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跤,摔得鼻青脸肿,脸上缝了十几针。医生说伤口有三处,远着像、像“王八”。”

  蓝玹烨铁青着脸。

  “也就是说,拆楼的事前评估到目前都没有完整的资料?”

  部属们个个低着头,不敢回话。

  “你们怎么办事的?一栋楼的问题就这么拖着,我是不是该让你们每个人都到里头住上一阵子,等到你们发现没什么时就可以不这么怕东怕西了?”

  “蓝总,拆楼的事越演越烈,一些媒体也不知道怎么得到消息的,事情也传到总栽耳中,早上赵秘书来电,说总裁今天会到公司。”

  他就知道老爸一定会阻止这件事,其实他不必来他也知道他要说什么。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他朝部属挥了挥手。

  “散会。”完全没有进度可言的计划,开什么会?

  等部属全走光后,会议室又变得空荡荡的。走出了会议室,外头就是秘书的位置。

  上个星期刘莲把一箱东西搬上来后就没再出现,他问过林重和,他说刘莲这几天没来上班。

  叹了口气,他替她把箱子里的东西先放好。他发现那女人有些布置上的习惯,桌子右前方一定放一盆绿色植物,资料夹放左侧,而且分颜色放,终于知道她的桌面为什么老是乱乱的,因为她习惯“铺天盖地”那样乱中有序的放法,而不是往上发展,减少使用空间。

  右前的绿色植物是大岩桐,叶片因日照不足有些偏黄,他替她换了盆植物——

  他养着要送她的莲己经叶腐重生了,他放了有机土混着肥好让它长得健康。

  事情有了时间做冷却,他想,刘莲会明白他隐瞒身份的苦衷,不能释怀的怕是他和罗宇臻之间的“不清不楚”,别说她生气,连他这几天都因为这件事濒临暴走边缘,不但公司的主管向他道贺,连和客户见面,他们的第一句话也是:恭喜啊,什么时候请喝喜酒?

  如他所预料的,那些媒体记者果然极尽发挥想象力,一篇篇他好事将近,和对方郎才女貌的新闻看得他火气直胃,忍着没当面飙粗话,可牙咬得都决断了。

  这是罗家的逼婚方式吗?

  他甚至高度怀疑,那栋楼最近会这么受人卦媒体的注意,想必幕后有只黑手在操控,谁是既得利益者,想来想去还是只有罗董事。

  拆楼己事不宜迟,他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刘莲!

  只是这楼真有这么奇怪吗?奇怪到连住在里头多年的刘莲都劝他不要拆,拆了会出事?

  她的话对他一向有相当的影响力,唯独这事他无法认同。为什么不能拆?为什么会出事?她只说,那栋楼真的住了不少“朋友”,一些谣传也绝不是空穴来风。

  他问她是否亲眼目睹过,可她摇头。

  他不信那些怪力乱神,只当她在开玩笑。

  深吸了口气,他拿起小盆子,看着里头养着的莲,不自觉的轻叹。

  蓝德雄推着轮椅走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他凉凉的开口,“真难得,利达的太子爷也有这种悲春伤秋的常人表情?”

  蓝玹烨回过头,放下了手上的小盆子。

  “爸,你来了。”

  看了看这一间小小的办公室,他故意说:“利达快完了吗?总经理办公室小得像哪个小职员的。”

  想必又有什么话传到他耳中了吧。

  “这是我的秘书的办公室。”

  “只是秘书?”他的事自然有人会向他报告。

  “是我喜欢的女人、想把她娶回家的女人。”

  蓝德雄也不动怒。谁没年轻过,这种年少轻狂他也有过。

  “玹烨,我瞧宇臻对你极有心,为什么不试着交往看看?你若真的喜欢刘秘书,婚后一样可以有往来。女人嘛,只要你待她好,让她明白你的不得己、苦处,相信她还是愿意跟着你。”

  “爸,不是每个女人都觉得只要自己是心爱男人的最爱就满足,有些女人只想当那男人的唯一。”

  “这种小家子气的女人不适合咱们蓝家。”

  “老爸,你当过哪个女人的最爱吗?”

  “啧,这还用说吗?我就是你妈的最爱。”当然,他花心是在遇到他老妈之前,结了婚之后,他可是尽收浪子心,只当夫人的好丈夫。

  “也就是说,只要老妈当你是最爱,你就不反对她和别的男人交往,甚至和你离婚,和别的男人长相厮守?”

  蓝德雄怒斥,“胡说八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