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神算不出阁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找出藏有我指甲、头发的封罐,加以破坏就行了。只是……光明正大去跟他要只会打草惊蛇。”

  “你的指甲和头发会放在什么地方?”

  “大概是放在一些不透明的容器里。只不过……”

  “那容器外会贴着你的名字吗?”

  要不是问题严肃,刘苔差点失笑。他以为是电视上那些神怪剧吗?哪个蠢蛋在作法害人,还会在上头标上受害者名字?“这就是麻烦所在,一堆瓶瓶罐罐,根本不知道哪个才是自己的。”她还没道行高到可以透视!

  “这样……”

  池静的语气算是在……打什么算盘吗?

  “邱隆在你们那个圈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突然问。

  刘苔说:“他学的比较偏旁门左道,能力不错,就是……没什么道德,标准的、逐利之辈。”

  旁门左道也不是全然不好,还是可以帮人。可惜的是邱隆却拿来敛财逐利,出得起高价就出手,管他合不合人伦义理!

  “例如茅山术中的桃花术可以助人婚姻和谐,偏偏他拿去拆人婚姻,助小三扶正。”

  “也就是说,这人大致上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

  “可以这么说。”

  能让刘苔这么说的人,绝对和好人构不上边,这样就好办了。池静进入沉思中,想着如何解决问题。

  隐约觉得不对劲,刘苔问,“池静,你不会想做什么吧?”

  “不会啊,你们那些奇怪的法术我又不懂,我还能做什么?”

  池静是个聪明人,也如同他所说,对于那些事他一窍不通,能做什么?只是,就算她懂得再多,以目前的状况来说,她也没法做什么。

  如果她推测无误,邱隆对她施予“五鬼术”,那她待在四十九日内找到被施法的头发、指甲予以摧毁,否则后果不堪。她想,该用什么法子才能让他交出东西呢?

  池静和刘苔想到的事是同一件,不同的是,他想到了如何拿到东西。只要拿到东西摧毁就行了吧?那容易啊!

  在事情没解决前,刘苔依然精神委靡不振,这天和池静进了办公室后仍是大睡特睡,直到像是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令她醒了,抑或说,她像是疲惫不堪后大睡特睡了几天,精神补足后醒来。

  刘苔精神十足的坐起来,打了个呵欠,伸了下懒腰。奇怪?感觉上好像哪里不一样!是了,感觉上精神好多了,不像之前一直睡一直睡,可却奇怪的像是睡不饱,一直浑浑噩噩的,随时再躺回去继续睡。

  有点口干舌燥,她唤了声,“池静?池静,请帮我倒杯水好吗?”没人回应?

  奇怪,他去哪里了?

  自个儿下了床,这陌生的空间……要去哪里倒水喝?走出隔间,她看到一间很气派的办公室,原木桌上放了一叠一叠的文件和资料夹,还有一只很有质感的保温杯……

  一切都很混乱,匆然不知道为什么老觉得有什么不对?隔了一会儿,她突然明白了。

  她看得见!她看得见东西?!老天!她看见了!

  惊喜之后则是怀疑,为什么她突然间能看得见?身体虚弱得像随时会倒下的感觉好多了,虽然长期胃口不好,还是有点虚弱,只是和之前那种身子像是有千斤重的疲惫戚……现在真的好到之前不敢奢望!

  有人破了邱隆的法术吗?

  谁?

  池静!对了,池静呢?她要赶快告诉他,她看得见了!

  他去开会了吗?即使他开会,王秘书也会留在办公室,以随她有不时之需,怎么她也不见了。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打算稍候片刻之际,有人匆然推门走入。

  “刘小姐?”王秘书脸色十分难看。

  这声音……是王秘书。只是……她看她的表情怎么那么……她想着贴切的词,估且就说奇怪吧!“王秘书?”

  下一刻她匆然伸出手拉住她。“刘小姐,出、出事了!”

  “发生了什么事吗?”

  “早先时候,池先生到十七楼,不久陆续听到瓷器摔破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还夹着怒气的叫骂声,之后……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池先生和池总吵了起来,也不知道怎么……”说到这里,王秘书红了眼眶,一度把话说不全。

  “王秘书先别哭啊!”她这样话说一半忙着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人会很焦虑!

  “本来只是池家叔侄争吵,早见怪不怪。”知道池家一些事的人都知道,池家叔侄很不和。原因简单,不就是能力庸碌的叔叔不满能力卓越又掌权的侄子,三不五时就找机会刁难。可他又有一堆把柄在侄子手上,又能把人怎样?“可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演变成池先生在安全梯追着池总的秘书跑!”

  秘书?邱隆?“然后呢?快说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