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深秋的午后风有点凉,太阳不算毒辣。

  景致清幽的公墓一隅有几缕清烟袅袅,走近些还可以听到清雅的女子嗓音。

  “欸,我说老同学,你走了快十年了,十年吶,说长不长,可也足够让人由少年变成大人了。现在我长大了,可是你啊,永远是那最青春的少年郎模样,再过个一二十年,我变成欧巴桑了,你还在装年轻,羡慕吶!”长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摸出一条手帕。

  “吶,这是以前你唯一称得上能耍帅的把戏。不得不说啊,以前我真是太年轻了,居然觉得你那种从左手把球变到右手的把戏有点帅!哈哈,让你瞧瞧,这才叫“魔术”!”将拉直的手帕塞进握成拳的虎口,口一吹,左手覆在右手虎口,然后慢慢抽出一朵玫瑰、两朵玫瑰、三朵玫瑰。

  “如何,厉害吧?”

  “除了魔术表演,我还带来一些吃的。”刘莲把买来的熟食一盒盒的打开放在墓碑前的平台。

  “有你最爱的盐酥鸡、卤味和炸鸡排。我没买花,你长的够娘的了,收什么花?更何况也用魔术变了三朵玫瑰给你看了。”从袋子里取出半打罐装啤酒,打开一瓶后放在墓碑前,自己也打开了一瓶,轻轻相碰了一下后径自喝了起来。

  “你从以前就是乖宝宝,说未满十八不得喝酒。喂,记得吗,我们约好十八岁那年要一起喝酒的,只可惜,就差四个寒暑……”话未说完,翻腾的情绪让她再也说不下去,她看着墓碑又想起了好多事。

  是在国二那一年,好友出事那天的天气和今天好像,以为会是风和日丽的好日,却是无情催魂日……

  “小莲子、小莲子。”国二男生正值变声期,声音忽高忽低,低嘎难听得像鸭叫,偶尔还会破音。

  刘莲挖了挖耳朵,气冲冲的回头瞪他一眼。

  “停!拜托,方书研你不要用那破啰嗓子叫我,还有,什么是小莲子?当我是太监吶”

  “叫妳小莲花妳又不喜欢。”秀气的高瘦男生拿着两个便当盒跟在刘莲后头。

  “那是因为班上那些臭男生说我不像小莲花,比较像“小菊花”!”低级!

  “噗,哈哈,噢喔!”笑到一半被拧了一记,笑声卡住。清了清喉咙,搔了搔短发,他说:“他们只是开玩笑,妳不要生气啦。”

  “干么一定要替我取绰号?叫名字不就好了。”到树下的老位置坐了下来。

  方书研清秀的脸上只是笑笑。

  “厚,干么这么高深莫测?越来越不了解你。”他是她从小到大的邻居兼麻吉,以往他只要一个眼神她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可近来,他时常这样什么也不说的看着她、看着远方。拜托,不要告诉她,他在为赋新词强说愁!啧,娘泡!

  方书研从小到大就是这种怪性子!蠢得要死、拙得要死,对于坚持的事却会不要命似的卯上了劲!读书是这样、运动是这样,就连替她想个绰号也是这样,务必想到她满意为止。

  为了不想再被恐怖的绰号伤耳朵,刘莲投降了。

  “我有个小名,是最疼我的小姑姑取的,她很早就不在了,之后再也没人这样叫过我,而因为她长期旅外,取的是英文名字。”她说了个英文名字。

  接着她并不等他说话,径自打开饭包,只见里头的菜色都是她的最爱!“方妈妈真好,我最爱吃她煮的菜了,真希望能巴住她一辈子,要不我给你家当女儿好了。”

  方家有两个儿子,就是没有女儿,而方妈妈一直想要一个漂亮又嘴甜的女儿,所以十分疼爱隔壁的刘家三姊妹,尤其是常和小儿子腻在一块的刘莲。

  刘莲嘟着嘴,忍不住又拿温柔贤慧的方妈妈和自家老妈比较。欸,没得比!人家把孩子当命,哪像她家妈咪,成天黏着老爸到世界各地做贸易,家里的三个孩子都采放牛吃草式的教养,他们难道就不怕家里出了个女魔头或十大枪击要犯?

  “女生长大了还是要嫁出去,没法子巴住一辈子。”

  “对厚!不过,现在也有很多人终身不嫁啊,谁说女生长大一定要嫁?”睨了方书研一眼,发现他低着头猛扒饭,本想要取笑他,可一看见他眉宇间的黑气,她的好心情一下子全消失无踪。

  几年前抱着好玩的心态,她替他排了流年。方书研命格不错,却因水劫早殇,年不过十四深秋。

  她不信,之后用不同卜算法为他再算命盘,结果都一样。她问过刘可有化解方法,她只叹了口气,说了两个字—无解。

  她才不信!虽是水劫,但黑白无常索命也是有时辰的,只要避开那个时辰,这死劫一定避得开!

  方书研是她最好的朋友,如果自己连他都救不了,她要这未卜先知的能力做什么?

  她一定要救他!一定可以救得了他!

  结果,事实证明,她什么忙也帮不上,方书研还是死了,在她自以为是的“安排”下死了。

  想起难过的往事,刘莲猛灌酒,之后又再开了几罐。

  “喂,如果我没自恃那与生俱来的灵力、自恃着可以帮忙化解,或许你到现在还好好的。你这个笨蛋,干么什么都听我的?”依稀记得他爽朗的笑容,亦步亦趋跟在她身后的高瘦身影……看不见了,她再也看不见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