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白玹烨一接近就暗到呛鼻的酒味。

  “怎么喝那么多酒?”

  “烨,这是你的朋友吗?”

  娇滴滴的温柔嗓音和自己的完全不一样,而且、而且她唤白玹烨,玹烨欸?哪像她,每次都连名带姓的叫他。

  刘莲不自觉抬起头来。她看见一个女人,感觉上是很漂亮的女人,没办法,晚上照明不好,对方又站在逆光的位置。

  眯着眼看向不远处还亮着灯的车子——

  红色的!

  周美怡的话盘旋在脑海,她突然生出一股猛劲,用力的推开白玹烨。

  “走、走开,我自己会、会走。”扶着一旁的路灯慢慢站了起来,步覆不稳的走向大楼。

  “玹烨,你真的住在这栋大楼里吗?我听爸爸说,这里、这里……嗯,不太安全。”罗宇臻看着明明就是好地段,可光是看一眼就叫人背脊泛凉的老旧大楼,语带不安。

  “你送到这里就好,还是,你想上去喝杯茶?”

  “不、不用了!下次我们约在外头就好。”鬼屋欸,她才不要到那种地方。以他堂堂利达未来的接班人的身份,就算是为了处理这栋楼,也没必要亲自住到里头吧。

  爸爸说这栋楼阴得不得了,之前也请过法师什么的来处理,可不是完全没效果,就是法师来看一看之后就打退堂鼓。

  见白玹烨转身要离去,罗宇臻问:“那个——”

  “怎么了?”

  “方才喝醉的那位小姐是你喜欢的那个人吗?”

  怎么会突然这样问?白玹烨的神色转为谨慎。

  “对。”

  “她也住在这里??”

  不懂她问这些意欲为何,他只说:“时候不早了,你开车小心点。”很明白的拒绝回答,且下了逐客令,然后他率先转身,心里只惦记着刘莲,不明白那小妮子没事怎么会喝成这样?

  方才他被罗董事和罗宇臻拖住脱不了身,可他有打电话问同事比赛的结果,既然刘莲得了第一名,应该很高兴才对,是因为太开心才喝成这样吗?那她为什么看到他会这么生气?

  “玹烨,交往的事你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在他身后的罗宇臻突然出声。

  “我有女朋友了。”转身,他淡淡回答。

  “她对你的事业一点帮助也没有。我有自信,凭爸爸在利达的股份和人脉,你要当上下一任总栽可说是易如反掌。”

  “当上利达总栽的确是我人生中一个阶段性的目标,但不是全部。如同你说的,结合你罗家的力量,我要登上那个位置很容易,不过人生过得太容易的话那多无趣?”他微微一笑,“更何况,人生那么长,只为了一个阶段性目标就把婚姻赔进去,怎么讲都不划算。”

  把婚姻赔进去?娶她是这样糟糕的事吗?白玹烨的直白让罗字臻无法接受、备觉受辱!她可是罗承永的独生女,是被捧在手心的千金小姐,从小到大要什么有什么,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侮辱了!

  “当上了利达总栽,你的人生会变得更加不同,要什么有什么。”

  “是这样啊。”

  “那你为什么……”

  “从山下到山上有四百公尺,我可以选择搭便车、自己骑脚踏车,甚至步行……有太多的方式可以抵达,我不见得要选搭便车吧?”

  “玹烨,我、我不会放弃的!”见白玹烨不打算再多说什么的又转了身,罗宇臻急忙喊道。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放不放弃的问题,你连努力的目标都没有,哪来的放弃?”

  “我的目标是你。”

  白玹烨转身,一脸不屑的说:“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像个小孩一样?你认识我多久?顶多不超过两个月,才两个月就可以把我当成目标?就我看来你像是抢输玩具的孩子,太任性。”

  白玹烨不再回应她,直直往大楼走去。

  罗宇臻不甘心的直盯着他的背影看。她不会放弃的,更何况爸爸和蓝伯父都站在她这一边,她相信最后自己一定可以得到他!

  狭长的长廊上只有两盏照明的小灯,这让老旧的大楼更显森冷恐怖。

  电梯“咚”一声的打开,白玹烨扶着步覆不稳的刘莲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我、我才没有醉!喝啊,再去喝!”脚一软,眼见又要坐到地板上去了,白玹烨手往她腰上一托,把她提了起来。

  “小心一点,怎么喝得这么醉?”方才和罗宇臻不欢而散之后,他原以为刘莲早上了楼回自己家了,没想到她居然瘫坐在电梯里,还睡着了。他本想把她抱上搂,谁知道才移动她,她就醒了,又开始一连串的醉言醉语。

  “美、美怡,我们再、再去喝!十万块钦,比赛的奖金,我们、我们拿去喝、喝光光!”

  都醉到认不得人了,还喝?“若真的把十万块全拿来买酒喝,就准备酒精中毒送医院了。”

  刘莲忽然拉住白玹烨,双手攀在他臂上,“我想、想起来了!你一直想去男、男公关店,十万块可以拿、拿去看猛男秀,学、学欧巴桑把钱塞送猛男内、内裤里。走、走,我们现在就去!”

  周美怡有这种恐怖的嗜好吗?是不是该让刘莲远离这种朋友?白玹烨眼眯了眯,胸口点燃了醋火,咬着牙。

  “十万块还没到手呢!”

  “你真笨!先、先欠着,现在不是流行先享受后、后付款。走!”

  这人喝得醉嫩蘸的,是还要走去哪里!他索性把她整个人扛上肩,先带回去再说。

  回到屋里,先倒了杯温水让她喝下,又给她服下一些解酒的维他命。

  把刘莲安置在床上后,她总算安静了下来,侧身背对着白玹烨。安静了近二十分钟,他一度以为刘莲睡着了,可不久,她又开始说话——

  “美、美怡……其实我觉得不恋爱会比较快乐。”

  “为什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