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神算不出阁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池先生摔下楼,送往医院了,杨特助陪他坐上救护车。我回来帮他拿一些住院的证件和换洗的衣物……本来还一直犹豫,要不要让你知道。”她是几个知道池静和刘苔结婚的人之一。刘小姐生病后,池先生把她带在身边,他是怎么疼爱呵护这个夫人她全看在眼里。

  他受伤的事之所以犹豫要不要跟刘小姐说,原因是刘小姐本身的身体状况也不好,知道这事徒增她心理负担。而且万一池先生醒来责备她怎么办?

  可是不说……哪有丈夫受伤住院,妻子却浑然未觉的?那实在太奇怪了。

  听王秘书的叙游,大概猜出个六、七分。八成是池静到十七楼砸东西……喷,就猜他八成会做出什么事来,果然!就他的想法,以为砸了邱隆所有的瓦罐瓷器,总会砸到一个是她的!

  有心害她,邱隆又岂会放任他砸毁他的东西?只是池静的“乱枪打鸟”法还真奏效了。

  “我和你一块到医院。”

  王秘书说:“你等我一下,我到池先生住的套房整理一些东西马上好。”说着就匆忙离开。

  刘苔想了想跟了出去,心想两人一起收拾,然后一块去可以节省时间。才推门出去,王秘书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

  记得池静说过,顶楼有间套房。她往电梯方向移动,经过安全梯入口,一股冷森的风引起刘苔的注意,她被吸引的往十七楼走。

  阶梯上有一些没收拾干净的瓦片。刘苔蹲下身仔细瞧,有些白色粉末和……鲜血。这里是池静追逐邱隆的出事地点吗?

  灰白色粉末她仔细瞧了瞧,这是……五鬼术的骸末?!怪不得阴气如此重!邱隆这人……养了一组鬼还不够,他打算量产小鬼吗?

  刘苔叹了口气,双手合十,虔诚祝祷的念了咒语,然后她继续往十七楼走。原本不打算这么早找邱隆算帐,但这厮真的太超过!

  到了十七楼,她不必特意问别人,池总经理室往哪儿走,自有一股阴森之气指引她。果然左侧通廊走到尽头,位于背光侧的就是。

  一走近就听到整理打扫时的细碎声,然后有人在指挥。“这边,对!那个假山的瀑布水流要注意……小心点,小心点……”

  刘苔往门口一站,眼睛对上了一名年约六十几岁的老人。对方眯了眯眼。“稀客啊,刘小姐。”两人曾有过数面之雅。

  “能被邱老师记住,深感荣幸。”学不来热络的假笑,刘苔一贯的冷情。“今天你来是……”

  老狐狸真够厉害!他绝口不提他施法害她的事,像是对她发生了什么事一无所知似的。

  刘苔对着他一笑,温和的眸子眯了下。“我来,只是劝前辈几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邱隆哈哈大笑,“我做了什么啊?刘小姐这句话太重了呢?”

  “养鬼供驱使虽然是旁门左道,可没有一定的根基也没办法如此。先生该为自己积德。”

  “我做的事一向服务大众,我可不认为有什么不对。”

  刘苔平静的看着他,“明人不说暗话,先生何以对刘某施以五鬼法?你不会知道法成之后,元魂尽散的我岂有生天?先生与我并无过节,手段何以如此歹毒?”

  “我原本的对象是‘尊师’而不是你。你可知道,因为你们师徒俩受到池老爷的重视,害我损失了多少钱财?池老爷撤换风水师一事,简直是邱某这一辈子的奇耻大辱!我一直想给刘德化颜色瞧瞧,可阴煞一事却让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秘密!嘿嘿……原来刘老师竟是个女娃?!”

  一般而言,煞气过重的风水,很多风水师是不太插手的。能插手的人一来本事够,二来也怀有悲天悯人的胸怀。因为是这样的人,阴煞气场绝对排除丧家,而导向自己。

  “你一个女流之辈,年纪轻轻就能力了得,以后还得了!更何况除了我,有人也不喜欢你老是绕着池静转。”

  “我又阻挡碍谁的利益了?”

  “池静的叔叔。你推翻了我原本对预定墓地的看法,给池老头洗了脑,你让他没法子出头,他怎会不怨你?”

  刘苔想起了和池老爷去勘查墓地时,池鸿鸣一些干扰话语。

  “池家本来就是孙辈峥嵘,若大权真的交到池鸿鸣手中,迟早还是会回到池静手中。”

  “那可不干我的事,我的客户想当‘皇帝’。钱收了,我只负责让他当皇帝,就算他只当一个小时就被拉下来,我也算完成任务。”

  “即使明知道他不是当皇帝的料子,勉强当了对他、对别人都没有好处,你还是执意如此吗?”

  “哎哟,我说刘大师……你实在该去剃发当尼姑,这么好心对你有什么好处?怪不得你名气响,可出入也不见你开名车、住豪宅。”

  “那些是身外物。”某位大师说的好!人就是贪呐!需要的很少,想要的太多。

  “说得好像你已经超凡人圣了。你又如何?还不是为了钱嫁给池静?不过你也算有造化,一个风水师能嫁入豪门……不过,这么一来,可就惹得池二爷更不痛快了。”那一位啊,他只能说,一个极不顺的人即使出身豪门,对于神秘力量的执着、可是超乎想像!“他觉得池静在董事会的力量,短短的时间内能茁壮得如此神速,一定是因为你的关系!”

  “池静工作上的事我完全不知道,怎可能去献策!”这些人只知道她是池静的妻,却不知道两人之前的关系僵到什么地步。

  邱隆大笑。他需要的正是一个完全迷信,什么都听他的金主啊!

  “你又病又瞎的期间,姿色像是来自水旱地,池静对你仍不离不弃,池二爷更认定你一定是给池静下了什么符,否则像他那样的身份地位,早把你一脚踢开了。”

  来自水旱地的饥民吗?她吗?池静那家伙每天跟她洗脑,她还以为自己长得还不赖呢!

  “我想说的是,无论是我、无论是我的金主都希望你消失。本来一时半刻还想不到方式对付你,谁知道刘德化就找上门了,呵呵……如何,滋味不好受吧?”

  “你这样胡作非为,有一天会有报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