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白玹烨往外走,出病房就看到罗宇臻站在距离门口不远的通廊上,两人打了照面,她不自在的低下头,而白玹烨只淡淡的点了下头,从她身边走过。

  “那个,我开车,要不要我送你一程??”罗宇臻突然开口。

  “不用,谢谢。”白玹烨稳健迈开步伐,心中暗忖,这女人到底在外头站了多久?

  要老爸介绍两人见面的事真的是罗董事开的口吗?若真是如此,那可有点麻烦,要是他摆明拒绝,不知那只狐狸后续会有什么动作?真是一则棘手的问题。

  午餐时间,利达员工多数会在位于地下一楼的员工餐厅排队打菜,有些人会订便当叫外卖,有人则直接在外面的餐馆打发,当然也有人自己带便当,而今天的此刻,刘莲正身处一个像仙境的地方。

  冬天难得暖阳当空,不算烈的阳光暖呼呼,晒得人懒洋洋的昏昏欲睡。

  刘莲眯着眼看天空,真舒服啊!

  她进公司一年多,都还不知道公司顶楼有个这么隐密又舒服的地方。厚玻璃制的小小花房里头种了不少植物,此时正值不知名的紫花盛放的时节,花房美得像幻境。

  “我们进来这里面真的没关系吗?”这么美丽的地方,一定有专人负责照顾,才会连一些她知道不好养的花卉也长得很好。

  白玹烨说,他因缘际会认识了负责花房事务的人,被允许可以上来走走,不过不能待太久。

  “没关系,不过,别宣扬出去,包含林主任和周美怡他们。”

  “真可惜,美怡好喜欢花的说,不过那也是没办法的事。”白玹烨认识的大概不是主人,即使是主人,从这里平常是不对外开放的情况,就可知道主人并不打算与人分享,这事是不能勉强的。

  刘莲开心的游走在花房的每个角落,发觉每个地方都有惊喜。像她正在欣赏的这一角就摆了一些陶盆,里头种了各色的睡莲,每朵花都只有拇指大,好可爱!最角落那碗公大的秀气陶盆里养了三片莲叶,仔细一瞧,莲叶中心的小凸起居然挺出一根根的小叶。

  “这个是什么,好特别。”

  “这种品种的睡莲可以用叶片繁殖。听养莲的老伯说,这种莲叶飘浮在池中,等时机成熟,叶腐重生时,小莲苗会择一处喜欢的地方落地生根。”

  “真好玩!”

  “这一盆是我种的,养成了送你。”

  刘莲一怔,笑了。

  “我以为你满脑子只有工作呢,不过,要等到这株小莲叶腐重生,只怕要花上不少时间。”

  白玹烨无所谓的笑了,接着抓准时机,在刘莲侧着脸看他时吻上。刘莲心跳瞬间加速,一张脸红个通透。

  她喜欢他的吻,无论轻吻、浓烈的吻,她都感觉得到彼此呼应的情感。可奇怪的是,自那次在饭店相遇之后,她心中一直有一种莫名的焦虑、奇怪的不安挥之不去。

  可能是她把现实中的白玹烨和广告中的他弄混了,也有可能她发觉自己对他的心意,总觉得,她了解他了解的太少,甚至怀疑她从来没真正了解过这个男人!喜欢上这样一个从来没彻底了解过的男人,实在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你怎么了?”

  刘莲摇了摇头,转身抱紧他。

  “我可以相信你吧?”

  压低眼敛,密长的眼睫掩去心思。

  “关于什么?”

  “你的一切。”

  白玹烨看着她,“你要我的承诺吗?我可以告诉你,我喜欢你、十分的喜欢,目前为止就是这样了。”他避重就轻的说。

  既然情感是真,其他的,他也没必要骗她什么吧?刘莲稍微安了心。

  有些部分太沉重,他有自己的考量,很多事他也有不得己的苦衷!“那你呢?还会背着我和“朋友”约会?”

  刘莲瞪他。

  “不会!”有了男朋友的话她心里自然有计较。

  “就算要去也会征求你的同意,要不然就是带你一块去。”在经营感情上,她是那种秉持可以少一事就不想多一事的人。

  己经忘了是谁说过,异性之间没有单纯的友谊。没有男友时她可以不在意别人怎么想,可一旦有了交往的对象,为了保护恋情,很多事她就得在乎。

  白玹烨满意的笑了。

  “对了,我一直忘了问,你那天失踪了那么久,你那位朋友没有很紧张吗?”

  闻言,刘莲脸又红了!这个人哪壶不开提哪壶,还笑得那么贼?!她真的高度的怀疑,他根本就知道她和谁有约。她没好气的说:“你说呢?”

  他不提她也打算忘了,没想到如今他又提出来。

  说到这个,她可是丢脸丢到家了。那天她在匆匆忙忙赶回座位之前,应该先到化妆室走一趟的,因为她永远忘不了当她出现在方书宁面前时,他那一脸错愕的表情。

  “刘莲,你、你——”

  她?她怎么了吗?连忙拿出随身小镜照照,想知道为什么学长的表情这么尴尬,还迟疑的找不出适合的字眼形容,这一照——

  妈呀!口红被吻得晕开来,头发揉得乱七人糟、脖子上还有可疑的红痕,最最不可思议的是她那双迷迷蒙蒙的水意瞳眸。

  她没说什么,可也什么都说了!

  “刘莲,你——”

  头压得低低的,深呼吸、再呼吸!抬头,眼睛对上他的,“是的,没错,我遇见了,学长一定也没想过连这种人气汇聚的大饭店也有吧?”

  “有、有什么?”

  脸凑近、压低声音,“鬼。”

  方书宁背脊泛凉,他知道刘莲家学渊远,在遥远年代曾听弟弟说过一些公司里也有人在背地里替她取了个聂小倩的绰号。

  “…鬼?这里吗?”

  “对,而且是色鬼。方才被纠缠了许久,好不容易才将他收伏,所以,以后不会再有人被骚扰了。”

  “……”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