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刘莲蹲了下来,直视着他,“白玹烨,你伤在哪里?”

  他注意到刘莲外套上的血迹。

  “小伤,不碍事。”

  刘莲注意到他的右手有意无意的藏着,于是不理会他的说辞,向他伸出手。见他没动作,叹了口气说:“我这人看似随和,可我不随便交朋友,尤其是和自己个性相差太大的。像你这种太认真、太白目、太爱逞强的人,本人一向列为拒绝往来户。可是,有时候想一想,有个这样的朋友也不赖,起码不必太过防备或用心计相处!呐,你的伤在哪里?交朋友贵在坦诚,连这种小事都隐瞒的话,你这个朋友就太不够意思了!”

  “你这个人就这么有自信?你想交朋友,别人还不见得愿意。”即使这么说,白玹烨仍伸出被划开一道血口子的右手,鲜血沾得整个手掌都是。

  刘莲笑了。

  “我呢,只要认定要交这个朋友,不管他如何拒绝,我都会拿出最大诚意去“交陪”。”

  这样的性子和她给人太过随性的感觉不同,可也不算违背。白玹烨暗忖,她就好像那些游戏人间的人,只是还没找到可以认真的人才会如此。

  “小伤?”看着那血淋淋的手掌,刘莲皱眉。

  只是皮肉伤没错,可伤口不小,一般人伤成这样,若是女人八成泪流满面,男人也起码会痛呼几声,可白玹烨竟可以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可见忍功了得。

  “你这个人够特别的了,凡事认真、像拼命三郎似的,现在连这种皮肉痛都可以忍下?真受不了你!又没女人为你拍手叫好,是忍给谁看?”

  “你,你可以为我拍手叫好。”

  刘莲笑了出来,这种阿呆原来也有幽默感的。

  “噗哈哈哈,那是爱慕你的女人才会做的蠢事好吗?不过,建议你,真的痛的时候要惨叫,不痛也要惨叫,很多女人都吃这一套。”眨了眨眼。

  “你呢?”

  扮了个鬼脸。

  “我痛恨会乱叫的男人,太娘娘腔了。”

  白玹烨笑了出来。

  “你的话真不可靠,一下说女人吃这一套,一下又说你痛恨这类男人。”

  刘莲喜欢他的笑脸,秀秀气气、干干净净的。

  “当然不能拿一般女人和我比喔。”

  “你的意思是你很特别?”

  “不是特别,是独、一、无、二。”

  白玹烨静静的、认真的看着她。

  刘莲的心跳加速、再加速。

  “你、你看什么?”

  “我在看你的脸皮可以多厚。”他的眼睛在笑,秀气的脸因为那双眼一整个出色了起来。

  欸,果然是桃花眼呐七桃树未开花时不也是平平凡凡的,可一旦逢春怒放,那一树的春色风华直教人目不暇给、心跳加速!

  对上了白玹烨的眼,真的是目不暇给、心跳加速!

  刘莲反射动作似的用手往他眼皮上罩,白玹烨有些一错愕,却没别开脸。

  “刘莲?”

  刘莲尴尬的说:“不准这样看我,要乱放电找别人去!”可恶的小弟弟,生得一双桃花电眼处处留情啊?!真是,害她小小紧张了一下。

  第一次发现,这家伙的眼睛很有杀伤力,那双纯真的眼带了些暖昧的凝视着人时,可说就连土墙遇到大水都没融得这么快。

  真是奇怪,她有这么弱吗?又不是没遇过那种自以为帅气的登徒子放电,为什么她对那种人没感觉,反而是这个土土的纯真男会电得她、心跳加速?

  刘莲皱着眉自问,暂且将它解释成—因为他凡事认真、对什么事都专注,她被这样仿佛志在必得、全心全意的眼神吓了一跳。

  可是纯真男好像不是那么蠢,他也是会恶作剧的。她呀,很记恨的,下一次就不要犯到她手上,绝对把他玩回来。

  彼此间陷入短暂的沉默,可是总不能让彼此间一直无话可说吧?放下了罩在人家眼皮上的手,刘莲说:“喂,这里有急救箱吗?你的伤口可能要包扎一下。”

  “没有。”

  “到我家包扎吧。话又说回来,连这一次也算进去,我造访你家第二次了,你这新邻居也该礼尚往来吧?”

  “但我今天没准备礼物。”

  又是那种很认真的眼神。

  “对于病人我可以通融,让你欠着。”

  “好。”

  瞧他的脸,这个人本来就瘦瘦的,是因为光影的关系吗,怎么感觉他更瘦了,就连气色也不好。刘莲状似随口的问:“那个,住到这里还习惯吗?有没有什么奇、奇……嗯,我是说要我帮忙的事?”这么多天了,那些“人”还没有出手?

  “还好,除了刚开始整理比较累,毕竟是老房子了。”

  “你不会觉得这么一大栋楼,住的人明明不多,却每一层电梯都有人按,老是下不来?要不然就是电梯门打开了,里头明明没人,可走进去后,超重的警铃却响起……”

  “原来你也遇到过同样的状况吗?果然是房子太老了,东西都故障了。”

  一阵无语后,她问:“你没发现,明明室内的窗子都关上了,可你一打开门,却有冷风由里头吹了出来?”

  “我想经过地震后,说不定有什么地方震裂了,这倒是要好好找一找,可见房子果然老了。”

  刘莲想着适合的字眼开口,“有没有……”

  “电灯忽明忽灭、半夜电视突然打开……这些案例都有一些科学解释。”

  “好吧!除了“房子老了”,看来你很习惯。”而且有自己的一会说法说服自己就好,刘莲赞许的拍拍他的肩。

  “你果然是适合住在这里的!”

  这一位到底是少根筋、和姊夫一样是科学控,还是真的不怕,就不得而知了,希望哪天他上厕所,有老太婆随侍在旁替他抽卫生纸,或是有一群“人”在他家抢食,发现买的便当还没吃就在他面前一样一样不见时,他还能自我说服—房子老了!

  只不过真的很奇怪,这里的永久住户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恶作剧的手段很轻微啊!

  一进到办公室,刘莲就看到自己的桌上摆了几朵红玫瑰,还不知道是谁送的,周美怡就脸带暖昧的问:“哗,以为谢光了的桃花又开啦?”

  “放心,不是什么爱慕者送的!”又不是不知道有人在她背后说她是聂小倩,这个传闻的杀伤力不会比这女人是个蕾丝边低。

  所以,除非又有什么新进人员,或是没听过这传闻的,才会有人追她。

  “这花,不会是你的新邻居送的吧?”

  “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