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是吗?原来对你而言,这“不过是个比赛”?所以你即使承诺过会出现,后来无法参与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喽?”她在乎这个比赛是因为白玹烨,在乎他没出现也是因为他给了承诺没兑现,却又无法给她合理的解释。

  “我即使没到,你一样拿了第一不是?”

  刘莲沉默,她定定的看着某一点,许久才淡淡开口,“我酒醒得差不多了,我想回家。”

  “被窝好不容易才暖了。”

  “再怎么暖也暖不进心里。”拉开被子,她赤着脚下床,拿回自己的东西,回对面的家。

  关上门后,她为夜深归巢的自己点燃几盏蜡烛,然后走到放魔术道具的柜子前坐下来。

  想着自己在设计魔术时,其实是想象着白玹烨和自己一起变魔术,原本是设计白玹烨演一个声脚的魔术师,想以魔术取悦女友。原本想变一只泰迪熊,魔术却不断的失灵,陆续变出手帕、牙刷、白鸽、空罐子,最后才在千钧一发之际变出泰迪熊。

  她设计的是两人的魔术,是两个人一同参与的内容,原以为即使白玹烨不能亲自参加,精神上也是同在的。

  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她自己一头热!

  刘莲将手帕覆在虎口上,拉出一朵朵的玫瑰,在泪眼中看着自己的表演。

  “快、快说我很厉害!呵……”明明在笑,眼泪怎么就掉下来了,明明就如白玹烨说的,不过是场比赛嘛!何必认真……

  寂静中,有人打开了她家的门,她才意识到方才因为手上的东西太多,忘了上锁了。只见地板上映着一道高大身影,刘莲无须回头就知道是谁来了。

  白玹烨朝她走来,在她身边蹲下身子,见她掉泪他很不知所措。

  “我很抱歉,承诺的事情没有做到。”

  “我很清楚,你是那种不管事情大小都一定会全力以赴的个性,所以当初参加比赛时,我也一直抱持着这样的态度,努力把每个细节做到最好,因为这是我们一起参与的活动,可是一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这个比赛一直都是我一个人的事,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你早该说的,这样我就可以让自己在第一轮就被淘汰,也不用累得每天回家还要忙到深夜。”若只有她一个人参与,绝对不会持续比下去,她宁可把时间拿来休息睡觉。

  有时都凌晨一点多了,透过门缝发现刘莲房间还亮着,她肯定是在忙魔术的事。白玹烨的心有点疼,原以为她对这回的比赛这么热中,是因为她开始感兴趣了,现在才知道是因为他,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参加活动,因为他是个凡事认真的人,她也不能马虎,得跟上他的脚步,她觉得即使他没参加比赛,她也该连他的那一份一起努力。

  这个刘莲啊,明明是那种得过且过的性子,却可以因为他做这样的努力。

  “刘莲,我这个人没有你想象中的单纯,但也没那么复杂,起码在感情上,我是那个你认识的“白玹烨”。至于复杂的部分,我现在还不方便说,再过不了多久,我会一五一十的全告诉你,半点不隐瞒,所以现在,请你什么都别问。”

  “你到底……”他果然有很多事是她不知道的。

  “算了,现在问你,你也不肯说。”

  白玹烨感激地看了她一眼,而后看着艺术造型的烛台上晃着火光。

  “居然在烛光掩映下变魔术,我都不知道你是那么浪漫的人呢。”

  刘莲瞪了他一眼,“哼!”

  “你一定不知道其实我也会变魔术。”

  “你会?”这倒是有点讶异了。

  “你会变什么魔术?”

  “你先闭上眼睛。”

  “这违反魔术规则,没人在变魔术时要求观众闭眼的啦!”虽然这么说,她还是乖乖的闭上了眼。

  “把手伸出来。”

  刘莲边嘀嘀咕咕边伸出手,忽地掌心一凉,像是有什么金属物落在她的掌心,她睁开眼一看一是一枚厚实的银戒指。

  刘莲眨了眨眼。

  “这是?”这是男戒吧,才会这么大一个,可即使有型,对她来说也太“豪迈”了点。

  “你不是说我需要挡桃花的戒指吗?”

  “你不是说,把我带在身边就是最灵的尾戒吗?”

  白玹烨也不多加解释,他说:“看看戒指内环上有什么?”

  刘莲凑近烛光一看,上头有个小图案,像是一个圆圆的东西上长着刺。

  “这是一只刺猬吗?”

  白玹烨脸上闪过一抹尴尬。

  “我绘图能力有那么差吗?那不是刺猬,是一颗榴莲。”把刺猬带在身上防桃花?这是最新怪招吗?

  刘莲怔了一秒,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不客气的笑了出来,“榴莲?噗,哈哈哈!”

  尴尬到耳垂泛红,他说:“戒指上刻的是你的名字,那字体是我请刻的师傅选的,是小豪。”其实他大字不识几个,根本也不太懂,只是看那字体顺眼。

  榴莲,是取“刘莲”的斜音吧?把她带在身上是这个意思吗?刘莲笑了,心里有着满满的感动,便拿起戒指会在他小指上。

  “不许随便拿下来。”

  “知道了。”

  刘莲想到那颗像刺猬的榴莲还是忍不住要笑,嘴角抽着抽着就又笑了出声。

  “帮你把那棵榴莲刻到戒指上的人一定觉得很好笑吧。”

  “没啊,他以为那是个狼牙棒,他还很正经的问我,为什么戒指内缘要刻狼牙棒?结果笑出来的人是我。”

  刘莲的笑声从听到“狼牙棒”后就越来越夸张了。

  看她开怀的笑,白玹烨心上的大石总算落了地。原来她的笑对他是很重要的!

  笑声渐歇,这才注意到白白玹烨一直注视着她。

  “你干么这样看我?”笑得太没形象了,是吗?

  白玹烨拉过她,将她揽进怀里,刘莲则伸手环住他,两人一同静静的感受彼此温暖的体温、为彼此乱了的心跳。

  分不清楚是谁先吻上谁,也许是默契、心有灵犀,口鼻间净是彼此的味道、气息,辗转反复的热吻撩成火,没有多余的言语,只有越显急促的低吟喘息……

  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