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神算不出阁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岂只不会太好!被你阴过之后,就觉得你这女人是扮猪吃老虎、狡猾、贪心……如果有人在当初附和我,说你一脸尖嘴猴腮,獐头鼠目得令人生厌,我大概也会感觉颇有戚戚焉吧。那时的你在我眼里跟诈骗集团没两样,丑化你是理所当然的事。”

  真狠!亏她当初还很持平公正的认为他只是个性丑男呢!原来当初在他眼里,她被丑化得真彻底。“真是抱歉呐,还骗了婚呢!”

  还记恨!池静仔细看着她。“可后来,却发现你很美。五官清丽,柔柔弱弱的别有一股特殊的古典味道。”不是艳冠群芳,在他的心里却是独一无二。“当你的相貌在我心中变得有所不同时,表示我对你这个人改观了。”

  吹风机吹干了她的长发,他将它梳顺,也在自己心中整理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思。

  “曾几何时,我发现你这个人生性淡薄,性子冷情淡漠,也不知道是所处的环境关系,一副灵气逼人,正有几分仙风道骨,像是什么也不在意,谁也不在乎……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被需要,当然也不认为会需要谁,非谁不可!”当他在意起这个,他想,即使没察觉到自己的心意,那时的他已然动心。

  “刘苔,你信不信,我很怕你的不在乎?”放下梳子,他和她一块坐在床缘。“你说的对,你眼盲后对生活的无能是我宠出来的。我不假人手的将你的生活琐事承担下,只想疼你、怜你,仔细一想,又何尝没有让你往后就只能依赖我的想法?

  “你越是依赖就表示越需要我、越离不开我,那大大的减弱你天性淡薄带给我的不安。

  “刘苔,我就是要你只能习惯我、只能紧抓着我,我不想被任何人取代,也没有人可以再让我这么费心费神的。”现在想想,他反而希望她如他第一印象一样,是贪心、狡猾的!一个会贪的人会紧抓住她想要!“刘苔,喜欢是可以被取代的,不想被取代就不只是喜欢了。”

  听完他的告白怔了一下,她的脸抹上了一层红。

  “刘苔,我爱你。”

  轻轻三个字说得她又是心喜,又是心酸,她喉头一紧。“这句话你可以不说的。”

  “不说,你又要忙着推销我?”他嘴角勾扬起一抹苦笑。

  刘苔叹了口气,“池静,我……能不能躲过这一劫真的没把握。”

  池静皱眉,她的话直打中他的担忧,他静默了一下,开口,“我不是一直陪在你身边吗?”

  “我也不知到底哪里出了错……也许是我……我师父能力不足,误判了吧?”

  他她叹息。“池静,那位心培小姐是个好人,她——”

  他蛮横的截断她的话。“我以为这件事情我们说得够清楚了。”

  “你做这样的决定,有一天一定会后悔!”她再次叹息。“有时候,你能不能别这么固执?”

  “我以为这是我想对你说的话。还有,你忘了我说过,我从不做后悔的事。”将她安置在床上,他摊开书本,打算终结这无聊的话题,时间宁可拿来念一则文章给她听。

  刘苔坐卧了起来,摸索着池静的所在,他侧过头看她,而她将头轻靠在他的肩上。

  对于她主动的亲近,他心底欣喜,却不会笨得去问原因。

  好一会她才开口,“我在想……也许你是对的,人生真的够短了,短到没时间浪费在后悔上。”

  大掌抚着她的秀发。“开窍啦!”

  接近她、照顾她,这些对他来说,也许正是做着不让自己将来后悔的事。那么她呢?想把他推离自己身边,希垄他找一个配得上他的女子,又何尝不是不希望他、将来后悔。

  同一个目的不同人处理起来,做法真的是南辕北辙。

  想一想,她也不是每次都得坚持自己认为好的、对的,这些也许对方根本不需要。

  她的手摸索着他的脸,转向他跪坐了起来,捧着他的脸,低头吻上。

  她的吻太小心翼翼,浅尝辄止,才要撤离池静就接手主导,小小的火苗差点烧成漫天大火!

  “池静……”她气喘吁吁的唤着他。“你说你不做后侮的事,这句话我听进去了,所以努力不让自己后侮。”看不见他,却清楚他的目光一直是放在她身上。“现在我要说了,池静,我喜欢你。”

  为什么是不让自己后悔才告白?她明知道他爱她,断不可能有二心,为什么这样说?答案只有一个,她怕!怕自己不说,也许会没机会出口而成遗憾。池静心里一阵慌,他抱住她,用力的亲吻,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刘苔的存在,她会一直在他身边。

  任由池静在她身上寻求安全感和保证,一点一滴给予……也许他不只是在寻求,也同时在付出。她同样也收下了他给的一切,承诺、幸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