷款跑路了!我被倒会了啦……呜~~~~~吃俭用了几年的钱全都没了!呜~~”

  “怎么会这样?”舒曼曼也怔住了。

  对柳香朵而言,那笔钱可是她从高中打工至今的全部积蓄,平常连一双好一点的鞋都舍不得买的她,一下子所有积蓄全没了,怪不得她这么伤心!

  一时间,身为好友的舒曼曼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任由她发泄似的痛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