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暴君折腰 >  上一页    下一页
楔子


  有人说,女厕是八卦集散区,殊不知男厕有时也不遑多让。

  一场会议刚结束,数名中阶主管如厕后并不急着回工作岗位,倒是偷闲的在男厕内交流八卦。

  近日最火红的八卦莫过于上星期老总裁无预警的倒下,大家都在猜是谁会接班?

  不过像利达这种大型企业,头儿倒了,公司也有立即的应变措施。目前暂时由核心主管成立五人小组做决策,可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必须要有接班人产生。

  所以,谁是利达接班人的事不但外人好奇、媒体在臆测,连自家员工也议论纷纷。老总裁太老谋深算,即使是高层主管也不知道他属意谁,这回病了,“接班人”的话题更是热到只差没开盘下注。

  “老总裁病了,瞧他这一回病得挺严重的,可就不知道他会属意由哪一位接班。”人事部门的张主任开了话题。

  “我瞧现任的CEO接班机率大。”开发部总监加入讨论。

  “黄总经理呼声也高!”业务部门的主任也响应。

  “副总裁处事较保守,他若接班,咱们这班老臣的位置不会玩大风吹。私心上,我比较希望他接班!”张主任都快五十五了,玩不起大风吹了!

  “可CEO较有魄力,公司较有远景。”少年得志的开发部总监说道。

  这时有人走入了男厕,在外头通廊听了一些,也加入话题。

  “黄经理也不错啊,资历够、有手腕,我比较希望他是接班人!不过要说有魄力,“外头”那位才真的厉害!”

  话一说完,集体缺氧似的倒抽了口气!胆子小的张主任哀怨的开口说:“我们一定要提到那一位吗?”

  “不能一直逃避现实,只想着自己希望的人选吧?“那一位”无论能力各方面都比咱们口袋中的名单还好,你想,以利益为优先的董事会那些人可能不考虑这一位吗?”一段话血淋淋的迫大伙接受事实。

  有些状况外的总监问:“哪一位啊?是报纸上相片总是空白的那一位吗?”他才进公司一年,有些事还不是很懂。

  “那一位是“太子爷”。”

  “传说中和总裁王不见王的太子爷吗?”听说总裁有位能力一等一的儿子,可父子俩强势的性子太像,在处理公事上时有争执,决策会议上常弄得像战场似的炮声隆隆,后来太子爷请调到美国,用距离保住亲情。

  “嘘,小声点!”

  “为什么那么怕提到他?”

  “你没听说过他有多恐怖吗?”业务部主任说,“太子爷以前是掌管海外业务部门的,那时我职位太低,没和他开过会,可是,我们业务部门的老外主管每一次和他开会都会胃痛到猛喝胃乳,紧张到猛跑厕所,那一位啊……我之前的上司打过比喻,他是那种有能力在十秒内跑完五十公尺,也会要求部属比照办理的上司。”后来他有几年的时间调回国内总部,那段时间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总之,这一位就是一整个神秘。

  “不过,现今他所掌管的海外员工分红,却“红”到让总公司这边的人看了刺眼的很!三十倍啊!那边的年终分红是我们的三十倍!”

  “别羡慕,那是用命换来的。”酸啊,听了真的是很酸!

  “跟在他身边很累的!他有名的除了在公事上的表现外,还有就是在一个月内换了五个秘书!用的最久的秘书三个月狂掉十公斤,比进减肥中心还厉害!有个秘书曾娇滴滴的泣诉,他根本把女人当男人用!”一个把工作当“兴趣”的人,很恐怖欸!

  “那男人呢,不会当女人用吧?”

  “别想歪,男人不是当女人用,是当“畜牲”用。”

  不知道是谁先笑出来,气氛一下子缓和了些。

  “总之,那一位真的要回来的话,董事们的支持率可能不低,不过,五人小组可不怎么高兴了,因为直接影响到他们的利益。所以,即使太子爷回来,五人小组应该也会想办法阻拦。”

  “怎么阻拦?我想太子爷的办事能力既然这么好,能为难他的事不多吧?”

  “怎么没有?”神秘兮兮的一笑,伸出食指摇了摇,“一栋楼就搞定他!”

  开发部总监怔了怔。

  “你们说的不会是……”

  “就是它!”

  “咳……要搞定那栋楼的关键不是能力好不好的问题,而是胆子大不大了。”

  几位资深老鸟“挤眉弄眼”的,开发部门的总监虽猜不透玄机,也隐约感觉到那栋楼一定大有问题。

  而且后来,八卦从谁是接班人到最后绕着太子爷转,除了他本身的神秘色彩引人好奇,似也透露着,太子爷接班的意味浓厚。

  “听你们这么说,我对这个太子爷越来越好奇了,他长什么样子?真想见识见识。”

  “要见那一位并不容易,而且他会出席的会议并不多,当年我们的等级也都不够高,根本没见过他。而且那一位很低调,连公司尾牙、新年团拜也不曾出现,神秘的很彻底!”

  “我想大概是个帅哥吧?老总裁年轻时可是企业界的F4之一,总裁夫人更是有名的大美人,就算太子爷集两人的缺点于一身,也不会丑到哪里去。”

  “啧,没听过基因突变吗?要我说呢,上帝为你关上一扇窗就会替你打开另一扇窗,所以,祂替你打开金字塔尖的那扇窗,就会关上是俊男美女的那扇窗。”通常这种位于金字塔尖的人之所以低调,不外乎长得太丑,要不就是太美,两者间又通常以第一种居多。

  这是什么奇怪的比喻?有些不伦不类。

  “总之,你认为太子爷是丑男?”

  “八九不离十。就算不是丑男,也是不起眼的路人甲乙丙吧。当年有个关于他的传闻,听说他的身分未曝光前曾在几个部门待过,与不少基层人员近距离共事,但也没人知道哪个人是他啊!”

  “听起来像是他会易容术似的。”他对这位太子爷的卢山真面目更有兴趣了。

  “不是易容,而是太低调,像是存心让自己变成空气似的!”同事间有人显眼,可也有那种共事许久仍想不起来的那种。不显眼的特质,有人是天生,有人却是刻意为之,太子爷是后者吧?“有阵子同事们在批评上面的人,末了还开玩笑的说“小心,太子爷就在你身边”!”

  “哈哈,那句话我也说过……”

  “我也是……”

  八卦够久,该回工作岗位了,毕竟一群主管一直霸占着男厕聊八卦的确不太象话!

  一群人鱼贯走出男厕,没多久,最后一个走的开发部总监又匆忙的走了回来。

  “我的眼镜……”在洗手台洗镜片,聊天聊到忘了带走。

  一走进,方才聊八卦的镜子前站了一名高瘦的年轻男子,一身松垮垮的西装裤、皱皱的衬衫,一头乱糟糟的鸟窝头,唯一称得上出色的,只有那张人畜无害的清秀脸庞。

  “你在找这个吗?”递来了一个金框眼镜。

  “谢谢你。”这个年轻人是公司新进的职员吗?哪个部门?好像从来没见过,同时他的脑海中居然浮现了“小心,太子爷就在你身边”的玩笑话。

  太子爷?哈哈哈,他如果是太子爷,那他就是太上皇了!啧,想太多,再次道了声谢后,迈开步伐离去。

  目送着开发部总监离去,清秀脸上扬起笑意,丹凤眼却沉静如夜色。

  “太子爷吗?很久没被人这么叫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