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我要辞职。”

  蓝玹烨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我说过,我是个懂得及时行乐的人,凡事要过得开心,我们在利达有过太多回忆,我不想被困在那些回忆中,甚至因此窒息。”在该承认自己懦弱时,无须勉强自己很坚强。

  工作时,她会忍不住看向旁边的位子,想着那里曾坐了只名叫白玹烨的菜鸟,还有她会传纸条写些像是中午吃什么、晚上去逛夜市……等等无关紧要的事,会怀念椅子拉过去就可以“公私兼得”的谈论事情的画面。

  到茶水间泡咖啡,她总是一次冲两杯,一杯是自己的热拿铁,一杯是某个铁胃人的超大杯黑咖啡。

  搭电梯时她会想起,两人曾在深夜一起回家时,在电梯里吻得难分难舍,而顶楼的花房成了午餐会的地方,她每天总会去看一看那盆白玹烨养来要送她的莲。

  利达有太多她和他两人共同的回忆,若分手后还要待在这里,那是一次次更痛的伤害,她是个人,也会痛、也会受伤。

  “你是公司的正式员工,辞职也要有一定的程序。”

  “我的工作取代性高,没那么严重。”

  “我要是下令人事部门不能核准呢?”

  “蓝玹烨,你有必要把情况弄得那么难看吗?”刘莲火大,这是怎样,她遇到了什么恐怖情人吗?都摊牌了还不准她走人。

  “随便你,我就不相信辞不了。”

  “你当然可以辞,但是,只要你敢递辞呈,我会让林主任陪你一块走,方书宁嘛,我看他不顺眼很久了,就在南非或南美的分公司找个缺把他丢出去好了。”

  刘莲倒抽了口气,可仍阻止不了怒火冲上脑门。怎会有人这么可恶,让她气得头晕!她倒是忘了,传闻中的太子爷有多么恐怖!“你你你……”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他们会待在天堂或地狱,就在你一念间!”

  要是在平常,刘莲非笑出来不可,可她现在只是更抓狂,根本笑不出来。

  “你这个文盲,这句话不是这么用的!”

  蓝玹烨似笑非笑的看她。

  “总之,你想清楚了。”他的手机在此时响起,一看来电显示,他接起。

  “蓝玹烨。”听对方报告了一些事后,他说:“我说过那只是意外,只不过正巧勘查完楼层后被车撞,若这样就要赖到鬼神之说,全世界每天一堆车祸、一堆灾难要不要也顺道搭上一就因为这栋楼处于地球上,所以每天会发生一堆怪事?!”

  “同一句话不要让我再重复!不管是谁传出的谣言,尽力压下来,那栋楼只是老旧,哪来那么多鬼话连篇?明天再找人去看看,拆楼的日期不变,不可能延后!”结束通话后,蓝玹烨的表情又冷又狠。

  “你、你要拆那栋楼?”刘莲怔了一下,心踩得好快!她想起来了,舅舅提过太子爷要拆楼,可当初她不知道太子爷就是他,还有点幸灾乐祸。

  “那栋楼是一定要拆的。”以为这件事就能难倒他吗?原本拆楼的动作不需要那么快进行,可为了不让罗家干涉他,这件事得加紧脚步。

  “不、不可以,楼不能拆!”

  “为什么?”

  “拆了、拆了会出事!”她很担心他。

  “荒唐!”他一脸冷酷,并不把她的话当真。

  “这大楼真的要拆了吗?”一个苍老的声音如是说。

  “哪有这么容易?要拆,也看我们给不给拆呐!那一位住在这儿的时候,咱们知道他是谁,除了小鬼们偶尔顽皮,咱也没真的为难他!”老太婆像缺了几枚牙似的,说起话来有些“漏风”。

  “欸,所以说,他要真硬着来,咱们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中年男子的声音浑厚有力。

  “上一回咱们不是给了那来勘查的人一些教训,他们还不怕吗?”妇人的声音透着无奈。

  “不是不怕,问题是那三位太子爷看起来就不是会怕的人,我看呐,他住在这里的时候,咱们就是太以礼相待,他才会这么目中无人!我看呐,老虎不发威,他当咱们是病猫!”一想起楼要被拆,中年男子的话音透着愤怒。

  “没错,一定要对付他,只要他出了事,就不相信谁敢拆楼!”娇滴滴的声音听得教人骨头发软,不像在发脾气,活似在发嗲。

  “那个,我说大美女啊,你别开口,你一开口大伙就士气不振、六军都不发了。”

  “哪有这样的,讨厌呐,如果知道那个人这么可恶,他住这里的时候我就该色诱他,让他成为一夜N次郎,腿软到走不出这栋楼!”

  “好法子!问题是他八字特重,根本看不见你,请问,你怎么色诱他?啧!正经点!”

  “我去、去抽卫生纸吓他。”根据以往的经验,老太婆很有信心。

  “欸,他看不见你,顶多看到卫生纸滚了一地,到时候又可以用“房子太老”一句来解释。以往咱们帮十楼之六的吓跑那些爱慕者,一来是因为他们八字不够重,且重色心浮,咱们还能接近得了他们,且有的还看得到咱们,可这一位八字极重,不信鬼神、心志坚定,这样的人要让他害怕很有难度!”

  “咱们守住这楼,让祸事不断,就不信他敢拆。”

  “咱们这样一直伤人也有损德行,怕到时候真的等到了贵人,人家也不肯出手。”

  “但不行就这样放弃!楼拆了,咱们等在这里这么多年不就白等。”

  “是啊,这样不能做、那也不能做,闷都闷死了!”

  “该教训一下那位太子爷!”

  “恶整他!”

  “对!一定要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附议!”

  “赞同!”

  刘莲迷迷糊糊间皱了皱眉,眼皮动了动。

  谁在说话?感觉上像是有很多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她是在哪里?是在自己家里吧?她翻了个身,又皱了皱眉。

  “嗯,好吵!到底是谁在说话?”声音,中有着浓浓的睡意,嘀嘀咕咕了一阵,这才转醒。

  睁开了眼,眼球动了动,环顾下四周。

  “我真的是在家里面啊,哪来那些吵杂的声音啊?啧,这房子最大的优点就是安静,所谓“静如鬼域”,我啊,八成最近火气大,胡乱作梦,这才对梦和现实傻傻分不清了!”刘莲立起枕头,靠着坐卧起来一。

  己经早上八点多了,昨天回到家都凌晨一点多了,她翻来覆去一直睡不着,到四点多好不容易才睡着。

  她劝过蓝玹烨不能动这房子,要动,起码得请法力高一点的法师来看看,就这样凭着自己的想法说拆就拆,完全不去沟通,她不相信那些万年住户会不吭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