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这种天气最舒服了,刘莲为自己和白玹烨各冲了杯咖啡后回到办公室。

  “一早又去哪儿了?”刘莲在白玹烨的位子上放下咖啡,发现一起进公司的男友又不知去向。

  “刘莲,你和白玹烨很暖昧喔。”周美怡又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身后。

  “哪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红了脸。

  “是吗?”怀疑的斜视着她。

  看周美怡像只猎犬般在她身上嗅了嗅,刘莲笑着推开她,“你干什么啦,像小狗一样!”做贼心虚的低下头,拉长毛衣袖子去遮右手上的尾戒。

  原来那天他“变”的魔术还包含一只她的尾戒。一样是银制,上头却有一整环特别的蓝,不知道材质是什么,会是类似蓝色石头的东西吗?好透、好美。

  那一天一直到天将亮,暖昧的喘息声才渐歇,两个小时后白玹烨还能在冲个澡后精神抖擞的去上班,她却累得连根手指都动不了,最后只得请假。

  她一觉睡到近中午,起床盟洗后才发现小指上有环尾戒。

  戒指上刻有白玹烨的名字,没有姓氏,只有玹烨两字。

  一想起白玹烨,刘莲脸上满是甜蜜的笑,但对上周美怡狐狸般的眼神时,她更加尴尬了。

  “我呢,发现一件有趣的事。你早上洗过澡,对不对?”

  “那、那又怎样?”心跳加速,更加心虚。

  “你早上洗过澡,白玹烨居然也是,方才我经过他身边就嗅到一股有点熟悉的沐浴乳味道,可一时想不起来,一直到方才走到你身边,终于明白为什么会对那味道有印象了。”她压低声音,“你和他身上的沐浴乳味道是一样的!”

  刘莲的脸瞬间红了。就、就跟那家伙说嘛,要他周末才准到她家住,他就偏要耍赖,偏偏他早上又、又很容易,嗯……那个……

  两人睡在一张床上,手一勾就到他怀里,然后、然后,他总是能很轻易的“说服”她,通常她都是半推半就的,只为难了一阵就投降,而且,还、还满能享受的,咳!

  不是啦不是啦,那个,现在到底要怎么跟美怡说?她是她的好朋友,交男友的事不先跟她报备已经有点对不起她了,现在还要继续瞒她吗?没道义!

  “美怡,其实——”

  有同事刚好进办公室,“刘莲,林主任找你,要你现在就过去。”

  刘莲和周美怡交换了个眼神,她立即起身。

  “我知道了。”

  几分钟后,刘莲出现在林重和的办公室,她轻敲了其实己打开的门,“主任。”

  林重和从文件中抬起头来,“啊,丫头,你来啦。过来过来,人事部门今天来了文件,是关于你的调动,对你而言算是高升吧?。”他的话说得犹豫。说是高升,可因为莫名就平步青云,不知这对这个懒散的丫头而言到底是福是祸?

  “高升?我吗?”她一头雾水。她是做了什么有利于利达的大事吗?高升?别闹了,她这种不时打混摸鱼的人不降级都不错了,还高升呢!

  “是啊,人事部门来公文,将你调任为蓝总秘书。”

  ”我?蓝总秘书?!”刘莲瞪大了眼。

  “你在开玩笑吗?”她只是企划部门一个小、小的企划助理,怎一下子就空降核心部门?这玩笑未免太假了吧!

  “我会为了一个玩笑在上班时间找你过来吗?”

  “可是,那是不可能的事吧,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

  “是啊,我也觉得奇怪。”

  “你方才说蓝总,姓蓝的?”

  “就是太子爷。”

  “……”头皮发麻,刘莲确认似的说:“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太子爷?”

  “是啊,以后待在他身边,无论你要看头还是看尾,都可以仔仔细细的看,这也算一项别人所没有的福利吧。”

  刘莲快哭了。跟在那种注定过劳死、为集团捐躯的工作狂身边可不好过,因为他都可以随时做好捐躯的准备,身为下属的她怎可能不身先士卒?但,可不可以不要啊?成为女强人为工作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一向不是她的职志啊。

  “舅舅,我可以不要去吗?”

  “如果上面的只是口头探寻,我还可以推拒,可人事命令都下来了,不可能不去。”

  “为什么是我?”

  “你若有天知道了原因,请也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这种升迁简直是另类的空降!

  呜,臭舅舅,他摆明了看好戏!“我知道了,一定是方学长害的,他之前还问过我,说有没有意愿去当秘书,可恶,都跟他说我完全没有意愿了,他还这么做,很过分欸!我一定要找他算帐!”

  “可他今天很忙,你大概是见不到他了。”

  对了,今天是公司创立六十年的纪念日,一些主管在今天早上的会议结束后,就前往大饭店参加中午的酒会了。

  刘莲恼意连连。

  “你啊,回去收拾一下,东西要往楼上搬了,你记得,明天一早就要到太子爷那里报到,而且那一位十分讲求效率,别明天才拖拖拉拉的整理,今天能把东西搬过去就先搬。”

  “我不要过去!”她真的很不愿意。

  “别一脸气呼呼的。放心,那一位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找到合用的秘书,他的惊人事迹中,不就有一则是说他一个月内就换了五个秘书?也许你明天报到,下午就又搬回来了,改变的速度比搭电梯快。”

  这也算另类的安慰吗?“舅舅——”

  “撒娇也没用,利达的头儿可不是我。”只是他也纳闷,太子爷接班意味浓厚,他的秘书算是核心中的核心,再怎么蒙着眼睛找人,也不该找上这个闲散丫头。

  “还有啊,有个传闻,说不定你也听说了,因为那位的关系,那栋楼可能近期就要拆了,你最好先找好新住所,免得临时被通知,届时连个心理准备也没有。”

  “拆?不可能吧?”

  “那是我在茶水间听来的消息,这几天你在上班时,一些拆除人员、火药计算师什么的己经去勘查了。”

  刘莲头皮麻了起来,心跳加速。

  “这是谁决定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