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白玹烨。”

  刘莲试着忍了忍,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那一位干么送她花?“他啊……哈哈哈,过度惊吓,还在努力回神。”

  “他、他终于也撞鬼了吗?”周美怡脸上闪动着八卦人的好奇。

  “不是。”她和白玹烨住同一层楼,又在同一家公司上班,可是他们很少同进同出,因为一个骑摩托车,一个搭公车。可今天白玹烨可能昨天又为了上面交给他的工作熬夜,睡晚了,搭公车铁定迟到,于是她提议载他到公司,结果、结果—

  上班尖锋时间,她就在熟悉的巷子转了又转、绕了又绕,三不五时重新回归车阵中穿梭,左超一部小轿车,再超一部公车……她觉得很平常不过,结果那个人……哈哈哈,由后照镜看他,他吓得脸色惨白,紧抓着车尾手把,三不五时惨叫几声,己经分不清楚他那头在风中飘扬的发到底是被风吹的,还是吓到竖起来的。

  “那位先生以后恐怕不敢搭我的机车了。”

  “啧!你那像一堆鬼追在后面的“幽灵机车”,没几个人敢搭好吗?”她也搭了一次,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什么叫幽灵机车,是我朋友的爱心车好吗?”

  “你朋友真凯,出个国机车就任你使用,还说坏了就扔。”

  “那个人是我国中同学,也是以前的老邻居,是对我不错啦!”当初赵康强说要借她车时,她是觉得有些怪。

  “可能是爱面子、耍凯吧?”

  “喂,哈啦了那么久,你还没跟我说,那束花到底是谁送的?”

  刘莲在自己的位子坐了下来,拿起花束,抽出底下的小卡片,里头有一张栽小的传真纸,俊秀刚劲的字迹写着—

  刘莲:

  此时伦敦气温六度,街头的花店摆了桶玫瑰,很自然的就想起了你。

  请秘书送束花给你,愿你平安、愉快。

  方书宁

  周美怡硬凑过头来看卡片,然后摇了摇头又啧啧怪叫,“越洋示爱呐!就说他喜欢你!”方书宁啊,要是这一位她就举双手双脚赞同!标准的三高男,前途无量,而且似乎颇洁身自爱,没听过有什么奇奇怪怪的绯闻。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只是好朋友。”

  “我觉得方特助是喜欢你的。”这个女人是装傻还是真的迟钝?她不知道方特助是黄金单身汉、公司里未婚女职员眼中的军之一吗?

  “你又不是他。”

  “你以为一个对你没兴趣的男人会大费周章的打越洋电话要秘书送花?会在异国散步时看到花就想到你?气温几度都要跟你报告?告诉你,当小说这么写的时候就知道,这男的沦陷了。”笃定、太笃定了!

  说不过这满脑子罗曼史的好友,刘莲失笑道:“是是是,你说什么都对,只是不知道小说有没有告诉你,当这男的沦陷时,那个女的的反应是什么?”

  “当然也早就沦陷了,只是碍于矜持不肯显露心迹,就等男方也沦陷,共浴爱河叹。”

  刘莲大笑。拜托,她早就沦陷了喔?最好是啦!

  这样也可以会入公式?她以为感情是这世上最没道理、最没有公式可寻的呢!

  两人交谈至此,白玹烨才苍白着一张脸,一副惊魂甫定的模样,慢吞吞走了进来。

  他有些尴尬,又无从恼起的表情让刘莲直想笑,看着他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她回头对好友说:“虽然很想满足你的幻想,不过呢,那个早己沦陷,等着心上人一块沦陷的女人一定不是我,你看我是那种确定自己心意却又会故作矜持的人吗?更何况,我瞧方特助身边似乎不缺少那种摆明己沦陷的女人,你要我再插一脚吗?”

  她自认不是什么肉食性动物,她很草食的,要她去和一群肉食女抢一个男人?

  太血腥了,她主动弃权!

  ”一群女人围在一起抢东西时,抢赢了你不觉得很荣幸?”

  “不会,那铁定是跳楼大拍卖!”

  “你你你……”像方特助这样的三高男喔,说是跳楼大拍卖?!厚,像这种货色,抢不到的才会想跳楼啦!太不识货了!

  “现在可以满足的回去上班了吧?”她和方书宁只是朋友,她很确定彼此间没有什么暖昧。

  “喷!”周美怡讪讪然的回自己的座位。

  八点半的上班铃声响起,办公室恢复一片安静,直到林主任走了进来。

  “各位同仁,为了公司创办六十周年纪念日,每个处室必须提供一个娱兴节目,是具比赛性质的,要参加三次淘汰赛,前三名的奖金不错,第一名十万,第二、三一名,分别为五万、三万,而且要在纪念日那天表演。老总喜欢魔术、舞蹈,尽量朝这方向设计!”

  “自由报名吗?”有同事问。

  “我个人比较倾向自荐或推举。”林重和看向刘莲,才一眼,刘莲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事了。

  她先下手为强的举手。

  “我推荐白玹烨。”她这人最不爱出锋头。

  白玹烨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我……”

  林重和说:“好吧!我本来要推荐刘莲,而她推荐白玹烨,就你们两人代表我们这个课室。各位有异议吗?”

  部属们对他的话报以热烈的掌声!

  要知道,大公司的文化就是,当上司要整一个人,都已经把人绑到崖边时,部属们要懂得不吝于借出手脚,更何况这种和升迁无关,属于娱乐性质吃力不讨好的差,他们也乐得有人当替死鬼。

  可恶的阿舅,就会欺负自家人!刘莲咬着牙陪笑。现下可好了,原本只是想把麻烦差事丢给好欺负的家伙,现在反而是两人成为生命共同体了。偷看了下白玹烨,呼,脸色更不好看了!

  欸,这位先生的好脾气是出了名的,如今脸色这么难看,可见是真的生气了。

  厚,不过是被她拖下水而己,脸有必要这么臭吗?

  现在,该怎么让这位好好先生息怒?

  白玹烨真的生气了!

  以往他有着不懂的中文字就会拿来问刘莲,可今天一整天,他都舍近求远的去问周美怡,半句话也不跟她说,甚至晚餐时她主动开口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吃饭,他虽不至于不理她,但也只是冷冷的回了一句,“我在忙。”

  办公室的人在人点左右都走光了,只剩白玹烨和刘莲,公司响应节约能源,办公室内的照明只留了一半,白玹烨的位于处于两排照明的中间,在灯关了一半后,就他的位子而言显得暗了些,而他脸上的线条在光影对照下更显深刻。

  灯光下的那个人好像有点陌生。白玹烨给她的感觉一向温和害羞,可为什么此刻的他给她一种莫名的距离感?冷漠、精明、强势……方书宁,对!他此刻的感觉让他想到方书宁那种企业菁英。也许,比他更甚。

  明明是同一张脸、同一个人啊!

  “喂,你真的、真的不会饿喔?”刘莲展现了诚意。

  “我在忙。”

  “你为了早上的事还在生气?”刘莲将椅子滑向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