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像蓝玹烨这样长年处于尔虞我诈商界的顶尖菁英,应该看过很多像她这样与利益有牵扯的女人。

  他从一开始就明白她是有目的,刘莲是无目的的,所以什么样的情感才是最真、最吸引他?高下立见。

  蓝玹烨说,是刘莲在千钧一发之际推开他,他才能幸免于难,看样子刘莲应该没考虑过,如果老天不长眼,遭遇不测,甚至发生难以挽回憾事的可能就是她?

  她是完全没想到自身处境吧?今天异地而处,她也会这样义无反顾吗?

  她很清楚她不会!也许是喜欢蓝玹烨喜欢得不够,也许,她这个人是天生自私,在她的想法中,没有任何人是比自己重要的。

  “那就好。”

  罗宇臻想了一下,虽然刘莲似乎可以为了蓝玹烨付出一切,甚至是生命,可是,同为女人,有件事她觉得该提醒她一下。

  “刘小姐,你知道蓝玹烨执意要拆那栋楼吧?我觉得你最好离他远一点。”

  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提到拆楼?刘莲以为她是在警告她,压低眼睑,淡淡的说:“我知道你们好事近了,不必你提醒,我不会介入你们。”她只是怕蓝玹烨出事,只要他平安,她知所进退。

  她这个人不是那种一旦分手,就会诅咒对方下地狱的人,她还是希望对方过得好,起码要能平安。

  一起有过的回忆,能有人同在这世上分享着,比只剩一人哀悼的好。

  “不不不!我们没有好事将近,绝对没有!那只是媒体记者乱写,也许该说,嗯……只是为了两家的利益,但蓝玹烨拒绝了,我和他既称不上朋友,当然也不是情人,好事将近那是空穴来风!”她没那个胆,也没几条命可以陪蓝玹烨玩,她让贤!

  这女人是怎么了?和她之前的行为相较,她现在是被谁穿越了,还是被外星人附身?“可是……”

  “我真的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刘莲很疑惑,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吞了吞口水,罗宇臻说:“蓝玹烨说过,他很喜欢那栋鬼、咳,嗯,那栋大楼,要想和他交往就要搬进那栋楼当他的邻居,还说搞不好以后那里还会成为新房。”一想到这个,她还是忍不住的抖了抖身子。

  “那个,虽然我听说,你一直、一直都住在那里,听起来满符合他的交往条件,可是,最近那栋楼发生了好多事,你最好考虑一下。”

  这个男人真的很会拾人牙慧!他用来拒绝罗宇臻的方法和当初她设下的交往门槛还真是如出一辙!

  事情有些明朗了,蓝玹烨会用这个方法吓退这个千金,想必是女方本来是有意思的,才需要这样拒绝。而听罗董事在利达六十周年纪念酒会对媒体的发言,显得十分期待两家的联姻,报导也说,蓝罗两家的结合可确定蓝玹烨是下任利达的总栽,因为罗董事是大股东,只要他号召其他人力挺,要当上总栽不是难事。

  她在利达上班,很多人卦消息也曾听闻,要是她是蓝总栽,也会希望儿子选择较平顺的路。

  由此可大略还原实际状况,两家长辈和罗家小姐对这桩婚事是有期待的,唯一反对的,怕是当事人之一的蓝玹烨。

  也许那天他在饭店房间说的话并不是在骗她。

  知道这些就够了,她也不必锱铢必较的了解每个细节,只是有点好奇罗家小姐的态度为何会有这样大的转变!

  “那栋楼其实没有想象中的可怕,不过就是有一些朋友执念较深罢了。”

  罗宇臻倒抽了口寒气!朋友?这女人说鬼是朋友?!“你、你……果然看到了吗?”

  看到?没有,咦?刘莲眨了眨眼,再眨眼,她心跳漏了半拍!站在罗宇臻肩上的那个小孩是谁?“罗、罗小姐,你、你……”

  刘莲的表情让她紧张了起来。

  “怎样?”

  这关于很私人的部分,她和这一位暂且不说没交情,就连朋友都称不上吧?该怎么开口?那婴灵是罗小姐拿掉的孩子吧?叹了口气,她说:“没什么。”

  另一个空间的朋友就像我们,都是有执念的,对美丽的事物执着、对金钱、权力执着,当然,无法得到,或临死不得不放,或是感觉到被放弃、被辜负时都会产生执念、恨意,这种种情况会使他们徘徊人世,不肯离去。

  “就好比,有些女人怀孕了,也许因为生太多个了,或者是未婚……有太多的理由让她们无法生下小孩,只能选择拿掉。如果这些无缘的母亲没有对那些孩子们忏悔,或者诵经回向、请法师们妥善处理,任由他们成为手术台上的一团血肉,随意和着其他垃圾丢弃,那些被放弃的孩子怨念就会很深。”

  罗宇臻瞪大眼,然后心虚的别开脸。

  “是吗?”她明明只是打个比方给她听,为什么那双眼直视着她,仿佛这是她的个案。

  刘莲眼睛扫了一下四周。这个房间里除了两个活人,还有不少“人”,角落一个老人正看着外头,她床尾也坐了一个打着石膏,脸色木然惨白的青少年……

  天!继她听得到另一个空间的朋友们谈话后,她现在居然看得见他们了,就像在国中二年级自封灵力前一样。

  她的灵力恢复了?为什么?

  她记得,方书研死了之后她曾哭着说:她要这所谓的天生灵力做什么?只为了早点知道别人会在什么时候死吗?要是知道自己亲近的人何时会遇劫,却只能无助、焦虑,每天生不如死的等着那天到来,什么忙也帮不上,这该有多痛苦?唯一一次帮忙了,最好的朋友还是在劫难逃!

  这样的灵力她宁可不要!傻傻的活、什么都别想太多的过日子不是很好吗?她是活人,只要知道自己怎么过才快乐就好了,其他空间的朋友怎么样关她什么事。

  自封了灵力之后,她也的确很满意这样的生活,即使因为房租便宜而搬进鬼屋,也不会因为无法和万年住户沟通而困扰。

  没了灵力的她,对于万年住户的感应程度有时还低于那些被吓到的爱慕者,他们曾亲眼目睹,她却只看过飞起来的汤匙,连他们说的抽卫生纸阿婆都没见过。

  重点是,她的灵力为什么会恢复?

  当初她是因为无法保护好朋友才封了灵力,只怕这次是因为想帮助蓝玹烨才恢复的吧?她不只一次说过,如果灵力能恢复该有多好?后来可能是因为着蓝玹烨情况危急,才在无意间恢复了自封的灵力。

  “蓝玹烨人呢?”

  “在外头跟警察做笔录,应该很快就会进来了吧?”

  “嗯。”

  蓝玹烨踏进病房时,罗宇臻可能因为有些尴尬,借口说到外头走走就离开了。

  刘莲看了他一眼,想起之前误会他的事,也有点不好意思。

  “那个……”

  突然他由身后拿出一束小苍兰。

  “在楼下花店买的,本来想买玫瑰,可是想到某个男人送过就买不下去。”

  因为心情是前所未有的放松状态,再加上蓝玹烨说的话,她忍不住笑了。

  “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