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见对方的嘴巴动了动,似乎要说什么,他将耳朵凑近。

  “什么?妳说什么?”

  “……吐……”

  没听清楚,他凑得更近时,听来的字眼重述出口。

  “我、想、吐?”还来不及意会,女子就双手紧抓住他的衣服,像拎呕吐袋一样狂吐!

  “喂!妳……”热呼呼的液体波及了他的上衣和裤子。

  这下可好了,他装着衣物的行李明天才到,身上这一套还是他临时去买的!阳台上的那套才洗,身上这套又完蛋,他要去哪里找衣服?

  现下一阵臭气熏天让他只想逃离。不管了,他得先换下身上的衣服才行,至于吐完又倒回床上的女人,他真的很不想理她,女孩子家喝成这样,成什么体统!可他又怕不帮她处理的话,她左翻右翻,只怕他的床单也要波及。

  可恶!这女人到底打哪来的,灾星!

  这女人真的是灾星!

  白玹烨一早不是自然清醒、不是闹钟叫醒,他是被巴掌呼醒的!

  有人拉住他的汗衫将他提了起来,他还觉得莫名其妙之际,脸上就劈哩啦的挨了好几巴掌,还有背景配音!“不要脸、卑鄙、下流!”

  在不知道第几巴掌挥下之际,白玹烨总算捉住了对方的手。

  “喂,妳这个人讲不讲理,怎么乱打人?”还坐在他肚子上打他,太过分了。

  该死的,因为睡眠不足,他脑袋没法子一下子清醒过来,才因此挨了几下“打你?打你还算客气,像你这种无耻之徒,我一定要报警处理!”刘莲一早醒来发现自己只穿了内衣裤,身上裹了一条床单,旁边躺了个男的,也是穿得少少的,最直接的证据是床单上还有可疑的血迹!

  所有的人证物证都指向一个可能!她、她被非礼了!

  “请问妳报警干么?”

  “把你这不要脸的男人绳之以法!”

  “我为什么不要脸,我做了什么?”无辜的脸上有着错愕。

  “你、你……”说不出那两个难堪的字眼,她说:“你没经我同意,做了不礼貌的事!”

  “妳有什么证据?”

  证据?可多着呢!“我一早醒来发现我、我身上只有贴身衣物,而你还穿得少少的,我们还同在一张床上,而且,而且……”看着已干涸的血迹久久说不出话来。

  刘莲脸一红,恼怒的快冒烟!证据都在,这登徒子还能赖吗?

  如果不是情况太荒谬,白玹烨真的会笑出来。

  “我们两个会衣衫不整是拜妳所赐!”

  火大到想杀人!咬着牙,她劈哩啦的一阵骂,“什么叫拜我所赐,啊?你说这话的意思是怎样?我酒后乱性扑倒你吗?你是个大男人,若我真扑倒你,你不会反抗吗?我不信若你反抗了我还能得逞!还是你当这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怒火烧上脑门,尴尬放一边,丢脸算什么,对方让她难过,她也绝不让对方好过!

  彼此鸡同鸭讲,白玹烨赶忙说出重点。

  “所谓的拜妳所赐,那是指妳喝醉了,吐了彼此一身。”

  “咦?”骂到口干舌燥,怎么也没想到是这样的答案。刘莲狐疑的看着他。

  回视她检视他的话有几分真实的目光,黑白分明的眸子坦荡荡。

  “至于床单上的血迹,是妳半夜不知道作了什么梦,乱挥打中我的鼻子!血迹是我的,不是妳的,”他拿起床头擦拭鼻血的卫生纸。

  “妳要是不信,这里有检体,妳要不要拿去化验?”

  “啊?那个……是这样啊。”她是不知道为什么全身酸痛,可有没有遭侵犯,也该是“有迹可寻”。没有,她“那里”没有感觉到不舒服,方才因为太震惊了,这才没注意。

  她是真的误会这个人了吧?

  “我想,那个……”伶牙俐齿不见了,丢脸丢到想撞墙。

  他叹了口气,腼的笑了笑。

  “没关系,误会解开就好。”

  啊?就这样吗?她以为这种情况下她不是被骂到上西天,白眼也不会少受,可没有!这男的没怎么责怪她,还一脸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模样。

  她吐了他一身、霸着他的床过了一夜,打得他流鼻血,起床后不知感恩图报也就算了,还左右开弓的打了他好几巴掌欸!这样都不会生气喔?

  他就这样放过她?地球上出现没神经的新物种了吗?

  二十分钟后,刘莲穿回简略清洗过的衣服走出白……对了,白玹烨的家。

  出了门口,这才发觉自己的家就在对面,而她的钥匙还插在白玹烨的大门钥匙孔上。

  盯着钥匙一阵无语,她真想掩面叹气!

  厚!真的很扯欸,她昨天真的醉到走错门、回错家。好不容易有新邻居搬来,她还没做好敦亲睦邻就先做了蠢事!

  不过没关系,这个新邻居的脾气真的太好了,像完全没神经的……咳!不,是完全没脾气的,不像会记恨的那种人。这么Nice的好人,相信他们能处得很好的!当然,前提得要他能住得惯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