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拜托,火锅要两个人以上一起吃才有幸福的感觉好吗?一个人吃多无趣。一起去啦,走啦!”

  刘莲本想买锅火锅回家吃,这么一听瞬间意兴阑珊。两个人以上啊……她想起了某个菜鸟工作狂。

  好吧,上一回没机会和新邻居吃顿敦亲睦邻的饭,那家子就逃之夭夭了,这一回就买个火锅一块吃吧!

  花了近一个小时才外带了火锅,回到办公室,就见那位菜鸟先生果然还在努力。

  “喂,我买了火锅回来,过来吃吧!”办公室只剩他们俩,其余的全走光了。

  白玹烨专心一志,心无旁惊,根本没注意刘莲回来了,更遑论听到她说的话。

  这个人!刘莲张罗好吃的,朝他走了过去,直接关掉萤幕电源。

  白玹烨慢了半拍才抬起头。

  “咦?你不是回去了?哈、哈啾!”一面说还拿着卫生纸要拭鼻涕。

  “是啊,走到一半才想起,还没为新邻居开欢迎会呢!”又是那种像孩子般干净又认真的眼,只是他的脸有些红呢,嘴唇又干又没血色。

  “喂,你生病了吗?”

  “还好,可能有些感冒。”

  “我带了火锅过来,喝点热汤吧。”

  “谢谢,我再弄一会吧,再一下就好。”

  “这件事再给你一个星期你也弄不完,可是你不可能一个星期都不吃饭。我的建议是,先吃饱饭再说。”她对这种人最看不顺眼了!

  “我的想法是,事情多做一件少一件。”

  “新邻居,你有这种愚公移山的想法是很好,可真的不适用在这种大企业体系!你知道主任给你五天期限要交这份文件,可一般菜鸟要完成,少说用上十天至两个星期是常态,老鸟大概也要弄个七、八天以上。五天,那摆明是刁难人。”她家舅舅老是会用一些奇怪的方法打击新人,看新人如何接招。人老了,是不是都会变得怪怪的?

  看他那笨手笨脚却又比别人努力的样子,她有些烦恼。可恶!笨蛋就要有笨蛋的样子,干么这么努力?

  白玹烨不领情的说:“拿了人家薪水就要努力,心安理得的日子会好过起了这些企业会茁壮,一定是很多人努力的结果,我不想心虚度日,想理直气壮的分享公司荣耀。”说着还给刘莲一个超级清纯的笑容。

  刘莲叹了口气说:“大姊姊教你啦,凡事得过且过,能摸鱼就摸,这种大型企业不会因为你拼死拼活就感谢你!”

  大姊姊?“我要人家感谢做什么?只是做好该做的事。”

  “好!我很久没看到这么热血的人了,只是你的热血要省点用,流太多、太快,我怕你会撑不久,加油吧。”她凉凉的说,拿起碗开始朝火锅进攻。

  这个菜鸟邻居和她真的不对盘,要她说呢,人生就是要活得轻松愉快,要及时行乐,若对什么都认真那该多累啊?

  在这种冷飕飕的天气,不是应该把热呼呼的火锅吃下肚这样才是幸福,偏偏耳边传来的键盘声就是令她不愉快。

  啧啧,这家伙真是不受教!

  平行的两张桌子呈现对照效果,一边收拾的干干净净,纤尘不染,一边不能说乱七八糟、活像垃圾堆,可东西真的多了些、乱了些,尤其有了对照后,相形下就更不整齐了。

  刘莲看了一下身旁整理得井然有序的桌面,座位的主人今天请了病假。

  不受教的结果就是从一条龙变成一条虫!明明知道自己生病了还坚持工作,何必呢?要是她啊,宁可早点下班去喝个热汤,回家洗个热水澡,然后早早休息不是很好?只是一只小小菜鸟,这般鞠躬尽瘁是要做给谁看?哼!

  不听劝就算了,还给她说了番大道理,哼哼,着吧,壮志未酬身先死了厚,活该!

  下班前,刘莲将一份资料送到林主任桌上。

  翻了翻,林主任说:“我说刘莲啊,这纸条是什么?”林重和指着资料夹里头粘的一张便利贴,上头写着—刘莲:可以请你吃个饭吗?张启云。

  刘莲怔了一下。

  “啊,不好意思,拿错了。”真是,同样是黄色资料夹,她在闪什么神!马上换了回来。

  “主任,不好意思。”厚,一定会被误会!

  张启云?林重和在脑海中搜寻着对这名字的记忆。企划部门的那个红人吗?那种菁英也对丫头有兴趣?也有传闻,说总经理旁边的方特助似乎也对这丫头有好感。

  “你这丫头,从去年进公司就引起未婚男职员的追逐,还有不少人透过我想认识你,什么时候能介绍真命天子让我认识认识?”在公司,刘莲唤他一声主任,但两人其实是甥舅关系。

  刘莲的母亲是他唯一的姊姊。

  刘家三姊妹各有各的特色,老大清秀典雅、老二艳冠群芳、最小的也长得甜美可人,可出自于一个太过特别的家庭,挑选对象也就伤透脑筋!老大莫名其妙得了门好姻缘,过程虽然坎坷些,幸好也算圆满。

  至于这一位嘛,追的人多,放弃的人也多,两方相抵,目前男友数如果没有意外仍是零!

  明明是个大美人呐!

  “如果阿舅有看到他,麻烦叫他赶快来找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