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林重和见她脸色难看,以为她在那住了那么多年,有了深厚的感情,乍听房子要拆,这才脸色铁青。

  “你啊,那房子太老旧,迟早会拆,听了难过也没办法。”

  “告诉我,是谁主张要拆的?”刘莲忽然想起,她曾听闻五人小组刁难太子爷回核心的事件就是要他处理那栋大楼。

  “是太子爷?”

  “是啊,怎么了?”

  刘莲皱着眉,小声的说:“会出事,一定会出事!”

  就是有些人不信邪,被吓一吓也好,那些平时还算得上好相处的万年住户其实并不可怕,可一旦涉及到他们的坚持,就不是如此好说话了。

  太子爷,惹上那一群,希望你还有命活到登大位!

  林重和没听清楚。

  “你说什么?”

  刘莲没多说什么就回办公室,一面走还一面想,怎么今天一早来就发生了那么多事?。

  她要是真的离开企划部门,以后上班时间就见不到白玹烨了。现在就坐在隔壁,空闲时还可以写纸条、涂鸦传情,以后就没法子了。更何况,太子爷是个超级工作狂,他大爷要是每天在公司待到晚上十一、二点,身为人家秘书的她敢先下班吗?

  以后她和白玹烨相处的时间将少到可怜不要,她不要变成这样!

  回办公室后,白玹烨仍不在座位上,刘莲长长的叹了口气,真的很烦欸!

  可恶的学长!都是你害的!

  对了,借着把东西搬上楼的名义,她也许有机会在那核心楼层遇到方学长,毕竟解铃还需系铃人,也许他会有办法让她留在原职位上,再不行,她这个受害者也有必要向加害者抒发一下她的不满。

  忍到近十一点,刘莲才上楼。

  刘莲才走出电梯就遇到方书宁的秘书。太好了,天助我也!

  她看到陈秘书开心,陈秘书看到她却是如同看到救星,在她还没开口,陈秘书就抢先说:“刘小姐,你现在要搬东西上来吗?”

  “那个……”她很想说,如果抗议生效,也许可以不用搬了。

  “方特助要我送一个东西过去纪念会场,可我在等国外的一份重要传真,必须要马上处理再回复,现在真的走不开,可不可以请你帮忙代送过去?”

  “好啊。”东西是要送到学长手上是吧?也就是说,她在今天就见得到他了!

  天助我也!

  利达真不愧是大企业,创立六十年的纪念会办得还真是盛大隆重了除了中午外,晚上还有一场宴会。

  中午这场是对外举办的,邀请了一些企业大老、政府机关人员、名人巨户,当然少不了一些媒体记者一晚上的晚宴则比较倾向利达自家人的庆祝会。

  刘莲没有邀请函被挡在门外,一直到她报上方书宁的名字,他亲自到柜台领她才得以入内。

  方书宁在柜台看到刘莲时有些讶异。

  “刘莲,怎么是你?”

  把东西交给他,她说:“这是陈秘书请我代送的,她在等一份国外的传真,走不开。”

  “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刘莲不是很愉快的说!”麻烦是无所谓,别害到我就好。”

  方书宁看着她。

  “发生了什么事吗?”他看了下时间,“酒会要开始了,咱们别站在这里说话。”

  “那我先回去好了。”

  “等一下,”他拉住她的手。

  “都来了,吃点东西再走吧。”

  刘莲有些尴尬的挣脱,“我又不是什么管理阶层,不好啦。”连舅舅那种主任级的都没被邀请了,她不过是个小助理。

  “而且,我穿得这么随便,不太礼貌。”

  高领会头毛衣和一件西装裤,外套还是铺棉外套,更踩了双平底鞋。虽不至于到遭遇,但若是参加宴会,看起来真的太随便。

  “是不够慎重,但也还好。”

  这种衣香鬓影、杯娥交错的上流交际和她不搭,她很安于当个市井小民的。

  “我还是回去吧。”

  “你没见过你口中的太子爷吧?”说这句话时他心里有点复杂,也理不出是什么感觉,姑且称之为是太过讶异所致吧?

  方书宁也是一直到前几天陪着主管和太子爷开一个密会时才见到面。

  起初只觉得眼前这位年轻人比想象中的“太子爷”年轻太多,如果记忆无误,他不是也三十多岁了?可看起来实在不像,他的模样乍看下也只有二十出头吧?他是男版小龙女吗?

  太子爷神情冷漠、气度沉稳,浑身散发着不易亲近的气势,可那双眼和笑容却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瓦解人的防卫心,仿佛之前散发出的距离感是自己的错觉!这样复杂又极端的特质却聚在同一个人身上,这让他好像有点可以理解,为什么太子爷可以藏身在许多部门许久,却不被发现身份了。

  这个人是个撒旦,偏偏就以外在模样而言,也可以伪装成天使,当他是天使时,根本没人怀疑他其实是撒旦。

  坐下来和他谈了不到十分钟之后,他就再也不会蠢到认为太子爷只有二十郎当了,这样极富权谋、思虑缜密又果决的人,即使是天才,没有丰富的历练断不可能如此。

  当他用那双天生的纯真眼眸等着部属发表意见时,根本没人知道,下一刻他掘出的问题会有多犀利。为了接招,每个部属在和他应对时,每件事、每个细节都得思虑再三,无形中,开会前绝对会做足功课,而功课要做足又绝非一踘可几,在平时就得留意用心。

  他并不知道太子爷天生就是当头儿的料,抑或是企业家族刻意培养出来的人才,但他厉害的地方是他本身能力强,跟在他身边的人也被他激发出潜在能力,这样的一个团队工作成果必然不凡,难怪连总公司都难望其项背。

  和太子爷的密会前后不到三十分钟,一直到离开后,他才突然想起他像谁、好像在哪里见过面。私下问上司,“太子爷是不是在企划部门?”

  上司微微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那张冷漠的脸和在公司几次匆匆一瞥的友善笑脸重迭了。

  老天,那么太子爷不就是——

  怪不得、怪不得!

  刘莲一听到他提起太子爷,她不禁问道:“言下之意是你已经见过他喽?”

  “嗯,见过。”

  “以前呢,我会对他的长相有兴趣,可现在我更有兴趣的是一这位未来的大龙头怎么可以听你的片面之词就重用我呢?还有你,我以为我们的交情还不错,结果你居然在暗地里捅我一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