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财神,钱拿来 >  上一页    下一页


  多年后

  一家以蓝色为基调的PUB。

  海洋蓝的天花板、浅蓝色的大型水族箱里养着各种深浅不一的蓝色深海鱼、威尼斯蓝的椅子,就连冷饮杯都是蓝色……

  这里给人的感觉,在冷情中还带着远离喧嚣的静谧。

  这家PUB位于闹区,独特的Blue风格使得它成为许多“特殊”人物的心中首选,而这些特殊人物中,又以金字塔尖的年轻族群为主。因此在这里三不五时可以看到各界的“王子”出没,当然,有王子的地方就少不得美女,不管是梦想成为王妃的灰姑娘,抑或是本身就是家世傲人的公主。

  吧台的一角坐着一位无论走到哪儿都引人注目的年轻男子——伦鸿集团的CEO,尹赫珩。

  高瘦的身材、雅痞的穿著,一张脸宛如童话故事中走出来的王子,漂亮脸蛋更足叫在场的其他同性相形失色!

  较之于他那早十分钟出生的双胞胎哥哥尹赫旭的冷硬性子,他更符合一般人对王子形象的期待。

  那张脸仿佛是在上帝心情特别好的情况所塑出的艺术品,漂亮、优雅、完美。

  尹赫珩脸上总是带着浅浅的。温柔的、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在他阗静如夜的美眸凝视下、再加上有如只给情人般的迷人笑容加持,他的历任女友还真是十根手指头外加十根脚指头都数不完。

  当然,花花公子也有花花公子的游戏规则,玩归玩,他从来不同时和一个以上的女人交往,劈腿不在他的规则内。只不过,和每任女友交往时间短暂,是他至今无劈腿纪录的关键。

  爱情赏味期不过三个月还到处劈腿的话,那可是人神共愤了!所以他习惯有了句点后,再接下一段。

  “分手吧!”此刻,尹赫珩啜了口威士忌后淡淡开口。

  美丽的现任女友怔了一下,猛地抬头看他。他脸上仍是挂着她所熟悉的迷人浅笑,是她耳背了吗?“……你……你方才说什么?”

  分手?!那是多么严重的一件事!没有任何人可以说得这么云淡风轻吧?

  耳背!一定是她听错!

  “我说,我们分手吧。”他的笑意不减,转过脸看她。

  “你……你是开玩笑的吧?”这样残忍的话,他居然可以笑着说出口,不知怎么,她的背脊开始泛凉。

  “这种事好像不是能开玩笑的。”他的笑容潇洒而自在。

  “为、为什么……要分手总要有个理由。”她的心跳得好快,快到像随时会停下来,耳朵里嗡嗡作响,平时精明的脑袋也像是突然当机似的无法运转。关于男女之间的游戏,一向是由她主导的,虽说这一回她知道是棋逢敌手,可……

  她可以的!她一定可以控制得了!她一定可以驾驭得了这人人眼中的王子!

  男人嘛,只要她肯放软姿态,下点功夫和心机,没人能逃得过她撒下的情网。现在只要套出他想分手的理由,然后对症下药就行了。

  “爱情赏味期到了。”

  “赏味期?”这是什么答案?!

  “还记得当初交往时,你问过我,为什么喜欢你吗?”

  “你说,因为我是你的‘菜’。”余安妮的火气上来了。她一向自负美貌,也一直认为只有她不要男人的份,不可能有哪个男人能有本事甩了她,而今……她居然毫无预警的被要求分手,这口气她吞不下去!“而今天,我还是我,难不成前前后后不到三个月,我这道菜就不合你胃口了吗?”

  “我说过,因为赏味期过了。”他又啜了口酒。“就好像……再好吃的东西也有期限,过了期限就算东西还能入口,风味也大打折扣。”爱情也是如此,不是吗?

  过了期限?!咬着牙她恨恨的说:“你的意思是……我这道菜……馊掉了?”

  “对我而言是这样。”

  像她这样的大美人居然被说成馊掉的菜!这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她顾不得现在位于公共场合,抬高手,眼见就要把怒火付诸在这一巴掌中。“你真是——”

  尹赫珩右手钳住了她挥过来的手,左手拿出一把车钥匙。“红色的法拉利新款跑车,你说过很想要。”

  “你……”这是分手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