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喂,那有什么好生气的,不过是个表演,就、就随便弄弄,也许我们第一轮就会被刷下来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上只是想随便找个人顶替,现在会被拉下水和我绑在一块,并不在你的预期中。”

  刘莲笑了笑,坦承,“所以说这叫害人害己。可是,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接受了。”脸还是臭臭的。

  “只是这样你就生气了?小里小气的。”

  “我只是个新人,光是工作内容就己经让我喘不过气,哪来时间去做其他事?”她以为他气的是这个?才不!不喜欢是真的,可他不会为这生气。

  看了眼供在她桌上水瓶里的红玫瑰,眼神不屑。不是情人送的,她也可以这么宝贝?

  “就跟你说娱兴节目只要随便做做就好,不必太认真,至于你的工作—”算了,跟他说随便做做,他大概要摆脸色给她看。

  “就尽力而为。”见他默然不语,脸色没再更黑,知道他火气稍降了起了她说:“你的肚子就真的一点也不饿??”

  “我今天的进度还没做完。”

  进度?凑过去看了一眼他排好的进度表,不可置信的又看了他一眼,她那大刺刺的动作差一些擦上他的唇,白玹烨闪得有点狼狈,闪不掉的却是心跳的加速。

  “凭你的速度,这个起码也要忙到凌晨三两点吧?”少根筋的女人根本没发现自己不经意的动作已挑动情愫。

  “差不多。”白玹烨一面说话,手一面在键盘上移动,心里有些闷,这贼得像狐狸一样的女人,有时神经真的很大条!把波动的心绪拉回工作上。

  “林主任还交给我一个东西,要我在明天前想出大纲,打成固定格式后交到他桌上,如果他觉得不错再正式提案,交企划书。”

  刘莲有些讶异于主管对他特别看待,就一个尚未通过三个月试用期的新进员工而言,阿舅却是用训练专业人员的方式在训练他,可见他极欣赏他。

  要他事情做一半就休息吃饭,他一定不肯,她只能想想自己有什么方法可以帮他。

  “关于林主任交给你的东西,你想好大纲没?”

  “我拟了草稿,还没打成格式。”

  “我帮你。”

  “你不是说你的英文很破?我的草稿全是用英文拟的。”里头有很多字汇是较艰深的官方用语。

  “再破也就像你的破中文而己。”

  “那就不必看了,就算你用视线把纸烧出两个洞,也不可能忽然福至心灵,突然看懂。”

  啰唆这么多做什么!刘莲手一伸,“拿来。”

  白玹烨将草稿交到她手上,就见她大略翻看了一下,拿了支鲨鱼夹将长发轻挽,在自己的电脑上开了一个新的挡案,双手飞快的在键盘上敲打。

  过了一阵,好像也没多久,就听办公室的印表机传来敢动列印的声音。

  “呐,你看着我翻译的怎样?有些用语我稍微润饰了一下,你用的那些太正式了。”

  白玹烨苦笑道:“你忘了,我看不懂中文。”

  “要不你看,自己的草稿,我修改的部分有用红笔圈起来,写上我修改的语汇。”他在看草稿时,刘莲硬凑过去接手他的工作。

  “喂,那是我的工作,你……”

  “我饿了,不想因为你不吃饿死!还有,别叫一个等了你三、四个小时准备一起吃火锅的人自己先去吃,否则,难保我在饿死之前不会先宰了你泄恨!”

  横了他一眼,正好对上他凝视的目光:“看什么,告诉你,我已经展现出很大的诚意在道歉了。”她一面说话,还能不耽误工作。

  她别扭的态度让白玹烨直想笑。她对他这个朋友是挺在乎的。

  看过刘莲润饰的草稿后,白玹烨不再相信她说英文很破的事,她其实有很不错的英文造诣,用的字汇合宜,遣词用字有相当的程度。

  起初他还专心在看手上的草稿,可耳边的键盘“哒哒”声轻快而悦耳,他抬起头来看电脑萤幕,这一看让他愣住了。

  “你……你为什么不看资料乱打?”难怪速度快成这样。

  “谁说?我背下来了,而且第三十页和三十一页的不同,只有在八、九月,而十一月的资料也只有些许不同。三十一页和三十六至四十二页也只有少数不同,只要记住不同之处,把相同处不断复制,这样速度就很快了。”她表情轻松,说话的口吻也带着平时在调侃人时的玩味,在别人看来伤脑筋的工作,她却能轻松完成。

  动作俐落、能力一流,千手观音再现!

  不一会白玹烨要忙到一、两点的工作,她不到一个小时就结束。按下列印键,刘莲一点也不淑女的伸了个懒腰。

  “啊,好久没这么认真了!”

  白玹烨为她倒了杯咖啡。

  “辛苦了。”他的语气维持得四平八稳,心中却是难忍喜悦,他很久没有这种兴奋感了,想必伯乐找到千里马时,也是这种心情吧?

  刘莲吸了口香浓的咖啡。哎,那么久没使过力,还是宝刀未老啊。

  “你的做事能力这么强,为什么始终……”他斟酌着字眼。

  “你未说完的话八成是—为什么没有上司赏识?要不就是,为什么不好好友挥一下??”刘莲顽皮的笑着眨眼,“白玹烨,咱们虽然认识不深,但是,你觉得我是当主管的料吗?”

  “不是。”她对工作太过随兴、漫不经心。

  刘莲不在意的一笑。

  “我可以老实的说,本人胸无大志,也不认为这种懒性子是当主管的料。既然不想当主管,我这么努力做什么?”

  “我倒是觉得,升不升官、当不当主管是其次,既然都领了一份薪水就该努力。”就他观察这近两个月的时间,她经常在混水摸鱼,上班不是在偷打纯、上网当农夫、牧场主人,就是上网购物。在利达能过得这么逍遥,也真是她的造化。

  “我哪儿不努力啦?”笑咪咪的质问。

  “在上班时间内,你摸鱼摸得过火了。”

  “我每次都有把上司交付的工作完成,进公司这一年来不曾有过失误,而且我不曾以加班名义混水摸鱼,“诈领”加班费。就拿我们俩来说,如果咱们资历相同、薪水一样,可你得花一个星期才勉强完成工作,我只用两天,甚至一天就可以做完,这多出的时间,我干么不能随心所欲的运用?”哎呀呀,逗着这小弟弟玩真是太有趣了,他的脸上居然会露出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欸,别这样看我,像利达这样的公司不会允许米虫的存在,所以该完成的工作,我没少做过!所以我说,有时“无能”只是掩饰“无所不能”生摸鱼,也得要能力一流才有时间摸鱼啊。”

  这人真的很好玩啊,平时很好欺负的,可一提到工作上的事就认真执着到像头牛,她要是大老板也会喜欢这种员工,施点小惠就足以让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己。

  “你这是浪费自身的资质。”千里马宁可被误以为驾钝也不顾当千里马吗?

  刘莲笑了,她的笑容却有些别人难以察觉的涩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