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我觉得,不要把自己想得太重要,日子会好过些,这个地球绝不会只绕着一个人转,像利达这种大企业,有才能的人何其多,我不必急着表现什么。”她比较在意的是如何轻松过日子。

  白玹烨那双墨色夜眸闪着晶晶亮亮的神采。

  “咖啡,要不要再来一杯?”

  “不了,去吃饭吧,我真的快饿死了!”回自己座位稍作整理,刘莲看着那三朵开得正美的玫瑰,心情大好,凑近脸嗅了嗅。

  “好香喔,这玫瑰好美!”

  “男友送的?”

  “不是,我朋友送的。你什么时候见过我有男友了?”刘莲甜笑。

  “那个朋友真有心,对不对?我并不认同美怡说的,他是在追求我,可有个这么贴心又浪漫的朋友,我很感动。”

  白玹烨那双桃花眸微眯时射出了锐利锋芒,好心情顿时扫个精光。

  “女生真的很奇怪,不是情人送的花也收得这么开心,你这种贪小便宜的个性要改改才好。”

  “贪小便宜?我吗?”刘莲有些错愕。

  “你以为一个男人会越洋送一个女孩子花,做这种会令一堆女孩子们感动的举动,就真的只是把你当普通朋友?那他为什么不送秘书、不送其他女同事、不送周美怡,而只送你?”这人平时精明得要死,怎遇这种事就傻了?

  “我和他交情不同!”

  “别把每个男人当冤大头,当男人开始送女人礼物时,心里多少有了计较。”

  这人怎么用词越来越刻薄了?!“我朋友又不是你,他才不会计较这些。”

  “你的朋友是君子,只有我是小人,是这样吗?”

  “你爱对号入座随便你,我可没这样说。”

  白玹烨心里有个声音在阻止他往下说,毕竟自己又不是刘莲的什么人,管这么多做什么?更何况,他又凭什么管她?他一向自制力极好,也不好管闲事,可这回脾气来得又快又大,挡都挡不住,反正就是不痛快、不说不快!“有一份研究说,当一个男人送一个女人的礼物堆起来比这个女人高时,足以让这女人把自己变成礼物回馈对方。”

  “那是哪个人的烂研究?如果对方第一次送礼就送一只比我高的长颈鹿,我也要把自己当礼物送他吗?莫名其妙!我告诉你,我这样一点也不贪小便宜收礼物我还着是谁送呢!反倒是你,才是小里小气,肚量怎这么狭小!将来谁当你女朋友谁倒媚!”这个好好先生有病,今天就是看她不顺眼就是了。

  “今天要是有个女生替你男友带便当,你有什么感觉?”

  “这不一样吧?”

  “哪里不一样?因为一个是花,一个是便当??”

  “谁在跟你说这个?我还没有交男友,为什么不能收异性的花?”

  白玹烨看了她一眼。

  “说的也是。”他太失控了,真的要好好冷静一下才行。

  “好不容易忙完了,我有些累了。”

  “啊?”

  “我想回去洗个澡,然后睡觉。”

  “先吃饭,然后洗澡,再睡觉。接着肚子暖烘烘才好睡。”

  “我要直接回去洗澡睡觉。”

  “先去吃饭。”

  “我不饿。”

  “你你你……”

  “我要回去睡、觉!”

  刘莲又饿又气,咬了咬牙。

  “你,算了,我们绝交!”

  “从没有过什么交情,哪来的“绝交”。”

  这个人,这个可恶的小白脸,可恶!

  加护病房里仪器“滴滴滴”的响,药剂顺着点滴管线无声无息的流入患者身体里。

  年老的患者原本威风凛凛神情在这些生病的日子里苍老了许多,不可一世的模样己不复见,高大威武的身形也因病痛消瘦不少,无暇染色的发回归花白,更显老态。

  躺在病床上的老者双颊凹陷,几乎没人看得出,他就是两个月前仍咤叱商场的利达总裁蓝德雄。

  宿疾并发了败血症,让他高烧不退,在生死边缘徘徊了许久,直到最近一个星期情况才稳定下来。

  有人轻手轻脚的推门而入,一样高大的身材,身着无尘衣、帽,脸上戴着口罩。

  这种凌晨时分会来探望他的只有一个人,蓝德雄心下明白,轻轻的开口,“回来之后,适应的还好吗?”他知道儿子回来后曾多次探望他,可他不是昏迷,就是口不能言,这算是儿子回来后,两人第一次说话。

  高大的男子挪了张椅子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很好。”

  “这回又隐身到哪个部门?”

  露在口罩外的眼带着笑意。

  “一个有趣的部门。”

  “之前你隐身别的部门,改了姓、改了名,就不知道你这回又怎么个玩法。”

  这个儿子真的很适合当间谍,明明是只有心计的狐狸,偏偏长得一张清秀柔和的脸,牛仔裤、衬衫、球鞋上身,说他是大学生完全没人会怀疑,打扮更年轻点,连高中生都说得过去,有谁能知他己三十三。

  “我这回用了妈咪的姓,名字倒是延用。”

  难怪把他“送进”公司的丘总含蓄的说,这回“收敛”多了,只延用他妈咪的姓一白。

  唔,是收敛多了。

  话题导入正题。

  “五人小组给了什么问题刁难你?”

  没多提,他说:“我能处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