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因为过度惊讶,罗宇臻直觉的回答,“既然都出来了,当然就不搬回去了。”

  “这怎么可以?那栋楼我可中意了,像个洞天福地似的,以后结了婚,我还打算把那里整理成新房呢。啊,对了,你不是一直想和我交往吗?和我交往的第一个条件就是搬到我隔壁和我当邻居,以后结了婚也住那里。若你不喜欢住隔壁也无妨,反正一到二十三楼,有A、B两栋,少说有一两百户空置着,看看你中意那间,甚至,如果你有吉普赛人流浪迁居的习惯,你还可以每间都去住住看。”

  罗宇臻忘了方才的争执,吓得脸惨白。

  “你疯了!那是鬼屋欸!”

  “每个人最终都会死,都会变成鬼,你只是先住进去看看,有什么关系?”

  罗宇臻瞪大眼,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蓝玹烨满意的看着她害怕的神情。

  “来日方长,你可以好好的考虑。现在我还有别的事,先失陪了。”他一面走一面注意时间。

  过了一个多小时了,希望三个大男人能镇得住一个盛怒中的女人!

  蓝玹烨深吸了口气,今天,真的是有够累人的!

  这里是哪里?大饭店的房间?

  大饭店房间也没关系,为什么她被绑在巴洛克式的石柱上?

  刘莲凌怒的想尖叫!有没有搞错?!她现在是在民主国家吗?所谓的民主是指只要有钱人高兴,就可以雇用一群人把人绑走,顺便幽禁吗?

  刘莲用一双大眼,瞪着三名高个见大汉,瞪他们瞪得快抽筋!“放开我!你们这是绑架,妨碍人身自由,我要告你们!”

  三个身着黑色西装,差不多等高的男人皆面无表情的守着。仔细一看,他们虽冷着表情,一副没事样,可身上灾难其实不小,第一个从左眼到嘴角处有一道明显血痕,右眼还被打中,一片乌青;第二个手上被狠咬了一口,鼻孔还塞了卫生纸;第三个给一脚踹中羞于开口的地方,有口难言。总之,雇主只说把人带上来,好好看着她,可为了大家的安全起见,绑住她对大家都好。

  一开始大伙太过大意,想说这娇滴滴的女人没什么好防的,没想到她抓起狂来真的很恐怖,全身上下能用来攻击的全用上,头能撞人、嘴能咬人、能骂人,手能打人,脚能踹人……

  胯下还隐隐作痛的男人声音平板的说:“人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既然你都这么说,还绑我做什么?”

  “只要限制你的自由,我们就可以免于恐惧。”

  刘莲气炸,咬着牙,“你们叫白玹烨,不,蓝玹烨出来,把我绑在这里算什么,我要回家!””

  他想要做什么?难不成是因为她无意间知道他的秘密,他想对她怎样吗?知道他的身份后,还来不及走进大厅,她就被这三个人早己到这里来了。

  她在这里很久了,手都被绑得发痛发麻,可明明做错事的人不是她,他凭什么这样对待她?

  任凭刘莲叫喊,那三个人还是不动如山,像雕像一样守着。

  不一会儿门口有了动静,有人持卡刷开了门。蓝玹烨出现在门口,皱着眉打量了连人带椅被绑在大柱上的刘莲。

  “这是怎么回事?”看了眼几乎都挂了彩的保全,大概也猜得出发生了什么事,他叹口气说:“接下来交给我,你们先离开吧。”

  三位保全一走,门一关上,房间里只剩刘莲和蓝玹烨。

  她瞪着他。

  “我是该叫你白玹烨,还是蓝玹烨呢?太子爷!”

  蓝玹烨走到她面前蹲了下来,暗暗叹气。

  “这部分我可以解释。”

  “不劳费心。”

  “刘莲,很多事我有我的苦衷。”

  “包含装穷人住进鬼屋、装什么都不会的菜鸟骗得我团团转,也包含明明有论及婚嫁的女友,还骗我用心对待?”她看着他。

  “如果你只是要解释这个就不用了,我现在好累,只想回家好好的睡一觉,就当作了一场可笑的恶梦,醒来就没事了。”

  “住进那栋楼是因为我得明白它的问题在哪里,是不是真的如外界传闻是鬼屋,而在工作上,企划部门的事务我本来就不熟悉,即使我是太子爷又怎样,没人规定有这层身份就得是万能的!至于罗宇臻……”

  “不要再说了。”她气自己没用,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她还会伤心?“在我心中,那个凡事诚实,我可以相信他不会骗我的白玹烨已经不在了,眼前的你叫蓝玹烨,一个从头到尾都在骗我的人,连身份都是假的,你还有什么是真诚的?你又要我相信你有哪句话是真的?很抱歉,我没那么聪明,没有办法判断,所以我什么也不相信!”

  “我隐藏真实身份是因为有需要,会遇到你、把你卷进来是个意外。”

  “意外发现我出奇的好骗、意外的发现我出奇的好玩吗?”

  “刘莲,会骗你是不得己的,我说过,我有我的考量。”他当初是为了什么才隐藏身份?他得一直跟着既定的目标走,不可能因为中途喜欢上一个女人就让身份曝光,对她全盘托出。

  问他不会有愧疚吗?

  他只能说,他会补偿!

  “你是太子爷呢,当然得有所考量,可你不该把不相干的人卷进去!”她看着他,这个她曾经她可以百分百相信的人,心里很痛。现在,她找不出能再相信他的理由,反而脑海中想的全是为什么她当初不怀疑他的事?

  为什么她的赃车事件可以莫名其妙的就解决了?

  因为他是利达高层,多的是方法将事化小化无。

  一个平时穿着随便的人,为什么会西装笔挺的出现在大饭店?因为他是利达太子爷。

  为什么他可以拿到公司顶楼私人花房的钥匙?也许那根本就是他的私人花园!

  为什么他会搭乘千金小姐的名车?废话!搭他未婚妻的车有什么不可以!

  就她傻、她笨!一旦相信了就一直相信,都不去怀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