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刘莲太青涩,对上白玹烨根本不是对手,主导者中途换手,蜻蜓点水般的轻吻渐次加深至热吻,跟不上脚步的刘莲气喘嘘嘘,手抵在他的胸口像是求饶。

  刘莲纯真的动作惹得白玹烨更是心痒难耐,他轻托起刘莲的腰身让她坐在室内的会议桌上,强势而带了些惩罚的吻再度落下——

  反反复复、或深或浅、或深情或甜蜜……明明是第一次亲吻,也不知道打哪来的默契,两人像是前世恋人般,一个吻就能勾起所有的眷恋似的,一发不可收拾。

  一直到白玹烨惊觉快要擦枪走火时,才勉强要自己打住,最后在她唇上重重一吻才离开,笑声低哑。

  “不是和朋友有约?”

  被吻得眼迷蒙,神智浑噩的刘莲会意不过来,“……什么?”

  “不是和朋友有约会?失踪了这么久,他会担心吧?”见她魂不守舍的模样,他还挺得意的。

  刘莲一惊,忙跳下桌子想往外冲。

  “糟糕!”

  “等一下。”他又将她转了回来,将她被他扯落在地上的丝巾重新围在脖子上。

  “什么时候掉的?”

  白玹烨笑得得意,没解释,见她忙着离开,又将她拉回。

  “又怎么了?”

  “背后的拉链没拉。”顺手往上拉,再压下。

  这回刘莲没再问蠢话,倒是红着脸一发一语。怪、怪不得,方才吻得激情时她老觉得胸口像有根羽毛在搔着,害得她、害得她忍不住低低呻吟出声,原来是有只毛手在上头“翻云覆雨”。

  脸烫得快冒烟了,她好想挖地洞把自己埋起来!

  白玹烨看似单纯,可他真有这么单纯吗?在这方面他似乎很熟练,那她是否才是蠢的那一个?

  “行了,走吧。”

  拉开门前,刘莲还仔细的摸了摸身上的贴身衣物一幸好都还在。没办法,今天身上有太多东西不知不觉就“掉了”,她实在很怕啊!

  出了门她往另一方向走,白玹烨强忍着笑又拉住她。

  “你去哪里?走错方向了。晚些时候家里见。”

  刘莲红着脸,一对上白玹烨的笑脸,有一种窘态尽入他眼里的感觉。这个人怎么还能笑得像是方才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我暂时不想见你。”

  “为什么?”

  “我、我会不好意思!”转身快走,边走还边用双手抹脸。

  丢脸、真丢脸,她的脸快烧起来了!

  目送着刘莲离开,白玹烨脸上的笑意始终不退。

  明明是朵娇艳动人的牡丹,可她的真性情和偶尔出模的举止却大大的减弱世俗认为牡丹高傲的看法,这样的刘莲让他觉得可爱、真的很可爱!

  对一个女人的喜欢累积的这么快有点危险。

  越是甜蜜的情感在遭遇挫折时是越能迎刃而解,还是更显得脆弱?

  擅长掌控局势的他在此刻很有挫折感,到底他该怎么做才能把早预期到的感情危机处理到最好、伤害减到最小?

  在电梯门关上前,白玹烨快步进到电梯里头。这阵子“变身”的频率越来越高,实在又累又烦!

  像现在他又西装革履的前往医院看自家父亲,因为三个小时前,他才又和几位公司高层秘谈了一次。

  白玹烨和蓝玹烨的双重身份替换较之前的任何一次“变身”都要麻烦许多。

  以往的他只是想熟悉一些基层事务才隐藏身份,不必两种身份替换,这一回却是要以“太子爷”和企划部菜鸟身份交互出现实在不轻松。

  当初会进企划部门其实并没有特别用意,只是因为那里是他之前没待过的部门。

  之后,五人小组扔出烫手山芋,他才决定住到问题大楼一探究竟,会遇到同住一栋楼,还一样是同事的刘莲,是他始料未及的,这样一连串的巧合,只能说冥冥之中像是有条线牵引着。这就叫缘分吗?

  想起初初相遇,彼此以为是“好兄弟”的乌龙事件,从互看不顺眼到成为朋友,共同经历了一些事成为恋人,这栋别人看来阴森森的鬼屋,对他而言却有一份特殊的煮义。

  起码他认识了刘莲,一个任性、骄气却聪明又可爱的女人。

  想起她,好像心里有再不愉快的事都能放下,不自觉,他的嘴角轻扬了起来。

  听到电梯抵达楼层的“叮咚”声,白玹烨抬起头,正好对上前方一名捧着鲜花的妙龄女子。

  约莫二十六、七岁的美丽女子对着他颔首一笑,白玹烨也礼貌的颔首回应。

  电梯再度往上,待电梯门开了之后,白玹烨走出电梯,美丽的女子也跟在他后头,转向同一边通廊,停在同一间病房门口。他才发觉,原来这女子要探视的人是自家父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