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我说完几句话就走。”

  刘莲挡在门口,摆明不想请人入内。

  “我是个不太会表达情感的人……”

  “不会啊,你充分的表达出对我的不屑,数落起人来一点也不含糊。”

  “我很担心你。”

  “哼!”

  “玫瑰花的事,我并不打算道歉。”

  这个人还是打算来吵架的吗?好,很好!她的怒火只是降了,火种还火红着!

  还要吵吗?来啊来啊,谁怕谁。

  “你这人实在是——”

  “道歉的话就表示否认了之前的所做所为,当你开始在乎一个女生时,不可能心平气和的看别的男人对她献殷勤!”他的妒火来得很快,快到他还没察觉因何而烧,火就窜得漫天高。

  他知道刘莲对他而言是特别的,可是,现阶段他还有太多事等待解决,于公于私都不适合在这个时候放太多心思在公事之外的事上头,可就因为这样压抑的想法,他反而在一腔醋火狂烧后确定自己的心意。

  方书宁倒是个恋爱高手,连人在国外都可以藉花传情,再附上一张没写什么甜言蜜语,却足以让女人开心的传真。比较起来,他少了这样的手腕。

  刘莲对白玹烨说的前一句话还火大到想骂人,可下一句却让她久久说不出话来。

  白玹烨的意思是,他对方书宁送她花会这么不高兴、会冷嘲热讽又罗织罪名是因为——他在乎她?

  他在向她告白吗?

  白玹烨说完,见刘莲没反应,他尴尬地说:“我的话说完了,就、就这样。”

  可他才转身,刘莲就拉住他的袖子。

  “谢谢你准备的火炉。”

  “不客气。”

  “只是,你火炉后头放了一片瓦是要给谁踩啊?”刘莲方才看到那片瓦也怔了一下。

  “不是都要放吗?”他好像有这样的印象。

  “你是看过那些黑道大哥出狱,家人接他回家时跨过炉火、踩过瓦片进门的吗?”那大哥头上要不要顶个米筛或撑把黑伞啊?这个白玹烨还真的是…

  太荒谬了!刘莲差点忍俊不住。

  “炉后放置瓦片是迎娶新娘进门才有的,那瓦片是给新娘子踩的。”看他困窘,刘莲努力到嘴角抽播才忍住笑。

  “这样——”

  不过,也难为他居然能买到这些东西,说不感动是骗人的。

  “猪脚面线很大碗,我一个人吃不完,要不要一块吃?”

  “好。”

  白玹烨要往前走时,刘莲阻止他进门。

  “放你进门只是恢复邦交,不是接受……嗯——你知道的。”听到白玹烨的告白,其实她有点开心,不过更多的是讶异。

  刘莲忽然觉得,自己以往是不是低估了他?像他这么单纯的人居然可以把心事藏得这么深,让她这个被喜欢的当事人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底是她太迟纯,还是这个人城府太深?

  白玹烨知道自己告白的时机并不对,现在告白了,就算他如愿和刘莲交往,往后所有的事情都掀了开,只怕两人之间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不过,说出口的话他也没打算收回,他的人生少有这种失误。

  “你现在心里有喜欢的人吗?”再确定一次。

  “目前没有。”

  白玹烨正视着她。

  “我心里的位置己经放了人,也期待哪天她心里空下的位置能让我能入住,所以现阶段请别急着拒绝我。”

  闻言,刘莲眼神中有掩饰不住的讶异,然后她笑了。

  “白玹烨,以前的我是不是太不了解你了?”就她的感觉,白玹烨应该是那种点到为止的人,他告白,而她没回应就应该不了了之了,没想到,他的态度不卑不亢,却让人感觉出他的企图心。

  “不了解也不是坏事,表示你有理由来了解我。”

  刘莲扮了鬼脸,“哗,你这句话是看哪部偶像剧学的啊?真敢说。”

  这倒是个试探的机会。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其实我并不如你所想象的那么单纯,你会怎样?”他笑着问,像是在开玩笑。

  “你这个人唯一吸引我、让我想接近的理由就只有你的认真、单纯、诚实,如果哪天我发觉你其实是在骗人,我这里——”她指着心脏的位置。

  “大概会破了一个大洞,对你全然失望,再也不相信你了吧。”若像他那么诚恳的人都会骗人,她大概会很伤心、无法接受吧。

  “这么严重?”放在膝上的手不自觉紧缩,心跳加速。

  “交友贵在坦承。朋友之间是如此,想追我的人更该如此!”斜眼看他,“你,不会有什么事骗了我吧?”

  白玹烨一笑,桃花眼放电,淘气又纯真。

  “没有。”

  “最好是。”夹起面线,吃,托着下巴看着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