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再者,面对一些记者询问接班人选的问题时,罗董还笑答,“玹烨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嘛,都是一家人,大家要团结!”

  就因为有这样暖昧不明的话和举动,他相信那些想象力丰富的记者,绝对有本事在明天刊出一大篇“笃定”的新闻,写出什么“利达罗董亲口证实,蓝罗两家好事近了”这样的标题!

  这种吃他豆腐的行为,当着记者、宾客的面他无从发作,却闷得快爆炸!他高度怀疑,罗董事这些行为或许是经过老爸的默许。

  蓝玹烨好不容易从一群外宾包围下脱身,他沉着脸注意时间,却看见有人殷勤的递上一杯香槟。

  “别绷着脸,外人都在看呢。”来者是罗宇臻。

  “谁在看对我而言都一样,我没必要配合你演戏吧?”彼此都清楚在玩什么把戏,连客套都不必了。

  “我没在演戏,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蓝玹烨太直白,罗宇臻听得脸色都变了。

  “我听说,蓝伯父和伯母年轻时也曾经有过互看不顺眼的日子,导致感情路有点曲折,不过多点在误会中发现彼此优点的契机,那也没什么不好。”

  “你说得真的是太好了,我和刘莲一开始也是互看不顺眼呢,那女人任性、自我还有点小暴力,一开始真觉得我能离她多远就离多远。”脑海中浮现了和刘莲初见面时的画面,当初会让他脸色铁青的事,如今想来只觉得温馨甜蜜。

  “可慢慢的,交集一多才发觉,她是个很可爱的人,她会想照顾那种看起来很笨、很弱的人,而且她的自我中心和吊儿郎当、那一脸的满不在乎,其实只是用来掩饰自己的脆弱。”

  “可惜,这样的女人却对你一点帮助也没有。”

  蓝玹烨一扬眉。

  “你觉得你又能帮助我什么?”

  “我能帮的你都知道。”她扬起脸,得意的说。

  “也就是说,你能帮我的就只有我所知道的那些?”这个千金小姐想必也只是她家老父手中的一颗棋,就是凡事老爸说了就算的那种乖女儿。他看不出她对他的情感,可她却一下子就认定非他不可,实在很怪,所以他注意到,很多时候罗宇臻的行为都出自罗董事的指示。

  “宇臻,你从来没有真的爱过一个人吧?”

  她呼吸一室,她的事都是爸爸说了算,认为爸爸喜欢蓝玹烨,她才这么积极,不过,她也对他很有好感就是。

  “我当然是爱你的。”

  回答得太快,更显心虚。

  “当你真心爱一个人的时候,你会无法忍受感情被当物品交易。只因为想要罗董事帮我,我就得要和你交往,若你真的爱我,你怎么能忍受这样交易来的感情?”

  不,她不能再动摇了。

  “不管你怎么说,只要喜欢一个人我就会努力去得到,对我而言,只有不喜欢才不去争取!咱们要不要赌,明天刘小姐看到新闻时的反应,身为利达的高层,你该知道众口烁金的可怕!”

  蓝玹烨笑笑。

  “你们今天会一家子出席,果然是有预谋的。”

  “蓝伯父也是主谋呢。”她笑了。

  “我知道你现在并不喜欢我,无妨,我可以等,因为是背景相似的人,我相信我们会有很多共同话题,我不介意从朋友开始当起。”

  “你的所做所为已经毁了我把你当朋友的可能。”

  “玹烨,你为什么不试着喜欢我?我这个人没你想象的糟。”

  “一个不管别人心里有没有人,硬要介入的女人不糟糕?一个可以把感情拿来交易的女人不糟糕?一个自恃父亲优势,狐假虎威的女人不糟糕?罗宇臻,除了你父亲手上的利达股权,你什么都不是!”

  罗宇臻的脸又红又白。这个人说话真的很不给人留余地。

  “看你这样伤我,就算现在肯对我好,我也不接受了!”

  ”我会这么说,就是摆明放弃你父亲为我铺好的“康庄大道”。”

  “蓝玹烨,你以为放弃我父亲这个大股东,你还能顺利当上接班人吗?”

  “那是必然的,你有意见吗?”

  “你以为你真的能顺利拆掉那栋鬼屋?”她冷笑,“那栋大楼一直是利达的头号麻烦,若能解决它,你的声望自是不同,可是,你知道为什么伯父一直不要你去动它,而五人小组却拿它来考验你,只因为那是个不可能的任务。最近你找人去大楼评估拆除事宜时,不也发生了不少事?听说有人回去高烧不退,有人被撞断腿,这样你还不信邪吗?”

  蓝玹烨眯着眼看她。看来,她掌握了不少事。

  “高烧不断是因为流行性感冒,被撞断腿也是因为对方酒驾,不要什么事都要扯上那栋大楼。”

  “你可以铁齿,不过蓝伯父可深信不移,你是他唯一的儿子,对他而言,宁可你没有能力去处理那栋楼,也不要你因此发生什么事。所以,只要你想接班、想成为下任总栽,你就只能选择我。”

  蓝玹烨冷着脸看她。

  “对了,伯父己经知道你住到那栋楼的事,也许己经差人把你的东西都搬出来了。”

  蓝玹烨眯着眼直视罗宇臻,了解蓝玹烨的人都知道他的忍耐度就要到临界点,快爆了,然而下一刻他铁青的脸却戴了张面具似的笑了。

  “东西搬出来了再搬回去多麻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