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神算不出阁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他的吻像火,手也像火,在她身上点燃一簇簇的爱火,刘苔脸红心跳的喘息,池静的手紧扣着她的,他俯视着身下娇美柔弱的妻。“刘苔,你告白的话,等到你看得见我再说一次吧。”

  “……为什么?”她有些不解。

  “你不想看看我热泪盈眶的蠢样吗?”

  “这画面是挺让人期待的。”

  “所以……这句话我让你欠着,等到你看得见再跟我说一次。”

  “好。”他还是相信她会好起来?这话是为她打气,也是说给他自己听的吧?他的吻再度落下,动作越来越亲密,终至让人羞于启齿……

  两人成为真正的夫妻,才享受几天甜蜜生活,但刘苔的身体状况却每况愈下。

  以往池静扶着她的理由都是因为眼睛,可近几日,她的情况已经差到池静都感觉到她把泰半的重量都加在他身上了。

  三天前刘苔为了让池静安心,再度住了院做了一堆检查,还是检查不出个所以然来。院方勉强给个“营养不良”加过度疲惫作结。看到诊断书上的病症,池静额上青筋跳动,抿着唇久久说不出话来。

  住院期间打了一堆营养针,吃的、打的……刘苔还是狂睡,精神状态越来越差,一点好转的迹象也没有。

  出院时池静扶着刘苔要搭电梯,一只手才松开按电梯,她立即像布娃娃一样差点倾倒。

  “刘苔?!”池静忙扶住她,在他错愕低唤的同时,由另一端窜出了一个人影。

  “小姐……小姐……”

  池静定眼一瞧,“你不是……刘苔的老师吗?”

  刘德化怔了一下:心思极为混乱,不知该怎么回答,“那个小姐怎么会住院?她、她怎么看起来更加虚弱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池静对于他的话感到疑惑。

  刘苔听到声音,抬起头问:“你怎么来了?你八字过轻,不是要你别太靠近我吗?”

  “小姐,你的眼睛没有好转吗?一点也没有?”

  池静说:“她的眼睛已全看不到了,最近身体也越来越虚弱。”把刘苔抱起来进电梯,刘德化忙跟上。

  “怎么会这样?邱大师说,她会很快的好起来!”

  原本靠在池静怀里的刘苔怔了下。她是病迷糊了吗?好像听到什么……“邱大师?”

  “邱隆啊,就……池静家的前御用风水师。”

  “他?你为什么会和他扯上关系?”刘苔微讶。他们和邱隆一向道不同,不相为谋,何以刘德化会提到这个人?

  “那个……我……我……”

  心里没来由的不祥感让她难得的冷下语气,“你为什么会和这个人有来往?最好详实的交代清楚,不说也无妨,咱们主仆的缘份就到今日此刻。”

  刘德化一听匆然跪了下来,老泪纵横的泣诉,“小姐,你别生气,我说、我说……”

  原来真正导致她双眼失明,身体出状况的不是风水上的阴煞!

  刘苔拖着病体硬要池静带着她走一趟之前处理的风水墓地。

  一般而言书,煞气太重,以她天生灵体就可以感应,可一直到池静抱着她站在那门风水前,她仍全然未觉。

  阴煞的厉气几乎消失了,她处理得十分圆满。至于自身所聚的煞气,她的处理方式也对。

  无论是缘斋的好地理、池静的强悍魁星阳气,这些都足以让阴煞消弭!

  一想到导致她现在身体状况最大的问题居然是人为因素,她就……就不甘心

  回程前往池静公司时,她想着刘德化早先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话……

  “……小姐说我八字轻,要我在你痊愈之前暂时别靠近,怕煞气伤人。可是,我还是放心不下你,不是透过二小姐问你的状况,就是从远处偷偷注意一切。

  “一开始,二小姐说情况有好转,可好得很慢……我很着急,又无计可施,无意间看到和邱隆交换过的名片,我就……找上他。

  “邱隆说你遇到的煞气太重,即使有魁星相伴也为时已晚。他说有个厉害的新法,只要能要到当事人的指甲、头发和生辰,就能施法相救,所以……所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