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刘莲瞪了白玹烨一眼,没好气地说:“那时很紧张啊,可是听我说被色鬼纠缠后,是恐惧比较多吧?”

  色鬼?他吗?白玹烨笑了笑,走向一旁的艺术椅,随意的靠坐着,闭上眼享受舒服的阳光。

  刘莲的视线透过花影扶疏落在他身上,是因为看过他拍广告时变身的模样吗?

  之前老觉得他土得很,属于让人安心型,可现在,那头鸟窝发依旧很鸟窝,那身没什么品味的衣着依旧没品味,可她却可以看出他本质是很王子的!

  所谓情人眼中出西施大概就是如此吧,不过到底是因为喜欢的感觉美化了他,还是,他本来就是西施?

  “你这样直直看着我,又是皱眉、又是充满疑惑的是怎么了,我这张脸有什么问题吗?”

  咦?他什么时候睁开眼了?被发现了她也没闪躲,大方的走过去。

  “我在想,看过你变身后的样子,那王子般的形象很有在演艺圈放手一搏的本钱啊!”

  随即她又摇了摇头,“本来想说公司周年庆的表演淘汰赛你就穿成那样去卖男色好了,成绩铁定不俗,运气好还能进入十强!可后来想想,你还是这个样子就好,免得你一战成名,让一群女人注意到你,很烦的!”说到后来,她的语气因为自己的小心眼而有些变调了。

  白玹烨失笑,原来被当成专属物,不许别人窥觑的感觉还不坏!他伸手拉住她的,一个使力让她投怀送抱,再低下头凝视着怀中美丽的娇颜。

  “看什么?”

  “我在看,原来人的眼睛真的会受心的影响。刚开始,你在我眼里就只是个长相出众的女人,会多看几眼,但不会放在心上,等到慢慢生出情愫,你的美丽开始有了杀伤力,野蛮的在我的心上刻下你的样子、性情,即使眼睛看不到你,你还是在我心里。”每个男人的一生中都可能会遇上一个自己愿意花上一辈子去宠溺的女人,他原以为就他的性子而昔日,这辈子要花点时间去谈感情都有点困难,可他却遇到了她。

  “白玹烨先生,你的情话很罗曼史喔,打赏!”顽皮的在他唇上碰了一下。

  白玹烨失笑。

  “你方才的小小吃味也有赏,伸出手来。”他将一个饮料拉环往她秀气的小指上一会。

  刘莲怔了一下,翻看拉环连接的小铝片,上头还有小字。

  “再来一罐?噗,哈哈哈。”

  “有什么不好吗?”

  “好,当然好。只是为什么是戴在小指?”

  “戒指戴在小指上是防小人,你不是怕我有一堆桃花?这给你挡桃花。”

  “白玹烨先生,那也该是戴在你的小指上吧?”该挡桃花的是他,为什么是戴在她手上?

  “把你时时刻刻带在我身边,就是最灵的“尾戒”吧。”

  “还有这样的。”心里甜滋滋,可她还是寻求他的保证。

  “你真的没有什么桃花?”

  白玹烨看着她,避重就轻的说:“喜欢的一个就够了!”

  无法针对她的问题给答案,因为最近就有个女人很不死心。

  以往他总觉得他有些朋友之所以会有男女关系复杂的情况,问题一定是出在自己也不自爱,可现在发觉并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有些女人的锲而不舍也可能是问题来源!

  上个星期他被骗去医院探亲老爸之后,他先到医院盟洗室变装,出来时却被罗宇臻撞个正着。她既没有说什么威胁的话,也不表现出讶异,只开口说:“你和蓝伯父在病房里说的话我全听见了。”

  白玹烨眯着眼看她。她在暗示什么?她知道他拒绝了她、知道他有喜欢的人、知道他有双重身份,还知道截至目前为止,他不想让女友,知道他的身分,所以……

  他原以为她要威胁他什么,却只见她缓缓开口,“我送你回公司吧。放心,我会把车停在小巷内再放你下车,不招摇、不显眼。”

  她什么也没提,态度一派温婉,他也不好发作,只得淡淡的说:“有劳了。”

  罗宇臻在玩什么把戏他并不知道,可他知道她并不如同外表般温柔、没有教伤力。一个会偷听别人说话的女人,心眼不会小。

  她的要求少,而他暂时也需要她保密,一切只能静观其变。

  桃花……这也算是桃花吧?

  这话题有点危险呢。

  “对了,你想好要表演什么了吗?”

  “本来是我们,现在只剩我,你开心了?”白玹烨拒绝参加表演赛,难得着他那么坚持,算了,一个人就一个人。

  “我打算表演魔术。”

  “魔术?”

  刘莲张开右手。

  “没有、没有?”右手握成拳,左手包覆着右手虎口的位置摩挲摩挲,左手移开的瞬间,一朵玫瑰盛放在虎口中间,抽出玫瑰,送给他。

  蓝玹烨怔了怔,被逗笑了,“怎么变的?”

  “快说我很厉害!”大学的时候曾参加社团,她本来就有一些底子。

  蓝玹烨伸出一指在她额上弹了一下,“真的厉害的是能把整栋楼变不见!”

  刘莲大笑,“我要是这么厉害,在公司的职位就能一飞冲天了!”她眨了眨眼开玩笑的说:“虽然你是新来的,可既然你都搬进来住了,应该听说过,我们住的那栋楼其实是利达集团的吧。”

  “嗯,我知道。”

  “那你应该也知道,或者多少听说过,那栋楼在那样的地段却呈半废墟的陈在那里的原因吧?”看他的表情,显然多少有耳闻。

  她很好奇,他是住进去才知道有问题呢,还是之后听说的?不过,反正白玹烨也没什么积蓄搬到更好的环境,只要没住出问题就好了。

  “所以说啰,若能把那栋烫手山芋变不见,在利达我能不红吗?”

  “说的也是。”

  “和这有关一个小小的人卦,听说太子爷回来了,决策五人组丢给他的任务就是把那栋楼处理掉,由此可见那栋楼有多么令人头大。”白玹烨没搭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