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感情的事要将心比心。”他看着他,“以前的我不排斥利益联姻,可遇到喜欢的人之后,我没有办法忍受以利益为前提的婚姻。”

  “罗董事把话说得很清楚,无缘结亲家,当仇家的可能性不小,更何况媒体己经大肆报导两家好事近了,他更是没退路。少了他力挺,你将来会很吃亏。”

  “就算我娶了罗宇臻,两家的合作愉快想必只有在“蜜月期”。罗董长袖善舞,他人脉是很广,但在经营上却流于贪小便宜的小家子气,和这样的人成为亲家,以后绝不会是加分项习和老爸的想法不同,对于罗董事他想到的不是怀柔的联姻,而是蚕食鲸吞的铲除。

  真是令人头疼的儿子!他说的他不是没想过,只是这是目前他想到比较安全的方式。

  “玹烨,听说你要动那栋楼了?不是说过让那栋楼维持原状就好吗?己经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事,你连一点感觉都没有?还不收手??”

  “爸,都二十一世纪了,你怎么还会相信那些怪力乱神之说?”

  “存在的东西就是存在,不会因为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就不存在,年轻人胆大很好,但不畏鬼神不是好事。罗家的事我还是要你慎重考虑,罗家说下个月有个日子不错,不妨先文定,至于那栋楼,这个星期我会亲自召开会议,让你不能再对那栋楼出手了。”

  蓝玹烨抿着唇不说话,好一会儿他才说:“留着那栋楼做什么?难不成真的让我当新房用?”

  “你这孩子就是这样吓宇臻的吗?她告诉我,说你开出条件,若要和你交往就得搬进那大楼,结婚后还要把那里当新房,她哭哭啼啼的说她吓得好几天都不敢找你。”

  “这种连玩笑都开不起的女人多无趣?”

  “你是真的在开玩笑?”

  蓝玹烨似笑非笑。

  “你说呢?你当然可以不让我动那栋楼,可却无法阻止我继续住在里头。我是真的住习惯了,那么和我交往的女人,又怎么可以连进到里头都不敢?”

  “你是在和我作对吗?”

  蓝玹烨看着他,手一摊。以往他会和老爸硬碰硬,弄得他血压飙高,甚至心脏病发作,可自从看他这回病了之后,他会适时的收敛脾气,虽然语气仍有些凉凉的,但比以前那样针锋相对,用犀利的言语压倒对方要好很多。

  “宇臻说你们好几天没见面了,她很想你,现在正好也到了下班时间,你就陪她去吃顿饭吧。”见他冷着脸不为所动,蓝德雄叹了口气,“我答应她会说动你,别让我这个当人长辈的没面子。”

  “你不怕我说什么失礼的话?”

  “你真想说,什么场合不会说?”

  “看来,我得好好把握机会游说她住进那栋楼。”

  “……”

  “玹烨,没想到你真的愿意跟我一起用餐,我好高兴喔!”

  “因为有些话我正好也要找你聊聊,择日不如撞日。”

  “什么话?”

  “你知道我打算拆那栋楼的事吧?”

  又是那栋楼,罗宇臻脸色一僵。她从小就怕鬼,连听个鬼故事都会吓到半夜不敢上厕所、晚上不敢独自一人睡,所以打从蓝玹烨告诉她,两人交往的首要条件就是搬到那栋鬼屋住时,她己经吓得连作了几天的恶梦!“我听爸爸说,那楼……最好不要动,只要一说要拆就会出事,里头的恶鬼只怕聚集了不、不少呢。”

  “可是,我却是非拆不可!”

  “那种事、那种事……”她己经吓得有些语无伦次。

  “你这么怕怎么可以?我是拆楼的主事者,那些只是被派去探勘的人都出事了,只要这件事继续进行着,迟早我也会出事!所以……”

  “所以?你打算放弃了吗?”

  蓝玹烨笑了,温柔的看着她,“宇臻,你对要交往的对象,甚至有可能要结婚的对象怎么可以这么不了解?正好,就透过这件事的处理让你多少了解我一些,我这个人呢,是从来不知道要放弃、越挫越勇型的,那栋大楼既是利达的,而且老了、旧了那就该拆,为什么不能拆呢?所以,我不会放弃那栋楼,我一定要拆!”

  现在是冬天没错,可也没寒流来袭,气温也还有十八、九度,但罗宇臻却微微的在发抖。

  “你、你……”和爸爸说的不一样,蓝玹烨根本不打算放弃拆那栋鬼屋!

  爸爸骗她!自从蓝玹烨提出要她住到那栋鬼大楼当作交往条件后,爸爸和蓝伯父都说他是在开玩笑的,她也想过,那可能是他拒绝她的方式。

  可是、可是他自己都可以住到里头去,想来说的话也不会是假的。

  现在她只要一想到那栋楼,不安感就像是千万只蚂蚁不断在她身上爬,让她浑身不对劲。

  “我是拆楼的主事者,那些鬼只怕不会放过我。如果只是探勘就车祸断腿,甚至跌跤,必须缝上一、二十针,想必我一定更惨!”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心中暗自满意看见罗宇臻脸上出现了惊恐表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