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听我话的结果,就是连条小命也玩完了。以前我说你笨,你还不承认?”

  刘莲靠着墓碑,地上滚着四五罐空了的酒瓶,她喃喃道:“喂,书呆,我真的、真的好想和你一块长大。以前说你笨、说你娘泡,可是我知道,你一直是个帅哥,有很多女生喜欢你!我想高中、大学时候的你,一定是一堆女生抢破头要追求的对象,那时候我一定更得意了,帮女生传情书、替学姊学妹倒追你还可以收贿,最最重要的是,人人眼中的白马王子只有我可以欺负!书呆,你走了之后,方妈妈虽然没说什么,可是我好难过,因为这一切是我造成的!你现在会在这里是我、是我害的!”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每年方书研的忌日她都只敢提早来,就是怕看到方妈妈,她知道她不怪她,但就因为她的宽容她反而更无地自容!

  方书研等于是她间接害死的,她怎能不怪她?怎么能?

  那天放学,他都说他不舒服想回家了,如果她不硬拗着他陪她布置教室,也许、也许他不会出事!

  想起了往事,刘莲还是自责的不能自己。

  哭哭停停,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堆话、吃光了祭品、喝光了带来的啤酒,当然还包括供给往生者的那瓶,然后步伐不稳的骑着借来的摩托车要回家。

  墓地位在山坡上,行经的道路不是柏油路,而是细石黄土路,又因为太阳早已西下,路边连盏灯也没有,带着醉意骑车,一路上险象环生,而就在一个转弯处,她摩托车龙头控制不良,连人带车一路摔进草丛里,车倒人仰的直接醉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醒来时一脸伤、一头草,神智仍是不太清醒,可总算还知道要回家,于是她牵起摩托车,醉醺醺的返回租赁的大楼。

  她住的大楼是有名的“鬼屋”。两百多间只怕住不到十人,人和人相遇的机会比遇到鬼还低。

  像她这一层就只住她一户,也正因为这样,她才能以一个月五千元的房租坐拥这近四十坪的“豪宅”!拜托,这地段这样的坪数,三、四万租金跑不掉的。

  醉醺醺的按了下电梯,电梯都到一楼了却迟迟不打开,刘莲凶巴巴的开口说:“喂,别闹了,这栋楼除了你们也还有“生人”住,你们占多数,没听过多数要尊重少数吗?”用力搥电梯门。

  “快点开门!”

  电梯门应声而开,森冷的空气袭身而来,等进了电梯,发现超重,刘莲又对着空气说:“你们啊,住一、二楼的也好意思搭电梯?多运动吧!还有,不要一群人老玩着电梯,不然坏了又得修。出去出去!”不一会,超重的警示铃不响了,她按了要抵达的楼层,靠在门板上闭眼休息。

  “咚”一声,抵达了她要到的楼层,她仍在睡,突然袖子被扯了好几下,让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到了啊?谢谢。”步履不稳的出了电梯,她还犹豫了一下,一双醉眼迷蒙,无法对焦。

  “我家住哪里?这边,是住这边。”到了自家门口,她摸出了钥匙,插入孔中,却怎么也转不动。

  又来了!刘莲用力的拍打门板。

  “喂,别闹了,开门!”这些可恶的鬼邻居,早早就警告过他们,没她的允许不准进她家,她不欢迎不速之客,结果,这些鬼常趁她不在家来串门子也就算了,在她回来时还敢戏弄她!

  有没有那么过分的鬼啊“叫你开门听、听到没有?喂!我、我生气了!”突然门应声而开,刘莲一脸伤、一头草的瞪视着里头站着的大个儿。

  “你,倒、倒抽什么气?我看到你没在怕,你倒是一、一脸惊吓!”没用的大个儿“鬼”!这种胆小鬼在鬼界一定是被集体霸凌的对象。

  “妳?”这是人是鬼?

  “什么妳这是我家、我的床,别打扰我睡觉喔,我告诉你,趁我还没真、真的生气,滚回你家去!”摇摇摆摆,慢慢的走向床,连鞋子也没脱就呈大字型趴倒床上。

  这女的,到底是人是鬼?

  瘦高的男子瞪视着大剌剌霸占他床位的不速之客。为什么情况一整个荒腔走板?

  这栋大楼不是有名的卖不掉也很难租出去的鬼屋?利达集团似乎想处理掉好另作他图,本决定将这几十年的老房子打掉重建,可炸药评估员一进那大楼就跌断腿、挖土机一到那里就动不了……总之这栋楼太邪门!

  在这种地段,这间可容纳几百户的住宅却仅住了十户不到。住进来前他特别问过哪栋、哪层住了人,原以为会住到这种地方来的八成是位在社会底层、收入较低的人,而且应该清一色都是男人。

  他才第一天搬进来,虽然东西不多,可房子整理起来却是煞费心思。老房子经地震后,受损龟裂处本来就容易长壁癌,而几面墙又脏、裂痕又多,还到处结着蜘蛛网,在他拉开窗子让阳光透入时,光线所到处满是尘埃,这样看比电影中特意营造的画面更有鬼屋的Fu。

  一天内要把两房一厅全整理出来是有困难的,所以他先打电话叫水电工人来处理水电问题,自己再打扫出一间可供安歇的空间。

  当水电工人知道他要住这里时,还劝他别浪费钱,更含蓄的透露,花了一笔钱牵了水电却很快搬走,不是很浪费吗?

  他装作听不懂,也不追问,还是请他们来帮忙。

  一整天忙下来,也不曾遇到什么灵异事件,倒是那部电梯不安全了些,大楼里的温度也比外头低,入夜后更低,还有洗个热水澡也忽冷忽热,刚装好的灯忽明忽灭……

  只不过这些算灵异吗?热水器才刚启用,不稳定时总会忽冷忽热,电灯有时接触不良也会忽明忽灭,这些,有这么恐怖吗?

  忙了一整天真的有些累了,才躺到床上要就寝,今天算得上吓人的事才发生。

  有人用鬼口气凶恶的来叩门,拉开门一照面,他几乎要确定来者是鬼了!一脸的血、披头散发,还说这房子、这床是她的,还要他滚回自己家遥远年代好像听过类似的鬼故事。一些执念很深的鬼会流连在他最后离开的地方,赶跑之后住进来的人,说的台词和这位说的还真像!

  可是,鬼会浑身酒气吗?还会打呼?

  白玹烨皱着浓黑的长剑眉一步步靠近床缘,原本脸朝下扑倒在床的身影动了动,翻了个身,暂停的打呼声又起。

  她,是人没错吧?瞇着眼,白玹烨伸出手想去摸她的手心看是否有温度,可手才触及,对方的手立即收拢,他反射性的想抽出,此举却惊动了对方,手握得更紧。

  女子手上的温度令白玹烨安心,这是个活生生的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