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神算不出阁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好啊,那就一起去吃饭。”不让她跟有什么趣味?让她跟才好玩爱去就让她跟,到时候看他怎么整她!

  澄白斩鸡、三杯鸡、四物鸡汤、香炒时蔬、鸡油饭……这算不算是“满汉全鸡”?刘苔可怜兮兮的看着那碟香炒时蔬。里头放了蒜片,油用的还是鸡油,连碗饭都不给吃!有没有那么过份的事啊?

  就知道这个男人忽然肯让她跟一定有问题,果然!这摆明就是叫她来看人吃饭的,真够恶质。

  尤馨培对于池静今天居然没拒绝一道吃饭:心情好,胃口也跟着好。席间他甚至还献慇勤的帮她和父亲夹了块鸡肉,不同以往的冷淡,她是不是可以解读成,池静慢慢的可以接受她了呢?

  吃了一阵子,发现坐在一旁的刘苔始终没动筷,她说:“刘小姐,怎么不吃?

  这家餐厅最有名的是鸡肉料理,很不错呢!”这位刘苔小姐,池静一直没有特别介绍过她。

  上一回在雨中,她曾以为刘苔是池静很重要的人,可今天看来……又不像。还有,之前看她……曾以为她眼睛看不到呢,是她的错觉吧?

  没有哪个男人会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对另一个女人献慇勤吧?这让她稍稍放心。

  “你的好意她只能心领了,刘苔吃素。”池静淡淡的开口。

  “真的抱歉,知道你吃素的话,该找家附素食的馆子的。”

  “那倒不必,我想她不会饿吧?要不然,等一下路边随便找个地方吃就好了。”凉凉的开口,很幸灾乐祸。他就是摆明讨厌她,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再跟。

  这人,真的很恶质!

  看着池静夹起一块鸡小腿就口,刘苔说了句,“好痛!”

  三双眼睛齐看向她。尤馨培问:“你哪儿不舒服吗?”

  “不是我,是那只鸡。”她指了指池静正在啃着的鸡腿。轻叹了口气,幽幽的说:“其实,我也不是不饿,只是难过到吃不下。满桌烹煮过的尸块,看了真是令、人难过!”语毕,在座诸位,每个人脸色都变了!她叹了口气,“欺,真令人太伤心了,你们慢用吧!”淡定的起身离开。

  确定被恶整的人看不到她恶质的嘴脸后,刘苔扁着嘴,“哼,我倒要看看这么一说,谁还吃得下。”白斩尸、三杯尸、四物尸汤、尸油饭……哈哈哈!痛快呀痛快!是恶质的恶作剧啊,可不这样……胸口闷涨得像随时要爆炸!

  池静为别人夹菜的样子原来是这么温柔的,嘴里介绍着食物的特,眼在盘理挑着最好吃的部份,挑中后再为对方奉上……她想亲眼目睹的温柔,那化人心的甜不是为她,而是为别的女人。明知道这不是他自愿的,还是难过。

  忽然有人拽住她的手臂用力的往另一个方向走,刘苔看了一眼的看着对方。

  池静!她定了神正要努力挣脱他的箝制,他显然没打算放手,力道更大的拽着她走。

  “你、你放手……”到了餐厅一处较少人走动的角落,池静才松手。

  “你以为这样就赢了吗?”

  刘苔淡淡的看着他,“那也得要阁下觉得输啊,要不然,我不就流于自爽,多无趣?”

  “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从来不主动约女人吃饭,可就在方才我约了尤馨培了。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看着她,这女人他就是看不顺眼!讨厌她什么都不在乎的表情、讨厌她自以为高深莫测、讨厌她那双眼神的……

  “无奈”,他更加讨厌明明就是看她不顺眼,可只要有她在的场合,他就能越过众人看到她!

  她是什么东西,值得他这样重视!太荒谬!

  池静以前刚去照顾她时,不也常以“肚子饿了,你要吃什么?”做没话说时的“开场白”?很奇怪吗?因为不晓得这种说不出的纠结,刘苔只好沉默以对。

  “因为我觉得尤馨培很符合我择偶的条件,近日我会带她回家介绍给家人。”

  原来,主动约吃饭是一种认定?在他去照顾她的时候,就认定一份情感了吗?池静不曾提,而令她却是在这种情况下知道?

  多讽刺!

  刘苔的眼起了薄雾,池静脸上得意扬扬的“胜利”笑意特别刺眼,再次深呼吸。

  “你高兴就好。”急着转身,不让他看到她眼底的泪光。

  池静早先一步扳过她转到一半的身子,发现这个淡漠的女子哭了。他是讶异,还有一些些自己也不明白的情愫,可一直以来想看她出糗、想看她狼狈的劣根性大起,恶质的笑了出来。“哈哈,原来我选了别人,你这么伤心啊!果然,如爷爷说的,你对我一见钟情!可惜,我对你……”

  帕!他的话还没说完,脸颊上就给扬了一巴掌。

  他怔了几杪。“你……”

  “你讨厌我,我也同样不喜欢你。”刘苔难得失控,她气势压人的开口,“池大少,我可以告诉你,除了我之外,你还有另一朵正桃花,如果尤馨培是你的另一朵正桃花,你就去娶吧!”臭男人!她转身就走,半点不迟疑。

  她全身都燃着火焰。就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活得像个受尽委屈的小媳妇?!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那个深情执着的池静,他还是那个顾人怨,尚未变成蝴蝶的毛毛虫!这个时候的她也无须对他太客气!

  凭什么他忘记她,她还得守着那个深情的池静不放?!以往她有多么讨厌他,她可是记得的!

  她到底为什么要出现在这个饭局引

  气急败坏的走出了餐厅,有人追了出来唤住了她。

  “刘苔?是刘苔吗?”张家颖走向前确认。果然是她。

  咦?怎么鼻子、眼眶红红的?哭过吗?通常这种时候要装作没看到,免得当事人尴尬!

  方才无意间瞥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张大哥?!刘苔有些讶异,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