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神算不出阁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可是……不也听说近来他和一个视障的女子走得很近?”

  尤董笑叹,“哎哟,我的宝贝,你觉得像池静那样的男人会去娶一个瞎子吗?没有哪个傻瓜会做这种蠢事。真是这样,那个瞎子也该有自知之明,以她这样的条件配得上人家吗?她该听听后头有多少人因为她而连带的瞧低了池静。”

  “爹地,别瞎子瞎子的这样说人家!即使眼盲不能视物,池静真的可撇开她的缺陷而对她另眼相待,想必她必有什么过人之处。”尤馨培叹了口气,“我是中意池静,听到他对一个眼不能视物的女子大献慇勤时,我同样也不以为然。感觉上……输得不甘心。可爹地,喜欢一个人是没什么道理的,哪来那么多附加条件?我不会因为池静喜欢上一个条件下如他的女子而瞧低了他,反而会更欣赏。”

  “馨培啊,你就是这么没企图心。”

  “爹地,这件事别再提了。”

  “你这是……我本来要打电话给池静,约他一块吃饭。”

  “你事先不约,这样突然打电话给人家很不礼貌。”

  “事前怎么约,说咱们到这里来是找邱老师算命?池静知道一定恼怒!”

  雨势渐小,有人趁此机会打算快步离开。几个急急忙忙的年轻人在经过刘苔时不小心冲撞了一下,她重心一个不稳,身子往外扑跌了出去。

  “啊……”她试着稳住身子,可脚一踩空,连滚下好几阶,到了平地时还滚了圈半这才停住,她痛得爬不起来。

  痛啊!膝盖痛、手肘痛……痛到后来像是全身都在痛!全身置身雨中,棉质外套很快的被淋了湿透,模样狼狈极了,

  肇事的年轻人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除了雨声,她听到了喧哗声,很多人在观看吗?多困窘!可她现在连起身、躲开这困窘的能力也没有!忽然有东西遮去了打在她身上的雨水,一阵馨香扑鼻,她耳际响起了温柔的声音,有人扶着她坐起来。

  “你没事吧?”刘苔有些头昏脑胀,惊魂甫定,她摇了摇头,“……还好。”这香气和声音……脑中灵光乍现。是方才和她家爹地谈论着池静的女子,好像叫“心培”?

  这女孩真好、真善良!想必是个美丽又有气质的大家闺秀吧?

  “站得起来吗?我扶你到旁边。”尤馨培才这么说,有人甩上车门快步朝她们走来。

  咦?那人不是……池静?!

  “刘苔,你怎么了?”

  “有人撞到了她,她摔下了那个短阶。”尤馨培乍见池静好开心,后来才发现他不是因为她才过来打招呼的,而是因为这一位刘小姐。这位……是他的什么人吗?瞧他担心的。

  池静怔了一下,这才发现帮助刘苔的人,是有过一面之雅的尤馨培,向她一颔首,伸手接过刘苔,语气透着忧心。“摔伤了没?”

  “还好,我没事。”

  他大致看了下,是有些擦伤,感觉上还好。“身子够差了,又淋了雨!”

  刘苔心思不在自身的伤处,她反而在意起一些平时根本不会在意的事。此时的她狼狈透了,一旁的美丽小姐想必更显风华。什么叫云泥之差?她呀她,第一次这、么世俗的在意起别人的比较,第一次这么想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池先生,真巧啊,你也在这儿。”尤董过来打招呼,瞧见他扶着方才摔下阶梯的女子。“这位是……”

  刘苔攀在池静手臂上的手施了力,轻轻的开口道:“不要再开‘这是我妻子’这样的玩笑了,我很困扰!”

  即使看不到他的表情,也知道他此刻想必用一种极度不爽的神情瞪视着她,她有些不安的低垂下眼。

  “啊,呵呵……这位小姐真幽默。”尤董十分满意这答案,他哈哈的笑。“之前传闻你已婚,我还替你到处驳斥!没道理啊,你结婚,凭咱们池尤两家生意往来这么多年,怎没来张帖子告知,好让我也沾沾喜气。”池静一迳的沉默令刘苔不安。

  “我有些冷,先送我回去吧。”他皱了皱眉,扶着她转身要离开。

  “池静,要不要一块吃个饭?”尤董在他转身之际开口。

  “不了。”他一脸的不高兴。

  真狠!这大少爷脾气真大,一不高兴还真的什么情面也不留。这位好歹是有生意往来的长辈吧?刘苔低低的说:“尤小姐方才这样帮我,你是该请人吃个饭。”

  一两秒后见他仍没反应,她只得回头,凭着印象中尤老声音所在的位置颔首。

  “不好意思,因为我受伤了,池静改天再与您约时间。还有,心培小姐,方才谢谢你。”

  上了车后,池静凉凉的开口,“不是出自我嘴巴的话,你以为我会遵守?”

  “长辈约你吃饭,你这样太失礼。”他冷笑。

  “是你约的,请吃饭也是你一个人的事吧,与我何干?”刘苔沉默着。

  “还有,什么失礼?你听不出来他约我吃饭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吗?”是生意上的朋友,约吃个饭有什么问题?即使是他请客也请得大方。可如果对方别有目的,他不知道便罢,知道了还欣然答应,安着仟么心?

  “那位尤老先生似乎很喜欢你呢。”

  池静一双利目瞪着她。“那又怎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