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若一意孤行就会出事,是真的会出事!

  就像是政府征收土地一样,事先沟通都不见得征收顺利了,有时还会有一些固执的人采取激烈抗争,更别说完全不沟通就强行征收?

  该说的她都说了,可是,那一位一向有主见,不见得会听她的。欸,反正都分了,他的事她就别管,她一直努力对自己催眠,可是、可是一一听到他要拆这栋楼,她还是怕,怕他不听她的劝会出事。

  这是她自封灵力后第一次这样后悔自己,可是、可是,她又能怎样?刘莲叹了口气,“真的好烦呐!”睡不着,可这样窝着又会胡思乱想,她决定下床盥洗,可才一脚踩下就有人尖叫!

  “哎哟,怎么这样不知会一声就踩下来?我的脚啊。”

  刘莲怔了一下。方才、方才有人说她踩中了他的脚?难道她因为睡眠不足产生幻听了吗?

  她看着脚下踩着的位置。没啊,她踩,中了什么?根本没踩中什么啊!

  真是,她今天是怎么了?一大早就怪怪的!

  走进浴室先洗把脸,然后挤牙膏刷牙,刷着刷着,有个奇怪的声音又钻入她耳朵——

  “老太婆,你还在这里干什么?”中年妇人问。

  “等十楼之六的换卷筒式卫生纸啊,大家都用抽取式的,我用不惯。”

  “出大事儿了,哎哟……”娇滴滴的声音说。

  “大楼要拆了吗?”

  “呸呸呸,乌鸦嘴。不是啦!”

  “我知道了,电梯里那几个小萝卜头又把电梯玩坏了。我说春菊,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十楼之六的有多依赖电梯,电梯真坏了那女人会发飙的!”

  “也不是!”名叫春菊的中年妇人说,“十七楼之三的那女人要生了!她那工人老公上工去,没人在家啊!”春菊着急的说。

  “谁去打电话?”

  “鬼来电?谁敢接啊?更何况这栋楼……谁也不愿意来!”

  “不快点不行,否则那女人会出事,咱们就要多两个伴儿了!”

  ”别闹了!”

  “快快快!找十楼之六的好了。”

  “不要!她超凶悍的,上一次我也不过觉得她的厨房好干净,借用了一下,可能她察觉了什么,拿着菜刀指天骂地的,好几次差一点挥中我,好恐怖啊。”中年妇人说。

  “我也不敢招惹她。”老太婆也很害怕的说,“上一回我玩过头的把整卷卫生纸都扯到地上,她一面收抬一面咬着牙,威胁说别让她知道是谁干的,否则咱们走着瞧!”

  娇滴滴的声音如凄如怨的说:“你们听我说、你们听我说,上一回她带了瓶香水回来,我好高兴,趁她上班时就玩起“香水浴”的游戏,就是香水喷喷喷,假装自己沐浴在香水莲蓬下,可我一个不小心就用、用光了。这事她虽没马上发飙,而且隔天还带了一瓶回来,我以为她不介意,又打算玩香水浴,没想到……喷出来的是“定身符”的水,我摆着可笑的姿态在她房里定了三天,太过分了!”

  “十楼之六真的太恐怖,她啊……”

  “就是说嘛,这丫头……”

  “听我说、听我说……”

  叽哩咕噜、叽哩咕噜……滔滔不绝、滔滔不绝……

  刘莲忙着盥洗好,不理会那一些“鬼话连篇”。十七楼之三真的有人要生了吗?

  这栋楼的住户太少,彼此见到面的机会真的很低,所以她并不清楚其他人的状况。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刘莲换好衣服忙往外冲,按了电梯后直接走了进去,按了十七楼,然后又有声音钻入她耳中。

  “喂喂,十楼之六的今天脸色很难着,最好别惹她!”十分稚气的声音。

  ”她到十七楼做什么?我想到楼下玩欸。”

  “你让她先上楼啦,小心她翻脸!”

  “好嘛。”

  刘莲心跳得好快,终于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她、她居然听得到这些万年住户的声音?从国二那年她自封灵力后就不再听见、看见另一个世界的朋友连本身的感应力都大大减低,为何她此刻又听得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么一想,她忽然冷汗直冒。如果这些不是幻听,也不是作梦,而真是这些万年住户的声音,那么、那么——

  “该教训一下那位太子爷!”

  “恶整他!”

  “对!一定要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天!蓝玹烨很危险!

  蓝玹烨正开着小组会议,听部属们报告大楼拆除的一切事宜,听到最后,他的眉头几乎都要皱在一块了。

  “又发生事情了,这一次又是怎么回事?”声音冷、表情也冷。

  “在大楼地评测量的两名人员,一个走楼梯时摔、摔倒,目前还、还没醒,另一名也出了点事。”

  “出了点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