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思前想后,我又不是什么九命怪猫,我也会怕,所以,我想到了一个保全自己的好方法。”

  咕噜地吞下过度紧张的口水,罗宇臻怕得连声音都颤抖起来,“…什么?”

  “我们结婚吧!听说冲喜能冲去恶运,这也许是不错的法子,而且我还听说,即使结婚冲喜冲不去恶运,一旦结了婚,夫妻同命,到时候那些降到我身上的灾祸也会分一半到你身上,例如,本来我会双腿齐断,得坐轮椅必一辈子,因为有你这贤内助的分担,咱们只会一人痛一边,这样不是很好吗?”

  既然大家都喜欢怪力乱神,迷信到一个极致,他也不介意利用一下。

  现在发现自己也挺有唬人的本事,也不过是把一些老一辈说过的内容,加上电视剧里着过的剧情胡讲一通,就能把她吓得一愣一愣,早知道她这么好骗,他早在先前就邀她结婚了。

  瞧,这个可怜的女人已经吓到丧失语言能力。

  “宇臻,这是我今天要对你说的话。”

  “吓!”

  “我父亲说下个月有好日要文定,可我急着要动那大楼,我看,我们明天就先去公证好了。”

  罗宇臻吓得只差没尖叫,“我、我……”她往后退了好几步,不小心踢到什么跌坐在地上,蓝玹烨见状趋向前要扶起她,没想到她忽然大叫,“你别过来、别过来,我们不要交往,不、不,连朋友都不是!”她挣扎的爬了起来,“你、你……哇——”她尖叫了一声,连滚带爬的离开现场。

  “解决了!”

  蓝玹烨差点忍俊不住。欸,现在可以好好的去吃一顿饭了。

  来到利达集团大楼最近的一个路口等绿灯。他记得对街的巷子里头有家不错的火锅店,以前他和刘莲常在下班后一块去吃。

  现在的她还是不愿意见他吧?抬起眼,绿灯了,他迈开步伐要过马路时,忽然,他听到了刘莲的声音,直觉的回过头,但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他的身子就被一个柔软的身子扑倒,翻了一圈,约莫同时,一部闯红灯的休旅车从他身边飞驰而过,直接撞上一旁的路灯。

  巨大的撞击声和火花四溅的变形车头让拐着脚要离开的罗宇臻吓得回头尖叫!

  她的确该尖叫,因为肇事车辆就停在距她三公尺不到的地方,她惊吓过度的看向斑马线那头,蓝玹烨和一个女的躺在地上,让她忍不住再度尖叫——

  “啊——没关系!我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脚下一阵虚软,白眼一翻,她直接昏倒在地。

  很多事都只发生在一瞬间,当蓝玹烨还弄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时,只觉得硬生生被推倒在地上,全身痛得忍不住轻哼出声。

  冲撞声太大,喧宾夺主的让所有人不由自主的回头注视,蓝玹烨也闪神的回视,然后他想起那在千钧一发将他推倒在地,没让他和那部肇事车辆一起陪葬的人。

  “刘莲?”他四处察看,发现有一名女子倒在距离他不到一公尺的地方,于是他顾不得疼痛的走过去将她抱了起来。

  “刘莲?!你醒醒,刘莲!”见她瘫软在他怀中,额上不断冒出鲜血,蓝玹烨慌了,他慌乱的朝一旁吼道:“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那个大子爷还是坚决要拆掉大楼!咱们恶整那些小唆啰对他根本不痛不痒,如果他自己也出了点意外,也许就会怕了。”

  “可咱们接近不了!”

  “没关系,咱们不用接近,咱们只要能接近一部即将肇事的车辆就行了,他总会有需要搭车或走在马路上的时候吧。”

  “……好机会,他要过马路了!”

  “这回你在劫难逃了……”

  “不要!蓝玹烨你快逃!”刘莲大叫,整个人吓得弹坐了起来,可浑身剧痛难耐,很快的又让她躺了回去还冒出了一身冷汗。

  “好、好痛!”她是被车撞了吗?怎么痛成这样?

  一阵刺鼻的药水味传来,刘莲猜测,自己八成是在医院里吧?那蓝玹烨呢?他没事吧?

  早些时候,她在利达附近压马路,正犹豫着要不要到以前常去的火锅店吃饭时,走着走着,耳边就不断的有声音钻入耳中,她越听越心惊,焦虑着不知道蓝玹烨此刻在哪里,就正好看到他站在路边,绿灯一亮,他迈开步伐要过马路,可她看见另一头有部休旅车闯了红灯,正以极快的速度冲过来,便想都没想就朝蓝玹烨扑了过去——

  脑袋一片空白,她只听到刺耳的煞车失灵声及撞击巨响,接着头部不知道撞到什么,她很努力的想保持清醒,却很快的就失去知觉。

  “喂,你还好吧?要不要我叫医生过来?”

  十分娇气的声音,是罗宇臻?刘莲有些讶异的循着声音来源着过去,发觉这个病房除了自己外,另一边还有个罗宇臻。

  “欸?”

  罗宇臻有些尴趣的回避刘莲讶异的目光,“有、有什么好奇怪的?医院是公共场所,你以为只有你可以来啊?”她那时吓昏了,手乱挥去撞到东西,导致手指严重扭伤,肿得像吹了气的塑胶于套,身上也因为软脚跌在地上有多处擦伤,现在想想,蓝玹烨真的有问题,人成被诅咒了!“你的伤势不严重,只是皮外伤,医生说,顶多再观察看看有没有脑震荡。”

  她急着想知道蓝玹烨的状况。

  “蓝玹烨呢?他还好吗?怎么没看到他?”

  “他好的很,只有几处擦伤。”见刘莲松了口气的表情,她忽然明白,她和刘莲喜欢蓝玹烨的程度是不同的。

  她是喜欢蓝玹烨,喜欢他的外表、家世,而且爸爸也十分喜欢他,或许就是因为后者的影响和支持,她才觉得这个男人是非交往不可的对象。她从小到大就是个比较没主见的人,凡事爸爸说了算。

  可刘莲一直不知道他的身份,那时他的穿着打扮,说真的,没什么品味可言,可刘莲却喜欢他,可见她是真的喜欢上这个人的一切吧,没有外表、没有家世,只是单纯心动,再纯粹不过的喜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