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言下之意就是还没交往对象喽?也就是说,无论是那位张启云或是方书宁也都不被她认定吗?“你不会还在用“老方法”欺负人吧?”

  刘莲顽皮的眨眨眼,“这哪叫欺负人?只是让对方提前适应,他想交往的对象有些异于常人的地方而已。更何况,如果连我住的地方对方都不敢去,这还算什么交往?想一想,我这个人真的是最不拿乔的人了!想和我交往,约会的第一站当然就是我住的地方喽。”

  通常男人一听要到她住的地方去,莫不是抱着最大的期待,有些打扮得像一份礼物,就差没系上蝴蝶结请她笑纳;有些买了食材想大展厨艺,展现新好男人的形象;有人则买花买果的不敢怠慢。只是不管他们以何种形式表示爱慕,最终的结果都一样,没人想再造访她的香闺。

  嗯,让她想想,究竟有多少爱慕者曾踏入她家呢?只怕五只手指头也不够数吧。

  得先说啊,她可是每次都竭诚欢迎,谁知道最后都会成无言的结局?她可是每次都“莫名其妙”的被狠甩呢!

  “你这丫头!”住的是鬼屋,里头的居民还喜欢整人,也难怪没人肯亲近。他曾听闻过一些她倾慕者的际遇,像有人上厕所上到一半,屁股被摸了好几把,回过头看没人,再转头回来时,有个驼背的老太婆在昏暗的角落抽着卫生纸,口中还念念有词—上完厕所不要忘了擦屁股……

  也听过有个想展现厨艺的男人去刘莲住所做了一顿饭,到厨房脱下围裙时听到餐厅传来有人抢食的声音,赶忙跑去一看,亲眼目睹到明明无人列席的餐桌上菜汤菜肴飞溅,餐具还在半空中飘来飘去,装着汤的碗腾飞在餐桌上,不断溅出汤汁,就连筷子上都夹着青菜……可是、可是,明明没有人啊!

  似是杀猪般的惨叫了一声,那可怜的“新好男人”狂奔出大楼,搭电梯都没他奔往安全门离开的速度快。

  总之,他想说的是,他这个漂亮娃女异性缘本来可以很好的,可偏偏,数……

  刘莲的父母倒是想得开,毫不在意地环游世界,他这当人家舅舅的可是越看越担心!她都不知道人家在她后头给她取了个绰号叫聂小倩!

  不过这事担心也没用,先搁下,倒是有件事要麻烦她。

  “你的意思是,不怕鬼是你愿意交往的首要条件吗?”

  刘莲笑笑,皮皮的手一摊,“一点也不过分嘛,是不是?”

  “你这丫头!”够令人头痛的!“对了,你等一下下班后有事吗?”

  刘莲怔了怔。

  “有什么事吗?”又要加班?

  “听说你和白玹烨住在同一栋楼,晚上回家时去探望他一下吧。”

  “我?”为什么是她?两人又不对盘!

  “他今天请了病假,打电话来时声音有气没力的,基于同事的立场,你该去看看他。”那孩子认真又诚恳,在三个新进员工里他最看好他。

  “我和他没那么熟。”

  “那可不行,住同一栋楼,又在同一家公司上班,还坐隔壁这多有缘?而且你还是带他的前辈,怎么可以不熟?趁这机会连络一下感情也好。”

  不用问也知道,这桩莫名其妙的差事怎会落在她肩上,只因为她住的地方是有名的鬼屋,大概没人愿意进鬼屋去探望人吧?厚!终于明白舅舅之前说的—这一位会不会和你是同类的意思了!原来他早从职员资料,知道白玹烨住在哪里了。

  “我……”

  “好了好了,这件事我当你答应了。”

  下了班己经七点半了,刘莲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回自家去吃饭。民以食为天,那一位有没有去看都无所谓,她一向是把自己摆在第一位的!

  提着一包火锅汤底进电梯,她想着冰箱还有哪些东西可以放进锅里,有高丽菜、虾饺、米血糕……好像还有一盒冻豆腐。太好了,东西还不少!

  出了电梯转入住所的长廊,她发现对面房间的房门是打开的。

  奇怪,是那个人忘了关还是小偷光顾?不可能,住在这里的,大部分比小偷还穷!那么,是这里的“永久住户”又整人了吗?站在门口往里头看,一片乌漆抹黑,根本看不到什么。

  白玹烨在家吗?如果在家为什么没开灯?不会病昏了吧?刘莲在门板上敲了敲。

  “白玹烨,你在家吗?白玹烨?”没人回应,心里的疑惑多了几分,她摸黑进他家,在一面墙上摸到电灯的开关,打开。

  灯火通明的瞬间,她在摆放着电脑的矮桌旁看到躺在地板上的白玹烨,刘莲吓了一跳,赶忙过去扶起他。

  “喂,你怎么了?醒醒啊!”拜托,别挂在这里,她的鬼邻居己经够多了!

  白玹烨皱了皱眉后醒来。

  “唔……天亮了吗?”

  “现在是晚上,大概八点左右吧,喂,你没事吧?”

  他坐直了身子。

  “没事。我早先时候吃了药,一时半刻睡不着就索性起来工作,后来药效发作,我本想小憩一下,没想到真的睡着了。”

  刘莲看了他一眼,这个人还真是对公司鞠躬尽瘁,可有必要这么拼吗?都病倒在家中了,稍微好些居然又开始工作。真奇怪,这种人在想什么,真是一点也不可爱。

  “对了,我有几个问题要请教你。”

  眼见他又要打开电脑,八成又是要谈公事,刘莲凉凉的说:“下了班我不碰工作的,如果你要问的是工作上的事,明天上班再问吧。”

  “好。”

  刘莲提着汤要回自个儿的家。不对盘的人,她向来不吝于保持距离。

  “你自己保重啊。”上司交代的事算完成了吧?

  “等一下!”白玹烨要站起来,可一整天没吃什么东西,身子虚弱到有些腿软,才起身很快就又跌坐下来,刘莲忙伸出手扶住他。可一个娇小,一个高大,前者的力道再大,终究稳不住后者,毕竟女人的力气多半难及得上男子。

  眼见就要往木质床角撞去,她吓得闭上了眼,可等了半天……最后两人狼狈的跌在一块。刘莲没往预期的床角撞,反倒扑跌在白玹烨怀里。

  刘莲抬起头看着他,他也看着她。

  “你没事吧?”

  “还、还好。”刘莲心有余悸,听白玹烨说话的感觉还好,应该也没事吧?她连忙坐正身子。

  “那个,你方才叫住我有什么事?”

  “上一次的火锅很好吃,谢谢你。”

  刘莲怔了一下。他有吃?冷掉的火锅他也吃得下?“嗯,不客气。没其他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好,明天见。”

  刘莲走到门口,忽然觉得白色的外套上好像沾了什么,低头一看怔住了!

  血?是鲜血!她受伤了吗?方才是有受到一些惊吓,可、可是,她确定自己毫发无伤啊,那受伤的是—白玹烨?!

  刘莲止住步伐往回走,来到白玹烨面前。

  “不是要回去了?”一副没事的表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