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以、以前一个人的时候,只要自己开心就好,可、可是,一旦恋爱了,自己的情绪、喜好好像都不重要了,一颗心会跟着对方转,对、对方开心自己就开心,可、可是对方有心事时,自己也会跟着心烦。所、所以,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我宁可不要喜欢上别人。”

  “我以为喜欢上一个人是分享不一样的生活、喜怒哀乐。”

  “太、太天真了,你就是罗曼史小说看太多,才会这样。书本中的男主角一定都很多金、深情,绝对不会劈腿,可、可是,现实生活中,这种人很很少了。”

  “会吗?”白玹烨坐了起来,将她扳向自己,靠在自己腿上。

  “有、有件事一直没告诉你,我啊,其实和白玹烨在交往呢。若、若你问我喜欢他哪里,我就觉得他很认真、诚恳,很诚实!我觉得那个人能不能让我信任,这很重要!因为我、我其实是一个连自己都怀疑的人……”她笑了,眼眶却泛红,“我、我不像别人想的那么有自信,那只是虚张声势,怕别人看穿我,可、可白玹烨是那种不需要外在陪衬的,那、那样的自信和实在真的让我觉得很可靠。”叹了口气,她继续说:“可、可是,我的判断能力好像从来没好过,这、这一次我又被骗了。”

  白玹烨听到“骗”这个字,尤其是从刘莲口中说出的,他的心不禁吊得高高的,暗忖:她是否知道了什么?

  “今、今天我看到红色的法拉利了,你之前告诉我的事,我还存疑,告诉自己别太激动,是不是你看错了,或是有什么误会,可亲眼目睹后我相信了!”

  “香车、千金美人,真的是比我这个住鬼屋的小粉领有身价多了,是不?那、那个女的还娇滴滴的唤他“玹烨”那家伙答应要来看决赛的,结、结果,他却是去陪大美人了,到底我是第三者,还是别人介入了我和他呢?”刘莲越讲越难过。

  “从、从来没想过,这种只有八点挡才会出现的狗血剧情会发生在我身上。”

  “我想要的其实很简单、很单纯!我、我只是想要一份很专心、单一的感情,这很难吗?我一直以为白玹烨可以给我这样的安定,但、但全都是骗人的!一切都是骗人的!”

  白玹烨知道现在解释什么她也听不进去,只得沉默以对,不过,因为她酒后吐真言,他倒是知道了不少事,起码知道她心情不好的原因了。

  刘莲说着说着,突然坐了起来。白玹烨不明就里的问:“你怎么了?”

  她捂着嘴,跌跌撞撞的往浴室跑,不久,里头传来一阵阵剧烈的呕吐声。白玹烨在衣橱里翻出睡衣和新毛巾要给刘莲使用,还没进浴室就听到一阵“沙沙”水声,本以为她想洗热水,可浴室并未透出热气,他忙冲了进去。

  刘莲坐在浴缸里,莲蓬头的冷水直往她身上冲,白玹烨忙把水关掉,“你疯了!十二、三度的天气下你冲冷水!”

  “头昏、昏沉沉的,不清醒。”用力的甩着头,水珠四洒。

  “喝成这样当然不清醒!”将刘莲拉出浴缸,递上干毛巾,见她目光呆滞的看着毛巾,他叹了口气后,直接动手替她换掉身上所有的湿衣服,然后快速的让她穿上他的睡衣。

  用吹风机大略吹干她的发后,见她唇色仍是发紫,赶快将她安置到被窝里。见她仍冷得发抖,他也钻进被窝替她取暖,用他的手包覆住她冷冰冰的手。

  “还冷吗?”

  慢慢的,已经不再冷得胸腔发疼,呼吸也平顺下来,刘莲静静的看着白玹烨,看着看着,眼眶又红了。

  看来她的神智恢复不少,白玹烨说:“你不是第三者,我们之间也没有第三者,而且我是个怕麻烦的人,不会自找麻烦。”

  “开名车的美人呢,怎么会是麻烦?”语气仍酸得像含着柠檬片在说话。

  “我们两家算有点交情,可我之前和罗小姐几乎没什么交集,是近来才搭过她几回便车。”他坦然的看着她,“我己经有交往的女友,我也忠于这样的一份感情,这样还不够吗?!”罗字臻的事他无意多提。

  他在承诺他对感情的忠诚,可其实,他能做的也只有这样,不是吗?就好像她能一心一意的只喜欢白玹烨,却不能阻止别人喜欢她,不是吗?理智知道他是爱她的,可一想到自己的男友坐上别个女人的车,她心里还是不舒服。

  “当然不够!有捷运、公车可以搭,为什么非得搭罗小姐的车?”

  “我知道了,以后会拒搭。”白玹烨在她额上一吻。

  “气消了没?”

  她哪有那么快消气!

  “不搭法拉利跑车,却可以和跑车的主人去约会?答应要来看决赛的,为什么没有出现,还在深夜被别的女人送回来?”

  “我们没有约会,她只是送我回来。”

  “你还是没有解释为什么没去看决赛。”她知道有情敌出现,而又无法掌控男友的行踪,再加上男友又无法对一些事交代清楚,焦虑和疑惑就更深了。

  那个比赛虽然只是小比赛,可对刘莲而言,它却是很有意义的,因为那是她和白玹烨第一次一起参与一个活动,就情感进展上,他们历经冷战吵架接着白玹烨告白,一直到成为一对,这段时间他们由朋友变成恋人。

  虽然后来白玹烨缺席,可刘莲还是带着是两个人一起参加的心情继续比赛,毕竟当初名字列在一起,当然得有始有终,这也就是为什么刘莲在每一次比赛前,总会先“彩排”一次给白玹烨看。

  刘莲的质问语气让白玹烨有些烦躁!他最近因为公事上的问题己经忙到焦头烂额,加上这栋楼即将要拆掉,他得花时间和一群住附近,老是说拆了这栋楼会有鬼怪缠身、走霉运的老人沟通,还有虽然人数不多,但仍住在这栋楼的住户的事也要处理……很多烦事都挤在一块,偏偏他可以倾吐苦水的女人却拿小事来质问他,可他什么都无法说,还得烦恼着身份曝光后她的反应会太大或出乎意料!他从来没有觉得这么孤单过!

  从前的他享受着寂寞的感觉,直到认识刘莲后,他喜欢上和别人分享他的喜怒,如今这种状况,他有苦说不出,一切好像又回到从前,可他已经无去再忍受寂寞!

  白玹烨皱起了眉,语气渐渐变得不耐烦起来。

  “不过是个比赛,有没有去很重要吗?”下班后,他还得赶去开两个会议,忙都忙翻了。

  刘莲看着他,眼底起了薄雾。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