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刘莲眼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

  “我倒是很期待,想知道太子爷会怎么处理这件事,到底是卖掉呢,还是拆掉重建,另作他途。”

  “那栋楼应该很快就会拆了。”他突然接口。

  刘莲看了他一眼。

  “那也得要看当事者有没有本事拆喽。”打从方书研走后,她虽然自封了天生的灵力,看不到、听不到大楼里的万年住户的模样声音,却也感觉得出那些“人”只是有些调皮、想捍卫目己的地盘,并不是什么恶灵。

  那些灵大概还有什么执念,才会留恋人间,不肯离去吧?这样的灵平常除了偶尔整整人自娱娱“人”外,基本上没什么恶意,也不具杀伤力,但一旦想将他们强制驱离,在他们的执念未获疏解前,那反弹之大可能会弄得玉石俱焚!

  这些事刘莟一定有办法,偏偏大姊气她不听劝的自封灵力,她开不了口找她帮忙。

  偏偏她学艺不精,只知道灵力能自封,可该如何重敢她还真的不知道。

  白玹烨困感的看着她。

  “拆一栋楼需要有什么本事?你觉得那栋楼里头真的有什么奇怪的吗?”

  不答反问:“你真的觉得没什么?”

  “我一向讲求眼见为凭,什么都没看到的话,我没办法相信。”

  眼见为凭啊?那可真有点困难。她是觉得奇怪,明明白玹烨住到大楼里也有好一段时间了,他却仍能睡得安稳、吃得下,好像什么也没遇见过似的?

  她可不认为那些万年住户真要赶走一个人,会只是让电灯闪一闪、电梯晃一晃了事,瞧瞧她那些仰慕者的情况就知道了。

  她私下臆测,白玹烨若不是八字极重,就是对万年住户们有着重大的意义,当然,那些住户也有可能因为她的关系,爱屋及鸟的对他也好一点吧?咳,这个纯属往自己脸上贴金。

  白玹烨看了下表。

  “时间不早了,回去上班吧。”

  “好。”

  三轮淘汰赛在昨天晚间结束了,随着淘汰者越来越少,节目内容越来越去芜存青,留下来观看的职员也就越来越多。

  刘莲的魔术表演很受评审青睐,三次都得到最高分,由她独得奖金十万,且得以在公司创办六十周年酒会上表演。

  刘莲开心的在人群中寻找白玹烨的身影,第一次、第二次的比赛他没来,他说第三次决赛会来的,可是——

  在人群中找了半天,没有。他还是没有来吗?

  下了台,周美怡开心的冲过来拥抱她。

  “嘿,同事了这么久,我完全不知道你竟然这么会变魔术。方才你从空了的魔术帽里不断的变出东西,究竟是怎么办到的?”刘莲演一个会忘东忘西的魔术师,表演前发现自己鞋子少了一只,她怀疑鞋子藏到帽子里了,于是不断的从帽子拿出东西。

  先是一条手帕、牙刷、白鸽、空罐子,最后连泰迪熊都出现了,观众看得目不转睛、笑声不断,表演结束后热烈的掌声久久不歇。

  老天,她真是太神了!光是拿出那只比帽子大了两倍的熊就够让人震撼的,她成了她的粉丝。

  第一次淘汰赛时她是纯粹来着她被淘汰的,没想到这位小姐还真有两把刷子,一路过关斩将,最后还赢得大奖,身为同事兼好朋友的她真是与有荣蔫啊。

  刘莲急着找人,没心情解释。

  “那个,我们办公室的人只有你来啊?”

  “除了白玹烨,其他人都有来加油,连主任都到刚才才走。”

  “他今天没留下来加班??”哼!她要上台前都先“彩排”给他看,是看了第一手就不来给她加油吗?明明还亲口承诺会来的!

  “没有,人家有法拉利接送,还加什么班啊。”周美怡不知道好友正和白玹烨交往,小小声的向她传递人卦。

  “我去后面小巷的那家阿婆鸡排买晚餐时,亲眼看他坐上一个美人的香车,两人互动很亲密喔。实在看不出来,那小子明明土土的,居然这么厉害,根本是“猪咕吃三碗公”!”

  “你看错了吧?”

  “着错?呐,这个不会有错吧?”她递上她在法拉利离开后捡到的员工证。

  “铁证如山。其实,我不只一次看到那部红色的法拉利待在那个小巷了,除了那种小陋巷竟会出现一部近千万的名车很奇怪,让我开始留意外,那车牌号码很特别,令人难忘。如果这样推测下来,白玹烨搭上那富家女可能有一段时间了。”

  刘莲的心情况了下来,不禁想,白玹烨没来看比赛,是因为在和另一个女人约会?是这样吗?

  周美怡说的那名女子是谁?

  刘莲不想有点风吹草动就沉不住气,可是,她心中一直埋藏着疑问,她了解白玹烨多少?能够相信他多少?

  周美怡没察觉她心情低落,话锋一转,她开心的说:“喂,比赛的奖金好大一笔呢,请客请客!”

  “好啊,我请客,咱们去喝个痛快,明天正好周末不用上班,不醉不归!”

  “好欸!”

  于是两个女人从九点进酒吧,后来又续了摊继续喝,一直到近一点才摇摇晃晃的坐上计程车要回家。周美怡酒量好,只是头昏想睡,刘莲却有着相当的醉意,只是意识还算清醒罢了。

  两人的住所在同一方向,却离得相当远,周美怡先让住比较近的刘莲下车。

  “喂,你可以自己上楼吧?”

  刘莲摇摇晃晃。

  “我没有醉,我们、我们再喝!”

  已经醉到答非所问了吗?“喂,你还好吧?”

  刘莲看着她。

  “很、很好。你快回去,拜拜!”

  周美怡喃喃的说:“应该还好吧。”

  看计程车离开后,刘莲慢慢走向大楼的方向,却感觉有道强烈的光照向自己,她眯着眼慢慢的转过身,一个重心不稳,就一屁股坐到地上去。

  正挣扎要起身时,有人甩上车门,快步向她走了过来。

  “刘莲,你怎么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