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刘莲对着空气说话,“我说,我们平时也算相处愉快,你们偶尔玩些小贱招我也不计较,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新朋友,希望你们手下留情,别又把“人”玩跑了。”已经忘记上一次有人住进来是多久前的事,只知道是一家子。上班前看有人在搬家具,新邻居太太还客气的送来小礼物敦亲睦邻,可才隔一天,那家人脸色就“青笋笋”的,活似被鬼吓到,是啊!真的是被鬼吓,还是集体被吓。

  总之,那家人很快的搬进来,也以西风卷落叶的方式全家逃离。

  这一回呢?这好好先生能撑多久?欸,不敢想、不敢想。

  回自己家梳洗了一番,这才发现脸上有不少类似被芒草叶片割破的小伤口,额上则有个较大的伤,会流一脸的血八成是那个伤口造成的。啧,记得昨天好像是摔车了,难怪一身的大小伤,幸好无大碍。

  洗好澡,简单的包扎了事。

  看看时间,得快点准备了,不然上班迟到的话,这个月又没有全勤奖金了。

  她一面准备还一面想,不知道新邻居是做什么的?

  基本上会住到这里来的,不外乎是穷学生、穷上班族、穷工人……反正就是那种穷到家当只剩烂命一条,鬼见愁型的。像她这种因为习惯与鬼相处的住户是绝无仅有的啦。

  这位大个儿的新邻居有着一头没钱烫、任由自然卷作怪的头发,戴黑框眼镜,穿洗到褪色的恤和牛仔裤,这样一身土里土气的穿著,很符合住到这边来的穷酸样。那张脸清秀中带些稚气,不是学生,大概就是刚出社会的社会新鲜人吧。

  说到新鲜人,她处的部门今天有几个新人要报到,希望这批可以撑着点,别一个月不到又走光了。

  准备就序,她从桌上拿了颗苹果和车钥匙。

  上班喽!

  又是一天的开始。

  她,刘莲,进公司资历满一年,职称:企划工程师助理。

  她被划分在一个很“复杂”的部门—企划部门下的一个小课室。

  说她是企划部门,可她又没能真的参与企划作业,只是挂名企划工程师助理,倒是常有一些财经报表、数据要他们整理归档,有时连公关部忙不来的文宣都往这里搁。工作性质美其名是多元,其实叫拉杂,而且她的职位没什么存在感,工作也没什么挑战性,但忙得要死!

  基本上,将她划分到财经部门或公关部门比较合理,可这三个部门的头儿总在较劲,部属能抓住一个算一个,谁也不肯让步。

  所以,若是大部门也就算了,大部门下的小课室就一堆职称与工作内容不符的职员,像她就是名不符实的企划部门员工,每天做着名不符实的事。

  听说部门最近又开始招兵买马,今天又有几个被公司亮晃晃的招牌所骗,作着“钱途光明”美梦,或以为可以就此一展长才的热血人被骗进来。

  欸,希望这回的菜鸟可以耐操、耐磨些,别让她旁边的位子老是空着,让她老是一人当两人用。

  “天吶,刘莲,妳的脸好惨啊!发生了什么事?”同事兼好友的周美怡大惊小怪的惊呼。

  今天已经被很多同事问过了,很烦耶,要不要统一开个“说明会”。刘莲懒得详加解释,简单扼要的说:“摔车。”

  “摔车?厚,终于也摔了,就跟妳说,别老是把摩托车当赛车骑,妳看,出事了吧!喂,要不要紧啊?”

  “没事。”

  看起来应该只是皮肉伤,没大碍吧?“喂,妳看过新进员工了没?”周美怡小声的说。

  “没有,怎么?”外貌协会的好友又要发表什么高见了吗?

  “三个都是男的,咱们办公室越来越阳盛阴衰了!连种的植物都是不会开花的“公株”!”她拨弄了一下桌上的小盆栽。

  “哈哈,那不正好?万绿丛中两点红,这样才独特啊。”

  “拜托!”压低声音说:“咱们办公室里的男人可分为两大类,老男人和丑男人。被一群水平下的“败”类包围,我可是有点笑不出来。”

  “新进的菜鸟也是“败类”之一吗?”

  “一眼看过去就只有一个高个儿长得够萌,可是,拜托,他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土气”啊?一头自然卷的乌窝头,黑框眼镜,皱巴巴的衬衫和夹克外套,真的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可后天弄成这样,是我一定会嫌弃!”伤眼睛的后天丑男!

  奇怪,这样的形容词好像不陌生呢,为什么她直接联想到她的新邻居?“这么惨?”

  “待会儿妳看就知道了……啊,来了来了。”

  周美怡赶忙回自己的座位,刘莲则故意找事做,不往门口方向看,免得上司找她麻烦。

  林主任带着新报到的菜鸟进办公室,眼睛略巡看了一下,然后一路走到刘莲的座位前。

  刘莲瞥见这情况,心中暗忖:中招!

  “刘莲啊,这是这一次的新人,他叫白玹烨。妳在公司也待了年余了,算是他的前辈,我给了他一些工作,妳就好好的教他啊,务必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适应工作。”

  抬头看到站在面前的白玹烨,刘莲很讶异。

  第一次是偶然,那第二次是必然喽?

  “是,主任。”

  林主任鼓励的拍拍白玹烨的肩,“你的位子在刘小姐旁边。”

  “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