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我?”

  都来了就好好说清楚,没有邀请函,跟着方书宁还不至于被赶出去吧?“没错,就是你!你之前不是问过我要不要当秘书?结果事隔没多久就有人事命令下来,不是你做的会是谁?”

  “你拒绝了不是?”

  “就是因为我清楚、明白的拒绝了,却还有人事命令下来我才生气,这让我有一种被出卖的感觉!”

  方书宁从侍者端来的盘子中取了一杯果汁给刘莲,然后说:“推荐你到太子爷身边的人不是我。当初问你,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做法,虽说是不想浪费人才,但多少也有些私心。可是在你拒绝后,那件事就打住了。”

  “任命我当秘书的事你不知道?”她还是怀疑,可他没必要骗她吧?

  “前几天才听说。”

  “太子爷又不认识我,任用我当秘书不会很危险吗?真不敢相信呐,别人都说他年轻有为,怎么用起人来这么随便?”

  方书宁看了她一眼,“也许他才是最老谋深算的人。”

  刘莲正想说什么的时候,有抹美丽的身影引起她的注意,方书宁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穿着一袭隆重白色礼服的罗宇臻。

  “你认识她吗?”

  “我觉得,她很像某个我有过一面之缘的人。那一天我喝了不少酒,那一位又站在逆光处……”可感觉真像。

  “她是利达除了蓝家之外第二大股东,罗董事的千金,罗宇臻。”

  “姓罗?”刘莲进一步确认,“她开的是红色的法拉利吗?”

  “你也注意到了吗?”开那种名车果然太招摇了。

  白玹烨为什么会认识这种大股东的千金?刘莲心里觉得有些怪怪的。

  “罗小姐似乎对太子爷很有好感,两家人也乐观其成,毕竟若有了罗董事大力支持,下一任的总裁就非太子爷莫属了。”

  刘莲看了方书宁一眼。也对,利达目前有派系之分,学长明显是太子派人马,他当然希望下一任总栽会落在自己选的这一边。

  也不知道是基于什么心态,她突然间:“难道没了联姻,太子爷就选不上下任总栽了吗?”

  “也不是这样,只是过程会比较辛苦,而且变数大。这些豪门子女其实都清楚,联姻是自己未来会走的路。”

  刘莲把杯子交给方书宁,“学长,不好意思,我去一下化妆室。”

  进化妆室时就看到有几个贵妇也陆续走进来,待刘莲要洗手时,那群贵妇正在补妆,顺便聊着八卦。

  “方才我一直没看到利达的总栽呢,可见还在养病中,不过,我倒是听说利达的太子爷会出席。”

  “呵,那五人决策小组心里也应该很清楚,这回太子爷回来的接班意味浓厚,想也知道,六十周年纪念会呢,老的没有出现,反而是由小的主持大局,说不是安排接班谁相信?”

  “我觉得这场明争暗斗不会那么快落幕,那些人可顽强着。”看了一旁的贵妇,“我说丽惠啊,这事儿你最清楚不过了,怎么不给些消息?”

  贵妇发现了站在后头的刘莲,让出位置让她洗手。

  “我?为什么我会最清楚不过?”打扮入时的贵妇脸上有难掩的得意。

  “啧,再装就不像了!听说利达的太子爷和你家的宇臻好事近了?”

  “欸,他们是有来往啦,而玹烨嘛,我和老爷子都中意,不过现代的年轻人是否互相喜欢,哪由得我们这些当爸妈的有意见。”

  言下之意就是好事近了?

  玹烨?刘莲的心跳得好快,手上的肥皂脱手滑了出去。

  “蓝、罗两家联姻的话,下一届总栽之位非你家女婿莫属了。”

  “说这些都还太早了。”丘丽惠笑得开怀。

  玹烨、罗宇臻?为什么会这么巧?可是、可是白玹烨不是姓白?太子爷是姓蓝,就算名字相同,不同姓氏她也犯不着这么紧张,可是、可是她的心为什么这么不平静?和罗宇臻两情相悦、好事将近的人姓蓝不姓白,她在不安什么?

  洗好了手拿了张纸擦干,刘莲慢吞吞的走出化妆室。

  化妆室外的长廊和另一边的长廊是相通的,以到大厅会场的出入口做左右分隔,刘莲才回到大厅前,有些讶异的发觉另一边似乎戒备森严,有两三个西装笔挺,像是保镖的高个儿在另一头的通廊上守着。

  方才倒是没注意到,她好奇的往那头看了看,然后看见有扇门打开了,几位看起来颇有来头的中壮年男子从里头走了出来。

  她认出来了,其中有一个是利达企划部门的头儿。那一群都是利达的主管吗?

  然而在一名头发花白、身材中等的主管后头走出来一个高个儿——

  冷着脸、抿着唇,浑身散发着凛冽又难以接近的气势。这样位于利达最高层的人,她应该不会认识的,可是偏偏那张脸和刻在她心版上的男人的脸一模一样。

  白玹烨?!

  他、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和公司高层间进同出?

  似乎感觉到有道目光一直跟随着他,隐藏身份的蓝玹烨顺着那方向看去,一瞬间,他的心脏像是停止了一般,他仿佛听不见外在的声音,一心只专注在刘莲身上。

  为什么刘莲会在这里?!她眼底满是不信任和被人背叛的敌意。

  她一步步的走向他,可到途中就被保全挡了下来,蓝玹烨正想要走过去,后头罗宇臻唤着他——

  “玹烨,酒会要开始喽。”

  刘莲看着罗宇臻亲密依偎着蓝玹烨的模样,心下很闷。亲眼所见,她还需要知道更多吗?

  她转身疾步离去,不理会身后蓝玹烨的叫唤。

  白玹烨其实就是蓝玹烨,也就是太子爷!

  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之后,很多不了解的、觉得疑惑的事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原来是这样啊……

  在利达创立六十周年的纪念酒会上,蓝玹烨仅上台致词短短几分钟。也许是现任总栽身体状况亮红灯,也也许正值总栽一职也该汰换心血,太子爷的出现引发了不少揣测,最熟络的莫过于利达是不是会藉此机会让接班人浮出台面?

  蓝玹烨的回答简洁,只说这回仅是代表父亲主持纪念会,不涉及接班问题。

  较之他的低调不配合,罗家人可就“有新闻”多了。

  就以往惯例,利达各董事都只参加纪念日的晚宴,日宴是利达对外的公关场合,即使董事们参加日宴也都是独自参加,少有携带家眷前住的,可这一回罗董事一家三口全都出现在日宴,且罗宇臻还粘在自己身边粘得过火。

  就外人的解读下,怕会是以为罗大股东是以行动来挺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