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神算不出阁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之后,我见小姐虽在池先生的陪伴下,可身体状况好像越来越虚弱,才决定来看看你……”

  也就是说,早在池静来之前,邱隆已经开始对她动手脚了。怪不得……怪不得池静的魁星气场对她一点帮助也没有。因为她之所以体虚、看不见,和阴煞一点关系也没有。而是五鬼术所造成!

  刘德化这个笨蛋!刘苔虽然生气却也不忍苛责。他出发点也是为她好,急着想救她,只是这样的心思却被有心人利用了。

  池静见她久久不语,将车子停进地下停车场时,他说:“原来你才是刘神算,世人都被你骗了。”

  刚开始刘德化“小姐”、“小姐”的叫她,他只是觉得怪,等他们主仆的一席对话听下来他才知道,谁才是正主儿。

  原来在堪舆界小有名气的“刘神算”居然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子?!

  刘苔怔了怔,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她说:“只有阁下是众人皆醉,你独醒。你不是一开始就认定我是骗子?”

  池静一笑,“知道得太晚了,如果在一开始就知道,想必可以拿来当筹码,威胁你很多事。”

  这年头人人崇尚稀奇古怪的事,一个“神算”合该是年高德劭的。太过年轻又长得花朵般美丽,落差感会导致媒体疯狂追逐,人气和能见度必定水涨船高。既是如此,何以刘苔得用这种方式混淆?必有她非得如此的道理。

  “可见老天有眼。”她淡淡的回应。

  池静问:“我爷爷呢?也被骗了。”

  “不,你发现得晚,没机会拿来威胁我。他倒是把握住机会了。”

  “他?威胁了你什么?”这个他倒是不知道,隐约猜到刘苔应该也是“受害者”,实际状况就不晓得了。

  “你还是不要知道,可是大大的削了你颜面。”

  “你这么说了,我还真非得知道不可!”

  “你呢,以前还说我这个学风水的贪图你池家的财产,还按了个‘骗婚’罪名给我,却不知道,我才是那个受害者,有苦说不出!”她大致说了初见面勘查墓地后,池老爷和她在书房的对话。

  “我爷爷这么威胁你?”池静微讶。爷爷不是会做这种事的人,可见他有多看重刘苔。

  他在这之前一直不明白自己和刘苔的婚事究竟是怎么订下的,原来还有这段不为人知的秘辛。

  “不算威胁,只是给我多了个选择。”

  池静又好气又好笑,还有些许的尴尬。然后他牵住刘苔的手,“一开始不免对他有所埋怨,可现在……却感谢他的乱点鸳鸯谱。”

  没有老人家,他想,他会不会就娶了个背景雄厚,彼此只知道利害关系、夫妻感情相敬如宾,过着公司利益永远摆在笫一的无趣人生?他,也就不会拥有喜欢、爱上,为对方心疼、牵肠挂肚,再痛再苦也不曾想过松手,只要她在他身边他就获、得满足的幸福。

  因为现在拥有这样的幸福,他已无法想像真选择了一个利益联姻,不曾和刘苔相遇的人生……他的人生没有刘苔,将不只是遗憾!

  她笑了。“池静,能遇见你真好。”

  “该庆幸,要是只有我有这样的感觉,你可就惨了!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是霸道跋扈、又不讲理,一旦我喜欢你,你这辈子也只能喜欢我了。”

  刘苔叹了口气,“我还是比较崇尚淡淡浅浅的感情。”她老是跟不上池静脚步,可这个池静啊……却是教她放不下也离不开。

  “那种白开水似的感情多无味?但没有关系,我要是嫌生活太无味,自行加味就行,反正我这人本来就是‘重口味’,有我在身边,你能有多‘清淡’?”要是以前的他一定会他爱她十分,也要她拿十分来换不可。可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他知道她的性子就是这样,淡淡的、浅浅的……她用她的方式喜欢他,这就够了。

  她脸红了,啐了口,“什么叫重口味?说得……说得真咸湿!”

  池静一笑,“大神算,我只是用此比喻我们俩情感的不同,你是想到哪里去了?”脸红成这样!欤,此地无银三百两!“哈哈……能让八风吹不动的老婆大人‘想太多’,也算我的造化!”

  刘苔脸红得更厉害,却也忍不住好笑。“你分明是……故意的!”

  “故意什么?”还是在笑。

  “用一些奇怪的用语,让我‘想太多’!”想着想着又忍不住好笑。

  “你笑了,看见你笑我的心就踏实一点。”她看不见,只能由对方说话的语气去判断他的心思;他看得见,却只能由对方的笑容去找到安心的位置。

  他捧住她的脸,额抵着额,“就是要让你想太多,起码你在想什么我知道!”看着她,在她额上一吻。“刘苔,我不爱看你锁眉沉思,离开你处理的那门风水墓地后你一直不说话,虽然我不懂什么风水,也不太相信那些怪力乱神,可由你和刘德化的对话,隐约感觉到,你怀疑失明的事和邱隆有关。”

  就觉得怪,为什么他会突然提到她和刘德化交换身份的事,陪她说了这么多话,原来还是担心她。这个男人……

  “不是怀疑,是几乎确定了。”要她的头发和指甲,还能做什么?收藏?欣赏?

  “你要怎么做?”池静冷静的问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