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神算不出阁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好像刘苔那丫头好了之后,邱老师就离开了!不管是不是因为她,他对那丫头看不惯很久了,要不是因为她,池家的风水本来该是利他的,还由得池静那小子坐大?!不趁着池静这小子脑袋瓜出问题时整她,更待何时?

  “为什么我配偶栏上有刘苔的名字?”

  “这个……你也晓得,刘苔这丫头挺邪门的,加上你爷爷十分喜欢她,真要动了什么手脚也不无可能?”池鸿鸣不怀好意的说,“现在登记结婚容易,离婚也不会太难!这件事……你可委托律师,自己就别出面。反正结婚你不知道,离婚也可以不必慎重。”

  池静看了二叔一眼,“看来你很不喜欢刘苔。”

  池鸿鸣掩饰过于积极的神情。“尤小姐和你才配啊!咱们好歹也是名门世家,娶一个半调子风水师太不像话。我是真心为你想,如果真的和尤小姐要交往,这离婚的事,可得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办一办。尤家是大户人家,尤小姐又是条件一等一的美人,人家挑对象可容不得一些小瑕疵。”

  无论是尤家、尤馨培的想法,那可左右不了他的决定。

  和尤馨培吃过几次饭,算得上交往吗?那一位,无论长相、家世……各方面都没得挑剔。只是他真的喜欢吗?主动约女人吃饭是他认定的一种方式没错。可他约尤小姐,纯粹只是逼着刘苔知难而退的手段,没有任何“认定”的意思。

  可以分析得如此清楚,那也意味他对尤馨培是连暧昧都没有。

  所以,会想和刘苔离婚,绝对和尤馨培没关系,纯粹是否认这桩完全不知道从如何而来的婚姻。

  “我说阿静啊,这事要速战速决,半点也拖不得!”

  池静想了一下,拿起手机拨了一个设定号码,拨通后他说,“陈律师,一个小时后我办公室见。”

  外头下着大雨,屋檐下的空地也被斜入的雨丝沾湿。

  晚上十点了,刘苔家的门突然打开,刘德化看了看外头的雨势。“大小姐,雨还下真大呢!”

  “你早点回去吧。”刘苔在里头的太师椅上看书。

  “二小姐还是不回来啊?”

  “没听她提。”

  “那个……”

  “你到底在担心什么?蘑蘑菇菇的!”这几天刘德化总是留得特别晚,像担心什么似的。

  “邱隆会不会来找你麻烦啊?”

  “他啊……”刘苔笑了笑,很努力的别露出太过份的笑意。“咳……白天忙着补眠,晚上有一堆娱乐,没多余的时间可以找我。”

  “娱乐?”小姐笑得……有点贼,一定又恶整那歪道了!

  “是啊,他现在很懂得自娱娱人呢。欤,早点回去,明天我们一早又得出门工作,别又起不来了。外头雨大,别忘了拿伞。”

  “大小姐……”

  “又怎么了?”这人什么时候说起话来这样吞吞吐吐的。

  刘德化问:“池静先生……你……”

  刘苔放下了书本,想了一下,她才说:“你想问我,为什么要签下离婚协议书吗?”

  “你可以拒绝的!”

  “是啊,我若不签他能怎样,顶多继律师之后找上门,对我又吼又叫,丑话说尽的想逼我签字。如果说,我对这个人没感情,倒是可以这么玩,看他还能出什么花招,看他气得七孔冒烟也挺有趣?可是……因为还喜欢,不想让他这样对我……我是个人,会累、会伤心。”

  那天律师来,她很快的签字让他离开。明明是很平静的签完自己的名字,可待律师走后,她突然失控痛哭。

  心情太复杂,也许……她是在道别,和一段既甜蜜又开心的曾经道别。

  “就顺其自然吧。就池静目前的状况,离了婚也比较好。他不必勉强自己得和一个讨厌的人相处。我也不必得囚为他的遗忘,时时刻刻活得像怨妇。”一开始她当然伤心,当然不甘心,可是,法术反噬,池静也不过失去和她相恋的记忆,比起失去更多,或者遭过更严重的伤害,她很感恩了。

  遥远的年代不知道谁说的,说她命中有两次婚姻……第一次结束了,下一次不知道嫁谁?

  “你和他……没希望了吗?他……他真的对你很好。”和池静相处的机会少,可当大小姐失明时,他对她真是照顾得无微不至。那个样子和第一次见面倨傲不恭的样子,简直像变了个人似的。想必他是爱惨了她。

  “是啊,所以我也在赌,赌他即使空白了那些记忆,我们最后还是会在一块的。”她不死缠烂打,那不像她,在这个当下,也只是增加池静的困扰。离婚也许是个仪式,去切割太软弱、太依赖的自己。

  当池静爱她的时候她享受被爱、被呵护,他忘记她的时候她依然是她,还是迈开步伐往前,不必得缠在他身边,逼他想起过去的美好才叫深情。

  池静爱的一直是那个淡漠、凡事不在乎,他得努力才抓得住的刘苔。如果有一天他再度为她动心,也会是为了这样的她。

  想清楚这个,在签下字的刹那痛哭后,泪水洗净了她心中的迷障。

  她只做自己。未来会变成如何,她交给缘份。

  命中该有,绕了一圈还是会回到手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